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时政 > 正文

德企为何扎堆这座中花式毒龙国小城?中国是世界的定海神针

时间:2017-11-29 08:49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原标题:德企为何在这座中国小城扎堆?中国是世界的定海神针!

  这就如同“找对象”

图说:道路宽阔,路两旁绿树成荫的太仓。戚席佳摄

图说:道路宽阔,路两旁绿树成荫的太仓。戚席佳摄

  [环球时报记者  冯 羽  戚席佳  环球时报驻德国特约记者  青 木]编者按:“德国企业眼中的中国模范城市”——获得德媒如此高评价的并非是北上广深等大名鼎鼎的大城市,而是很多中国人都不太了解的小城太仓。它是江苏省苏州市下辖的一个县级市,却聚集了至少280家德国企业,其中,46家是“隐形冠军”企业。“隐形冠军”,即精耕行业中细分领域的企业,市场占比全球前三或所在大洲第一。虽然客户往往是知名大品牌,但由于其供应的往往是配件或原件,因此鲜为公众熟知。太仓有何魅力吸引了这么多高精尖企业?作为改革开放后首批进入中国市场的外国公司,德企又如何看待当下西方媒体所谓的“中国投资环境恶化论”?带着这些问题,《环球时报》记者深入太仓一探究竟。

  从上海市中心出发,驱车50公里、用时约1小时,《环球时报》记者到达江苏太仓。这里非常干净,没有密集的高楼,没有堵车。道路两旁绿树成荫,路边的厂房外观很多是统一的颜色。德国《世界报》将太仓称为德国企业眼中的“模范城市”,报道说这里有德国餐馆、啤酒节、双层别墅区,以及让人联想到德国的木质结构建筑……“对德国人来说,太仓太漂亮了”。

  太仓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招商局局长郁颖珠对《环球时报》记者介绍说,太仓高新区1993年成立,那时被称为太仓经济开发区。同年,来自德国西南部的中小型家族企业克恩-里伯斯落户这里。发展到现在,开发区内的德国企业已有280多家,是全国德企最密集的地方。“像这样一个县级城市聚集这么多德企,全国找不出第二个了。280多家德企中,46家属于‘隐形冠军’。”郁颖珠说。在开发区范围内,形成了德国人喜欢居住的区域,面包房、香肠店等一应俱全,每到举办啤酒节,在苏州和上海的德国人都会过来。

  记者在太仓采访调查的第一站是太仓德国中心。该中心为在中国投资的德国企业提供金融、法律等服务,以及为中小型企业提供办公空间,如今入驻企业有30多家。这里是德国在中国设立的第3个德国中心,于2016年正式投入运营。

  该中心董事总经理马悌思可以说是个中国通。从2006年到上海的德国中心工作起,他一直活跃在中德政府之间、企业之间进行各项工作。马悌思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中国是唯一有3个德国中心的国家(其他两个在北京和上海),位于其他国家的两个德国中心也都设立在首都或者经济中心,“唯独太仓属于四线城市”。“就外资未来发展方向而言,一线城市已不是主要市场,而是二三线,甚至是四线城市。中国的小城市发展很厉害,我们现在也计划去其他小城市开设德国中心。”马悌思说。

  谈及太仓的吸引力,马悌思对记者举例说,德国中心在太仓的用地规模和装修标准放到上海的话,成本可能是目前的六七倍,而费用环境恰恰是对德国中小企业非常重要的一方面。另外,太仓距离上海很近,一点儿都不影响国内外客户实地考察和访问的效率。

  郁颖珠在采访中用“找对象”来形容德国企业在太仓的落户。“德企是技术密集型、资本密集型企业,而非劳动力密集型,因此用工人数不多。太仓本身是县级市,人口也不是很多。”郁颖珠说,德国企业落户太仓就像“找对象”,是双向选择的结果,德企认为太仓能满足他们的需求,太仓的能级也和他们匹配。

  “隐形冠军”的现实意义

  采访太仓的德国中心和企业期间,创新与研发可以说是高频词汇。一项统计数据显示,全球3000多家“隐形冠军”企业中,德国占了1300家左右。马悌思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在德国中小型家族企业的血液和灵魂深处,都有维护家族荣誉的使命感,因此能为了创新不遗余力,在研发领域“不惜成本”。德国“隐形冠军”企业通快(中国)有限公司行政经理郑雯对记者介绍说,该公司将每年销售收入的10%投入到研发中。资料显示,2016/2017财年,通快的销售额为31亿欧元。

  在采访期间,《环球时报》记者深刻体会到德国企业对技术的保护。在卓能公司跟爱瑞克愉快交谈了1个小时后,他主动提出带记者参观车间,但严肃地告知记者必须站在规定的区域内,不可越界。此外,记者可以拍远景照片,不能拍产品特写或者有客户信息的部位。当记者穿着防尘衣服进入车间后,发现“不可越界”就是要按照地上划定的线走路的意思。

  马悌思注意到,中国公司在创新研发领域也正奋力赶上。“中国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专利登记,未来在这方面赶超德国也是有可能的。越来越多的中国年轻人到西方接受教育,就读世界顶级学府,用欧美先进的工程学、工商管理理论和相关实践武装了自己,学成后回国发展。他们是有着国际化思维的新一代中国企业家。”

  1978年出生的陈锋应该算是马悌思所说的“新一代企业家”。他是浙江万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总经理,负责集团旗下汽车零部件业务。这部分业务年销售额为23亿元,研发经费占其中3.5%,陈锋计划在2020年将研发支出提高至5%。他在电话采访中对《环球时报》记者说,“隐形冠军”企业对于德国当地经济发展的促进也契合现阶段中国民营企业的发展特征,对中国的家族企业、中小型企业具有现实性指导意义。万安目前也从欧美国家以及日韩等地引进外籍专家。陈锋认为,只要能找到真正的行业高精尖人才,薪资方面根本不会有压力。人才能保证企业的创新力,提高竞争力,这是至关重要的。

  郁颖珠也认为,“德国企业的发展理念对本地的民营企业影响很大,据初步统计,太仓有大概300家民营企业给德企提供零配件。在潜移默化中,德企的先进技术、经营理念、对产品质量的严格要求,都会影响当地民企”。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如今中国的民营企业也有动力,他们愿意跟着德企的步伐进行技术创新,一些民企开始向“隐形冠军”学习,走国际化道路。“去年,我们每年在德国举办的太仓日开始有中国民营企业加入,跟德国公司共同研发某个产品,合资建厂形式也越来越多。”郁颖珠说。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