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文娱 > 正文

装下去还是活下去我是谁背影猜猜猜答案?梁和平:中国摇滚,何以再生

时间:2017-08-07 16:46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摇滚已死?摇滚精神已死?

  对于死里逃生的梁和平来说,这一切都在重生之中,摇滚在重生,他也在重生。

  在音乐界,尤其是摇滚乐界,“梁和平”曾经是一个响当当的名字。自改革开放以后,无论流行音乐、摇滚乐还是爵士乐乃至先锋自由音乐的发展路途上都留下了这位前中央乐团著名音乐人的足迹。

  他策划、组织并监制了崔健为亚运会集资义演等活动,为何勇的首张专辑《垃圾场》担纲编曲、演奏和监制,在1994年那场著名的香港红磡体育馆“摇滚中国乐势力”演唱会上为何勇担任键盘手。

 

  然而,喧嚣过后的中国摇滚,却逐渐湮没于当下的商业浪潮之中,而梁和平则在2012年的一场车祸中高位截瘫:他和中国摇滚都在生与死的边缘挣扎过。

  经过一场灵与肉的洗礼后,梁和平把自己的“舞台”定位于音乐文化推广。上个月,梁和平作为中国摇滚最早一批实践者的代表出席著名的系列文化讲坛——听道沙龙活动,并发表名为《纠正与建构——中国摇滚乐何以“再生”》的主题演讲,阐述了自己对于中国摇滚乐发展现状与未来前景的见解。

  如何让精神永远“摇滚”下去,对于梁和平和他所致力的中国摇滚乐,这是一次脱离于躯壳的灵魂拷问——冷静,不躁动。

  人数上越来越壮大,内容上越来越没味道了

  北青报:这些年来对于中国摇滚乐一直是一种唱衰的论调,大家都在说什么摇滚已死、无法重现辉煌之类,但是您在听道沙龙所做的演讲里却提到“建构”和“再生”,看来您对于中国摇滚的现状和未来还是持积极态度的对吗?

  梁和平:摇滚乐的衰败不只在中国,现在国外也一样。一个东西在最开始的时候,必然是在一定社会背景下产生的,开始总是和商业无关的。比方说今天某某人把很多人积压了很久的东西或者想表达但表达不出来的东西,他以文学、诗歌或音乐的方式表达出来了,人们就觉得“这个太好了”、“我期盼的东西出现了”,然后马上就会有人跟进,从十个到上百个、上千个。

  到了这时候,人另一面的天性就出来了,看到这个东西这么受人欢迎和爱戴,“那么我也搞这个吧”。结果一种形式一再重复,人们就又烦了,再开始绞尽脑汁想:我怎么能和你不一样?我再换一种形式吧?然后重金属、朋克什么的就出来了。

  等这个东西一进入商业模式,那它跟原初肯定不一样了。因此说不只是中国摇滚乐,西方也是,还想再回到60年代那种状态?不可能了!现在都是娱乐化、商业化了。我所说的再生是指什么呢?像是中国30年前连10支摇滚乐队都不到,现在成千上万的都出来了,人数多了,你能说它没发展吗?但是最原初的那种真诚的、有冲击力的东西越来越少了。所以所谓的再生要看从哪个角度来看,是从数量呢还是内容呢?如果从人数上来说它是越来越壮大,可内容越来越没味道了。

  你的东西都是假的造作的,还要让人感动,这没有道理

  北青报:您以前也讲过,现在很多人是为了钱或为了勾搭姑娘才去搞摇滚的,您认为这是否也是摇滚乐衰败的原因之一?

  梁和平:摇滚乐首先是它的形式,那个节奏一出来就很刺激,年轻人自然就有反应,这是生理上的反应,先不说内容。所有音乐都是通过耳朵被身体接收,但接收的程度就不一样了,有的是身体有反应,有的是心有反应,有的是脑子有反应。其中身体的反应是最浅层的,像是你听迪斯科就会动。但是听古典乐能这样跳起来吗?听爵士会晃来晃去吗?这是因为各种音乐类型的功能是不一样的。

  很多东西其实就是个凭据,来审视自己或他人好或不好、有价值没价值的根据,摇滚乐也是一样。凭什么要干这个啊?可能你往回一想,“哦,我选择做摇滚乐是为了有碗饭吃”,那最后它就是碗饭。有的人是因为觉得摇滚乐很时髦、很时尚,能吸引很多女孩追着你,那你做出来就是这种水平的东西。也有的人是觉得心里积压的东西太多,比如说何勇,从小面临各种家庭矛盾,后来遇到摇滚乐可以把他多年压抑的这个东西表达出来,所以他来做摇滚。不像现在很多乐队,一会儿重金属啊,一会儿朋克啊,都是在学外在的一种形式。

  所以还是要看你的动机是什么,不要只埋怨“没人理解我的音乐”,你怎么不问问自己最初为什么要做这个事呢?你给人讲的东西都是假的、造作的,还要让人感动,这没有道理啊!平时交谈聊天也是这个道理,我口若悬河、引经据典、嗓音洪亮,但每一句话都是假的,那你还愿意听我说吗?肯定不愿意啊!

  有内容,一个人、一把吉他就足够打动人心

  北青报:那么当下中国的摇滚乐队里有没有您觉得比较优秀的?

  梁和平:我喜欢的老乐队有子曰秋野、二手玫瑰和美好药店,近些年来涌现出的年轻乐队非常多,客观地讲我大多没听过也没接触过,所以也就无法评价了,但相信里面也有很好的乐队,有思想的乐队。

  北青报:您认为他们有哪些值得欣赏的特质呢?

  梁和平:这几个乐队都有个共同特点:他们不是学着某种西方的音乐形式,而是有自己的东西。不像其他有些乐队,看见外国有朋克、重金属,中国还没有,“那我可以把它这个东西学过来”,但其实只是学了个形式,它里面是空的。你听那些音乐里有对人有启迪的东西吗?有自己独创的东西吗?没有的!

  最早是1993年,我听秋野在一个酒吧唱了《酒道》,我一听就很惊喜,因为没有听过他这样的音乐,不是西方的某种形式,就是他自己的,和他个人的性格是吻合的。比如他看不惯一些现实的问题、一些人,歌里写的正是他自己对人、对社会的这样一些看法,不是东抄西抄、玩弄形式出来的。

  二手玫瑰也是,像他们最有名的歌叫《火车往哪儿开》,那歌词里面是有他自己的思考的。至于曲调和外在形式,是因为他是东北人,所以受了某种东北地方特色音乐比如二人转的影响,这种影响也是潜移默化在他们的音乐里的,不是刻意的。

  美好药店呢,我忘了是哪年,是崔健叫我到亚运村的一个小酒吧去,说“这儿有个新乐队不错”,我听了发现确实是非常有个人想法,根本不是玩表面的。

  说起来,这些年能一下子抓住你的音乐并不多,极少极少。这和做音乐的当事人有关,是他的才能、性格等各方面总和在一起,缺了哪个环节都不行,合在一起才会有这样的结果。好的音乐不在乎形式,有内容,一个人、一把吉他就足够打动人心;没内容,再大的乐队编制也没有用。

  从不反思,其实他哪样都不行

  北青报:不只摇滚乐,近年来整体音乐大环境都比较低迷,不少音乐人都转行或跨界去做影视了,您对这样的现象怎么看?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