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文娱 > 正文

艾怡良:金曲奖lol登录失败未知原因歌后的光环陪不了我一辈子

时间:2017-08-11 16:27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至今,艾怡良依然认为自己是一摊水,由弱水变成硬水,是她的期待。对于曾经在外漂泊时遭遇的无奈,艾怡良洒脱地说,早已不记得了,“因为美好的事会一直进来”,而对于当初在《中国好声音》的舞台上没有选择她的那英,艾怡良也一直怀有感恩,“到现在(我们)还会时不时地在群组里问好。我还有一张跟那姐的照片,那时组里的人帮我们分别都跟她拍了合照,她自己印出来裱了框,签好名送给大家。每一个人的暖,都会在我心里很久很久。”

 

  上午11点,20楼的电梯门打开。在工作人员的簇拥下,艾怡良信步踏入索尼音乐的北京办公区。波浪长卷发、小麦色皮肤、肢体语言丰富又随意的她,在一路走走停停,挨个与公司同事们打完招呼后,拉开了走廊尽头采访间的门。

  当天,距离彭佳慧在台湾小巨蛋的舞台上,宣读今年金曲奖“最佳国语女歌手”最终得主为“艾怡良”,整整过去了一个月。顶着新科“金曲歌后”的光环,此次艾怡良在北京的短短五天行程,就如同一场疾风骤雨。接踵而来的媒体采访、拍摄,正式始于她拉开门后,与新京报记者对视后绽开的灿烂微笑。

  从2010年台湾电视选秀节目《超级偶像》的冠军出发,艾怡良的“下一站天后”,其实并没有来得十分迅速——她先后在《激情唱响》《中国最强音》《中国好声音》等几档大陆音乐节目里现身,虽然《印第安老斑鸠》《Set Fire To The Rain》等翻唱被不少观众纳入心头好,五月天也看中她的音乐素养,找她重新演绎《如烟》,但是依然没有太多人明白,这位来自台北的小女生,到底蕴藏着多大音乐能量,飘忽着多少文艺细胞,言语间是多么自由浪漫。

  “这次来北京,会跟以前有不同的感觉吗?”作为北京第一场通告的开篇,记者问道。

  “其实真的一别两年再回来,心里还是会有一点紧张、忐忑。因为我习惯见到人,摸两下,才觉得,我真的认识你了。这一次来,即便接到了很多在微博上的祝福,或者是大家的恭喜,但我还是一直觉得这是一个幻想,一场梦。”说着,艾怡良伸出食指,轻轻戳了戳记者的手臂,笑了起来,“但是从现在开始,我的第一个梦境,就要实现了。”

  从害羞→勇敢

  感谢金曲奖,让我继续“自私”做音乐

  “美意”“自轻”“至善”……这些在日常对话中并不能经常听到的词汇,纷纷闪现在艾怡良的语言表达中,不难看出,“思考”对这个女生而言,平时一定没少做。她喜欢把具象的问题抽象化,比喻是她最擅长的修辞手法,而最经典的莫过于接过“最佳国语女歌手”奖杯后,她的得奖感言——“有些时候我很像一摊软弱的水,为了装进人家的容器,我可以变成任何形状,我愿意快乐,愿意难过,愿意狂野,只为了满足你。但是有一天,我被人洒了出去,淹了一片田,随着洋流到处跑,旅游、流浪、撒野,直到有一天,我再回到港湾,发现所有的石头都被我磨得碎碎的,但是它们依然愿意接我回家,拥抱我这一摊居无不定的水。”

  “有人说深受感动,有人说你讲的完全听不懂。”针对这一番充满文艺气息的获奖感言,艾怡良坦白,是因为自己害羞的性格,才选择用这种躲在文字之下的方式,表露内心。而金曲奖的加冕,更多让这位敏感的文艺女青年感受到了力量,“因为之前我都会考虑到大家的情绪,想说我的歌会不会太无聊,会不会太暗,会不会太复杂。现在金曲奖说不会,应该就不会吧,它也有点像是说,既然你这么复杂,那就复杂下去吧。所以它(金曲奖)让我变得勇敢,我很感谢,因为我之前都不太敢这样自私地去做音乐。这个奖项的光环并不会跟随我一辈子,它能影响我一辈子的东西,就是勇气和信心。”

