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麦兆辉:你唯一能薄周做的是拍一部自己喜欢的电影

时间:2017-03-29 17:57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麦兆辉:你唯一能薄周做的是拍一部自己喜欢的电影

  麦兆辉坐在房间的百叶窗前,刚好合身的棒球外套让他显得相当干练。他把玩着手里的太阳眼镜,如果不是被港味太重的普遍话暴露了身份,说他是便衣警察也不会有人怀疑。

  这一次,他又拍了一个警匪片,还是纯粹的内地警匪片。有人说这部3月31日就要上映的《非凡任务》是一部好看的主旋律电影。主旋律电影,大约是只有在中国内地才有的名词,直接让人想到各种高大上的主人公。但麦兆辉的招牌显然不是这个——他就是那个《无间道》和《窃听风云》系列电影的导演啊!

  于是乎,《非凡任务》让人充满遐想:一个香港警匪片的金牌导演、一个完全由内地演员组成的班底、一个纯粹的中国内地公安故事,究竟会不仑不类还是令人惊喜呢?

  最重要的是你有没有信心拍好这个故事

  刘阳:你拍过很多警匪片,但很少涉及单纯的内地题材,这次拍摄《非凡任务》是什么机缘?

  麦兆辉:其实我觉得香港很多导演都会到香港以外的地方去拍戏,我算是比较晚的。在不同的地方拍戏都要符合当地的文化,所以在香港以外的地方拍电影总是会用到其他地方的演员,比如说如果让一个内地演员去演一个香港人,这对他来讲其实是不公平的,怎么演也演不像;反过来,如果你让一个香港演员来演一个北京出生的人也完全不像,甚至会很搞笑。所以你看我们的《窃听风云3》里内地演员的角色都是从内地到香港的,比如周迅的角色就是一个从内地嫁到香港的女孩子,这让我们开始找到一个方向。

  差不多五、六年前,我已经开始想拍一个内地警察的故事,但是内地警察的系统跟香港完全不一样,他们的工作方法都不同。很多人都问我这一次都让内地演员来演,其实就是因为这是一个内地警察的故事,如果找刘德华来演一个内地警察,我也会觉得很奇怪。

  刘阳:拍内地警察的故事,是为了更好地贴近内地的观众和市场吗?

  麦兆辉:当然内地是一个大市场,我会希望往这个方向做,但是我觉得作为一个导演还是要找到你自己觉得安全的地方,就是你自己有没有信心拍好这个故事,这个是更重要的。如果你盲目地往这个市场走,但是你找不到方向,就会有很大问题。

  内地警察的爱国情怀是香港警察没有的

  刘阳:那么与香港警匪题材相比,内地警匪题材吸引你的到底是什么?

  麦兆辉:我觉得就是内地警察和香港警察的不同。其实他们的工作都差不多,就是除暴安良。但是我觉得内地警察有一种爱国的情怀,这是香港警察没有的。因为香港是一个地区,香港警察不会处理到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事情,但是内地非常大,中国真的有一个很大的边境,有一些犯罪真的是跨境的。

  但是我发现,每一个地方的警察都可能不一样,有一个工种却一定是一样的,就是卧底的工作。内地警察的卧底、香港警察的卧底,美国的、英国的……都一样。为什么呢?因为卧底真的是整个警察系统里一个很特别的工作。你看什么样的人可以当卧底呢?就是特别有信仰、特别伟大的人,他们一开始就知道会牺牲自己。当卧底真的不是人的工作,任何其他工作如果你干得不好,被辞掉也就是最大的损失,但是如果卧底当不好,你的生命都没了,特别是辑毒警察,他们知道是这样的结局,但是他们还是要当,他们真的是警察里面的警察。

  刘阳:你对卧底这个职业的关注是从创作《无间道》开始的吗?

  麦兆辉:我很小的时候就对这个职业有兴趣了。我是在一个警察家庭长大的,从小就住在警察宿舍,所有家庭都是警察。我十岁的时候,有一次跟爸爸上街,看见他跟一个人打招呼,我问爸爸这个人是谁,他告诉我这个人以前是警察,现在是黑社会了。我当时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警察会变成黑社会。过了两三年,有一次我放学回家在警察宿舍又碰到这个人,我转身就跑回家告诉妈妈我遇到了坏人,爸爸回来才告诉我,其实他不是坏人。对当时的我来说这是很难理解的,一个人原来是警察,后来变成坏人,现在又是警察。我再大一点的时候,爸爸告诉我,原来是他误会了那个人,其实他是一个卧底。从那个时候我就开始想,原来卧底真的是一个很特别的工作。

  刘阳:小时候想过要当警察吗?

  麦兆辉:有啊。我家里兄弟4个,最像警察的就是我。但是最后也不知道为什么没当上。

  我不知道这些规矩,我只是去尝试

  刘阳:很多人都对警匪题材感兴趣,内地反映公安题材的电影其实也不少,但真正被观众和市场认可的却很少。你觉得其中的原因是什么?

  麦兆辉:我觉得应该是想法的问题,就是大家有很多固定的想法在里面,警察应该怎么样、警察不能怎么样……大部分情况都是这样。但可能因为我是香港导演,我真的不知道这些规矩。我开始想这个故事的时候,就问了公安部的人几个问题,我说:“我想拍一个卧底的故事,可不可以?”他们说:“可以,我们也有卧底。”我说:“我的故事里有一个跟毒贩合作的警察贪官,可不可以?”他们说:“看你怎么拍,你写出来再说。”我就先把故事写出来。中间我说:“这个吸毒的卧底有一个爱情故事,可不可以?”他们说:“麦导,还是不要了,他工作就好了。”我说:“有爱情会很好看的。”他们说还是不要。后来我发现其实不要是对的。

  很多人都会认为跟公安合作会有很多禁忌,但是对我来讲其实是他们给了我一个方向。因为《凡非任务》真的讲的是一个辑毒警察怎么破案的故事,如果我加了爱情线就让这个故事分散了,主题不集中了。虽然我真的还是尝试去拍了一点爱情故事,但是最后我自己把它剪掉了,因为真的跟这个故事没有关系。

  刘阳:确实有很多人在想到跟国家部委合作的时候都会自我设限,会想到审查的问题等等。

  麦兆辉:对啊,但是对我来说不是这样,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这些规矩,我只是进行一些尝试。但我的尝试不是挖掘警察不好的地方,我只是想一个故事出来,然后去问一些问题。

  要不停地让他们明白,电影真的只是故事

  刘阳:内地公安题材的电影不好看,跟内地导演对商业片的理解不如香港导演深刻有关吗?

  麦兆辉:我觉得这倒不一定,主要还是能不能打开想象力,很多事你想到了去问就好了。《非凡任务》之前还有一个故事我也觉得蛮好的,一个吸毒卧底变成毒贩的故事,但是这边的公安部门觉得不可以。不过我觉得有的边界是慢慢可以突破的,你要不停地去试,不停地让他们明白这真的只是电影,电影真的只是故事,并不是讲公安不好。

  刘阳:会刻意地按照观众的喜好去创作吗?比如女性观众喜爱看爱情线,就在电影里加上爱情元素;又或者为了内地观众接受,就把某个角色设置为内地人。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