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小水电是清洁能源,为何被限制叫停?传官二代打死大学生

时间:2017-03-21 21:34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为清洁能源发展腾空间。尽管小水电是国际公认的清洁能源,有的地方却对其限制开发,甚至叫停。全国4.7万多座小水电,今后将何去何从?

  “动不动就筑拦河大坝,会不会给生态带来影响?水被上游拦截了,下游用水咋办?”社会上对小水电的质疑,主要集中在三方面:一是会造成河段减脱水,二是小水电建坝会截断河流,三是会与民争水。

  早期建的电站,受当时条件限制,有的规划设计不科学,加之曾经无序开发,确实带来了河段减脱水等影响,部分流域出现河段断流、水体污染富营养化等问题。

  这些问题,会不会成为小水电的“致命伤”?小水电到底是要发展,还是要限制?麻辣财经赴水电大省福建和浙江,进行了调查采访。

小水电是清洁能源,为何被限制叫停?传官二代打死大学生

浙江磐安县下坑水电站

  小水电减排效益大,能源回报率高

  福建省永春县,是我国小水电发源地。在750公里的河流中,有220座水电站。这里的小水电,已经让农民的生产生活离不开了。

  永春县236个行政村,122个村有水电站。70%以上电站是村集体管理,平均一个村年水电收入20万元。仙岩水电站承担了周边村庄的公益服务,10个村享受优惠电价,每度电便宜3分钱,一年下来将近70万元。

  “小水电自身不吃水,是绿色工程。”县水利局局长郑双伟说,小水电开发会破坏生态,这样的认识有偏见,有问题的小水电毕竟是少数。事实上,小水电的负面影响,通过技术手段、管理措施,可以降到最低。

  桃溪干流的卿园电站,一到枯水期,从引水口到电站放水口,7公里长的河段容易干涸。这也是人们争议的减脱水河段。

  如何解决河段减水?2015年电站实施改造,新增48个放水孔,汩汩清水从放水孔流入河道。“措施挺简单,有了放水孔,枯水季优先保生态,每秒1立方米流量,河段就不会脱水了。”电站负责人林景生说。

  福建“十三五”期间将生态化改造500座小水电站,到2030年,所有造成严重减脱水的电站,全部落实生态流量。

  那么,小水电建坝会不会截断河流?会不会与民争水?

  浙江鼓励小水电生态改造,安装生态机组、增添放水口、修建堰坝,省里补贴35%,市里、县里再补贴一部分。安吉县凤凰水电站向“小水电+供水”转型,坝下有发电厂,坝上有水厂,新增一台生态小机组,去年仅供水就达1000万立方米。有了生态流量,让下游的递铺港常年流畅、水清。

小水电是清洁能源,为何被限制叫停?传官二代打死大学生

浙江安吉县凤凰水电站

  小水电不只能发电,其防洪、灌溉、供水等综合效益也很明显。浙江温州市永强区480千瓦的白水电站,背后是4座水库,洪水被关进库区,良田得到灌溉。

  “小水电本身没问题,通过科学规划、严格监管,一些负面影响是可以降到最小的。”国际小水电中心主任程夏蕾表示,不只是小水电,任何人类活动对生态环境都有影响,风电、光伏也不例外。关键是如何权衡利弊,怎样转型。

  国际研究机构数据显示,从能源回报率看,水电为170—280,而风电为18—34,太阳能为3—6,传统火电为2.5—5.1。据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研究,小水电减排PM2.5的效益是风力、太阳能发电的1.5倍以上。也就是说,小水电发的电量多,但本身建设维护所需的能源很小。

  精准扶贫,小水电担重任

  目前,我国小水电开发率为59.2%,低于发达国家80%左右的水平。而像瑞士、法国等,小水电开发率则高达97%。

  我国未开发的水能资源,大部分集中在832个贫困县中。打赢扶贫攻坚战,不但要让贫困群众脱,还要让他们有稳定的收入,有致富的门路。但目前来看,产业帮扶的最大难点,是好项目太少。而小水电项目,投资风险和市场影响较小,可以带来长期稳定的收益,就地开发、就近供电,通过收益扶贫,有利于帮助贫困群众实现“造血”功能。

小水电是清洁能源,为何被限制叫停?传官二代打死大学生

浙江永嘉县金溪水电站

  2016年,国家安排中央预算内资金3亿元,在湖南、陕西、重庆等6个省市开展农村小水电扶贫试点项目建设。按照国家规定,扶贫水电站建成后,每年将按不低于中央投资6%的比例,向项目所在县政府缴纳扶贫收益资金,专项用于扶持当地建档立卡贫困户和基础设施等公益事业建设。

  陕西省的农村小水电扶贫试点项目,将于6月底前全面建成发电,实现贫困人口共享水能资源开发成果。全省4个试点项目,每年将拿出不低于340万元的扶贫收益资金,用于贫困户脱贫解困,以及当地基础设施改善。

  湖南省洞口县和新化县,位于武陵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去年,中央投资分别安排1000万元和2980万元,建设了两座扶贫电站。两座电站每年将拿出240万元以上作为扶贫收益资金,80%直接给建档立卡贫困户增加收入,20%用于贫困村的基础设施建设。

   “小水电扶贫效益显著,希望加大政策扶持力度。” 程夏蕾建议,生态电价机制是可行的,应该按照“谁开发谁保护、谁受益谁补偿”的原则,尽快建立生态补偿机制。

  “值得注意的是,在限制小水电的背后,煤电装机仍在扩容,一些地方弃水、弃风、弃光严重,仅川滇两省去年弃水电量就达800亿度。”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研究员王亦楠说,虽然《可再生能源法》明确规定水电是可再生能源,但10多年来水电一直未能享受风电、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的激励政策,水电被排挤在全额保障性收购政策外,导致水电消纳受阻。国家层面应加快顶层设计,打破地方壁垒,应尽快把水电纳入可再生能源全额保障性收购范围。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麻辣财经工作室 赵永平)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