  从小屁孩→白领

  曾是五月天吉他社师妹,毕业做了公关

  有种说法认为,人类的左右脑各有侧重,左脑决定人的逻辑思维,即理性的一面,右脑则倾向于艺术思维,即感性的一面。“我的右脑一定比左脑大很多”,艾怡良说。

  1987年3月24日,艾怡良出生于台湾。她的母亲是护士,父亲是工程人员。“我从小就喜欢画画和唱歌,数学小时候还行,到高中学了复杂一些的方程式就完全不行了,那时我就知道我是一个左脑完全废掉的人。”而音乐的耳濡目染,则来自于爸爸车里总是播放的披头士、伍佰和一些英文老歌,“其实我心里一直有个狂野的摇滚小妹”,艾怡良说,“第一次登台演出,是在小学三年级,后来考上师大附中,进入了吉他社,才正式拿着麦克风站上了舞台。”

  台北市师大附中吉他社,在江湖上的名号颇为响亮,那里曾是五月天音乐开始的地方,“我们一直仰望五月天好大好大的光辉,但加入社团后,发现我们就是一群爱玩音乐的小屁孩而已。记得那个时候校庆办舞会,还请了音响团队配合我们演出。音响师总在上课的时候彩排,我虽然也在上课,但心里很痒,一直想着‘快让我走啊’。”

  初次表演的紧张和悸动,一直留在艾怡良的心里,哪怕后来选择攻读美术专业,哪怕毕业之后去了公关公司上班,做了一年策划产品发布记者会的工作,她也一直没忘记那种让她感到“活着”的感觉。“我太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了,如果勉强去做一些我不太擅长的事,就会显得很吃力,一旦表现不好,又自责。我才发现,原来自己最快乐的就是唱歌。”毕业一年后,艾怡良辞去工作。要唱歌,她下定决心。

  从冠军→选手

  被淘汰那一天,也是学到新东西的一天

  艾怡良认为初入歌坛时的自己是幸运的。2010年,23岁的她参加了台湾选秀节目《超级偶像》,以一曲《I Believe I Can Fly》拿下年度总冠军,不过,这被她谦虚地形容为“不小心得了第一名”,后来还“不小心”与唱片公司签下合约。

  2012年,她的首张专辑《如果你爱我》发行。这张专辑让艾怡良入围了第24届台湾金曲奖最佳新人奖,当年新人奖的最终得主,是今年与她一同入围最佳国语女歌手的葛仲珊。

  2013年和2014年,艾怡良来到大陆,先后参加了《中国最强音》和《中国好声音》。在《中国最强音》里,她获得女子组亚军、全国第五名,被罗大佑现场收为徒弟,至今,她在音乐上有困惑,都会向罗大佑请教。但在《中国好声音》里,她并没有走到最后,小组PK赛与陈冰合唱《他不爱我》时遗憾落败。

  “被淘汰那一天,也是我学到新东西的一天,因为我知道了这样的唱法比较吃亏。《他不爱我》那首歌,既不大鸣大放,也没有什么太深刻的技巧可言,但我很意外有很多人听到了里面的小情绪。”当时,她为了演绎好这首歌,关在家里和猫聊天,情绪太过泛滥时就洗个澡好好哭一场,但结果的出现让她想明白了一些事,“我开始相信人的情绪是会扩散的、会形成涟漪的。当下我就问了自己愿不愿意继续往这个方向做。”她回到台湾,在音乐制作人陈建骐的帮助下,交出了这张让她捧回最佳女歌手奖杯的专辑《说 艾怡良》。其中一首由她自己创作的歌曲——《空头支票》的MV于今日正式上线。

  新鲜问答

  新京报:曾经做过最有勇气的一件事是什么?

  艾怡良:大概就是骑脚踏车骑到60公里外的海边,然后决定要住下来。但是隔天早上九点就有通告,所以我只能搭计程车回家,哈哈。

  新京报:最喜欢哪位画家的作品?为什么?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