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武警上海总队猎豹突邓肯笑击队:真实版战狼 揣遗书上战场

时间:2017-08-16 16:11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今年夏天,整个中国都被电影《战狼2》点燃了。电影讲述了前特种兵冷锋被卷入了一场非洲叛乱,带领难民和同胞死里逃生的故事。

  武警上海总队九支队教导员卓泽旺可以说是一名最特别的观众,因为电影讲述的画面正是他在非洲战场近500天的缩影。

  2015年,卓泽旺根据任务要求,带领武警上海总队九支队猎豹突击队的7名队员第一次踏上了非洲的土地,开始了那段就着炮声吃饭、枕着枪声入眠、伴着疾病战斗的岁月……

武警上海总队猎豹突邓肯笑击队:真实版战狼 揣遗书上战场

卓泽旺 武警上海总队九支队教导员

  这哪是交枪,这交的是命啊

  电影中红巾叛军与政府军对立,屠杀平民百姓,到处血肉横飞、凋敝残垣、满目苍夷。当冷锋被雇佣军追杀的时候,子弹横飞,而一旁玩秋千的小孩心无旁骛,战乱频发,已经让他们变得习以为常。

  5000公里,50小时航程,3次转机,这是中国与中非共和国之间的距离。

  2015年10月,由于中非战势突然恶化,卓泽旺带领着7名猎豹队员,应使馆要求提前2个月飞抵战区。虽然出发前做了一些培训,心理有一定的预期,但走出舱门的那一刻,卓泽旺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枪炮声、硝烟味、难民营、废墟堆……

  “我觉得自己好像被打包,从高楼林立、霓虹闪烁、安居乐业、欣欣向荣的繁华大都市瞬间被投递到残垣断壁、满目疮痍、枪林弹雨、战火纷飞的贫瘠之地。”卓泽旺告诉记者,当时的中非街面上到处都是皮包骨头、衣衫褴褛的贫民和全副武装、荷枪实弹的军人,架着重机枪横冲直撞的皮卡,和载着伤员、物资的车队。

  即使是大使馆,门窗、墙壁和车辆上也随处可见被流弹击中的痕迹,而且正在修缮中的大使馆连道像样的围墙也没有,只有1.5米高的铁皮作为围墙。

  其实就在小组抵达前不久,使馆附近的中资机构驻地刚刚被武装分子洗劫一空。“那个工厂晚上被武装分子敲门,当保安打开门时,面对的就是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卓泽旺说,馆里第一次开会,大使就给了他一把土枪,握着他的手语重心长地说:“你们来了,我们就放心了。”

  “我心里想,这哪是交枪,这交的是命啊。”卓泽旺不禁想起了2个月前在索马里大使馆牺牲的武警战士张楠。他的脑海中浮现了战斗的场景,空气中嗅到了死亡的气息。“其实我们也会害怕,但我们深知自己是一名军人。大使馆是当地华人同胞的最后一道屏障,我们的职责就是要保卫好它。”

  卓泽旺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心:哪怕“横着回去”也要捍卫好国家和同胞的利益。自卓泽旺所带领的猎豹队员入驻使馆后,该地区再也没有发生过抢劫中资机构及华人的事件。

武警上海总队猎豹突邓肯笑击队:真实版战狼 揣遗书上战场

“中国战狼”在中非执勤。

  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影片中,冷锋与雇佣军首领“老爹”在中资工厂搏斗中,老爹将冷锋压制在身下,看了一眼困在仓库里的中国职员,讥讽着对冷锋说:“你会为他们而死,”冷锋却回答:“我就是为他们而生的。”

  冷锋的这句话道出了中国军人的使命感和献身精神。

  在中非,因为武装割据、宗教冲突、族群对抗,导致民不聊生,人心动荡不安,国家前途未卜。卓泽旺他们时时刻刻都紧绷着神经。

  “我们是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刚到2个月,卓泽旺就经历了一场生死考验。2015年11月5日下午,小组刚刚完成医疗队重建现场的警卫任务,就在返回途中,突然枪声大作,路人惊慌逃窜。爆炸声越来越近,浓烟和尘土迷漫了整个街道,小组和车队瞬间陷入交火区,如不及时撤离一旦被人“包了饺子”,后果不堪设想。

  作为指挥员,初次遭遇这种情况的卓泽旺心急如焚。眼看枪声越来越近,“唯一的念头就是保护要人安全!”

  卓泽旺当机立断,脱下身上的防弹衣套在了要人身上。自己则一边用盾牌来防护,一边调整部署,派出侦查兵寻找突围路线。最后在当地向导的帮助下,拐进了一条小巷成功脱险。

  事后,卓泽旺听说,当天交火造成多人死伤。这次下马威让卓泽旺亲身感受到战争的残酷和生命的脆弱。

  “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但面对生死考验,每个人都揣着遗书上战场,提着脑袋往上冲。”卓泽旺还记得中非合作论坛会议结束后,他和大使乘坐的车辆途经农贸市场时,被突如其来的流弹击中轮胎,车辆瞬间跑偏。卓泽旺条件反射地扑在大使身上,掩护大使快速换乘其他车辆,驶离现场。

武警上海总队猎豹突邓肯笑击队:真实版战狼 揣遗书上战场

突击小组往攻击目标奔袭。

武警上海总队猎豹突邓肯笑击队:真实版战狼 揣遗书上战场

突击小组迅速接近攻击目标。

  先生存再生活

  电影中冷锋他们开车离开医院逃过雇佣兵的追杀,为了躲避一个普通的路人撞进疫区死人堆翻车,导致冷锋感染了拉曼拉病毒,命悬一线。

  卓泽旺说,看到这个镜头,他感同身受,电影中的拉曼拉病毒其实就是中非的埃博拉病毒。在一天只吃一顿饭的中非,经济落后,疾病肆虐,物资匮乏,生存条件极其恶劣。这里不仅是埃博拉的源头,更是艾滋病、霍乱、黄热等10余种传染病的高发地。

  与此同时,还有雨旱两季、高温湿热的气候环境和使馆长年封闭狭小的生活空间,以及“买菜靠抢”、“生病靠扛”、水电网“一天三断”等现实困难。

  卓泽旺告诉记者,小组所有人都生过一种叫“果蝇蛆”的病。原由就是到处飞舞的果蝇将卵撒在队员们晾晒的衣服上。一旦队员们的皮肤接触到这些细小的虫卵,虫子就会寄生进人体内。症状起初和毛囊炎一样,随后又痒又痛,最后发炎部位会钻出一条像蛆一样的小白虫。这种病不但难受异常,一旦虫子钻入血管或大脑中,就有性命之忧。

  吃过“果蝇蛆”的亏后,队员们只能利用废旧的汽车和木板建造起封闭的简易晾衣房,来防范果蝇卵。

  但这些病比起疟疾(俗称打摆子)都不算什么。由于当地没有中国医疗队,警卫任务紧,去联合国野战医院不方便,所以患上疟疾,队员们常常选择靠吃药硬抗。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