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盗墓者用雷管炸春秋刘军洛新浪博客战国时期墓葬 青铜器碎片满地

时间:2017-08-12 10:45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盗墓者用雷管炸春秋刘军洛新浪博客战国时期墓葬 青铜器碎片满地

  摄像监控画面,右下角马路为进入遗址的必经之路,每晚有民警蹲守。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宋蒋萱 图

  监视器屏幕闪烁,四幅监控画面从多个角度显现着大韩村遗址的实时图像,屏幕右下方的监控图像中,一名民警蹲守在进入遗址的必经之路上。

  8月9日凌晨1时许,文保工作人员在山东滕州市官桥镇大韩村遗址文保监控室中,持续对遗址进行密切监控。

  半年前的2017年2月,一个寒冷的深夜,以两个滕州籍盗墓者为主的团伙在这里用雷管炸出盗洞,挖走春秋时期的鼎、鉴、编钟、编磬、壶等珍贵青铜器169件。当文物保护工作人员第一时间来到被盗遗址时,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青铜器碎片凌乱散落在盗洞口,“心都碎了”。

  大韩村遗址被盗掘之后,这里就被严密监控起来,盗洞随之被填埋。然而,经雨水沉降,盗洞轮廓仍清晰可见:有的洞口呈圆形,直径不到1米,洞口已结上层层蜘蛛网,日光下反着光;有的洞口则呈长方形。

  7月31日,公安部发出A级通缉令,公开通缉10名重大文物犯罪在逃人员,大韩村遗址盗掘嫌疑人刘建涛、孟超也在其中。目前,二人已先后被抓或自首。

  早在2011年底,大韩村遗址就被公布为枣庄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被认为是四五千年前龙山文化至汉代的生活遗址。如果不是被盗,其地下埋藏的春秋战国时期的墓葬群,仍不会被世人所知晓。

  山东滕州市文广新局文物保护室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证实,大韩村遗址除了几座墓葬被盗挖以外,庆幸还有大部分“保存完好”,8月底,文物部门即将对大韩村遗址进行为期三个月的抢救性考古发掘。

  大韩村村长杨民一面感到惋惜,一面感到欣慰,“被盗以后,终于有人来保护了,好在被盗的文物都被追回来了。”

  盗墓者:比官方先知道有墓葬群,疑有“内贼”引路

  山东省滕州市境内南部,薛河延延绵绵流淌而过。

  在薛河流域两岸,密集分布先秦文化遗址和古城方国——从7300年前的北辛文化,到五六千年前的大汶口文化;再从四五千年前的龙山、岳石文化,到商周春秋战国文化——上下五千年来,中华文明在这里延续。

  官桥镇,处于薛河中游地带。“薛河流域是山东考古工作一个很重要的区域,官桥镇地下遗址极为丰富。”滕州市文广新局文物保护室工作人员如是描述。

  公开报道显示,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官桥镇便频繁被盗墓者“光顾”。而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裁判文书显示,近年来,官桥镇盗墓的情况仍不少见。

  如今在官桥镇,但凡出现陌生面孔询问“XX遗址在哪?”村民便会警觉起来,“你不是盗墓的吧?”

  实际上,直到2017年2月大韩村遗址上的这片庄稼地被盗挖,村民才得知他们世代生活的地底下,埋藏着古墓葬群。这里虽在2011年就已成为枣庄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但一直被认为是龙山文化时期至汉代的生活遗址。

  “(大韩村遗址)定为遗址很早,以为是居住址,一直没发现它是个墓葬,因为咱做考古调查时,一般是不会进行勘探的。”滕州文保工作人员介绍,在与公安对接的过程中,才得知可能有了解遗址的村民为盗墓者引路,“周围村子有对遗址比较熟悉的内贼,加上外贼的专业盗墓”。

  根据公安部A级通缉令公布的信息,该案犯罪嫌疑人孟超及刘建涛,均为滕州本地人,刘建涛居住羊庄镇东南王庄村距离大韩村遗址仅11公里,车程15分钟。而孟超居住的洪绪镇后洪绪村据遗址30多公里。

  据警方通报,以他们为主的盗墓团伙于2017年2月,多次在大韩村遗址盗挖古墓群,盗掘出春秋时期鼎、鉴、编钟、编磬、壶等珍贵青铜器一大宗,查获文物169件,团伙获利300余万元。

  澎湃新闻探访两名犯罪嫌疑人居住地,其居住的院子如今均大门紧锁。一位曾与孟超熟识的村民告诉澎湃新闻,孟超家里条件不好,父母都是“本本分分的老实人”,对于孟超从事盗墓一事,“怎么会和村里人说,他的家人更不知道,大概是想贴补家用吧。”

  而刘建涛的同乡对刘建涛不甚了解,只说“他来村里时间少,话不多”,为数不多的印象就是“穿着挺时尚的”。

  遗址之殇:“用雷管直接炸”,非首次被盗

  8月初,大韩村村长杨民按照文物部门要求,带着伙计把遗址上已经长到一人高的玉米尽数砍掉。留下这一片102米长、88米宽的被玉米地包围的赤裸土地,地面的盗洞在回填后、经雨水沉降仍清晰可见:有的洞口呈圆形,直径不到1米,洞口已结上层层蜘蛛网,日光下反着光;有的洞口呈长方形。

盗墓者用雷管炸春秋刘军洛新浪博客战国时期墓葬 青铜器碎片满地

有的盗洞深达近7米,填埋后经雨水沉降,仍可见深约三米。

  杨民在烈日下指着其中一个圆形盗洞:“你看,这是雷管炸出来的,只能下一个人。”

  滕州市文保工作人员回忆这起盗墓情节的时候,仍感到痛心。2月11日,当文保工作人员到达被盗遗址时,看到盗洞口散落着大大小小的青铜器碎片,“心都碎了”。

  由于盗墓者手段粗糙,导致追缴回的文物也出现不同程度的破损。“用炸药是破坏性的,我们恨不得所有盗墓分子都得到法律严惩,随着墓葬历史信息的破坏,有些问题有可能就永远无解了。”

  他们从公安机关获得的消息是,孟超和刘建涛将盗掘的文物卖给文物贩子,获利了三百多万元。

  澎湃新闻登陆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发现,大韩村遗址并非第一次被盗掘。

  比孟、刘二人早两个月,2016年12月13日,三名山东武城县居民来到大韩村村东的麦地里(该地点位于大韩村遗址,属枣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采取探针探、铁锨挖等方式,盗挖了两处土坑。虽未挖出文物,但滕州市文物部门出具证明,该盗掘行为已经对文化层造成严重破坏。最终三名被告人于2017年5月被滕州市法院以犯盗掘古文化遗址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而此次,孟超和刘建涛的盗墓工具从铁锹“升级”成了雷管。杨民来到遗址指着盗洞:“用雷管直接炸,这样地下土会直接往四周炸开,地面不会有多余的土,更难被发现。”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