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时政 > 正文

陕西百人涉盗西汉古刘玉玲苍蝇陷阱墓案:省政协委员涉案逃亡海外

时间:2017-11-27 16:23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原标题:近百人盗掘、倒卖文物被抓 省政协委员涉案逃亡海外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赵加琪 通讯员齐蓓)一个未挖穿的盗洞牵出了西北地区盗墓、销赃、非法收藏的一整条犯罪链条。

  2017年11月17日,由公安部挂牌督办的陕西淳化“7·20”系列盗掘西汉古墓葬案宣布告破。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陈士渠接受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采访时说,这是近年来全国破获的重大文物犯罪系列案件之一。

“7.20”专案组民警在勘验现场

“7.20”专案组民警在勘验现场

  整个案件侦破历时16个月,涉及5省16个地市。一举打掉盗掘、倒卖文物犯罪团伙8个,抓获犯罪嫌疑人91名(包括公安部A级通缉令通缉人员2名),破获被盗掘案件96起,追回被盗文物1000余件。其中许多珍贵的文物被无损追回,追缴的100余件青铜编钟、汉代陶俑等罕见文物价值极高。

  “不速之客”频现汉云陵

  七月的淳化县铁王乡大圪垯村,天气炎热。此时地里的玉米已经长到一人多高,但并没到收获的季节,地里鲜有人去。所以,2016年7月20日,当淳化县公安局局长贠彦武得知这几天有人在夜里频繁出入于玉米地时,一下子警觉起来。

被查获的部分文物

被查获的部分文物

  贠彦武的警觉并非毫无来由,因为这片玉米地下面,是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汉云陵。

  汉云陵地下长眠着汉武帝刘彻的宠妃、汉昭帝刘弗陵的生母“钩弋夫人”。钩弋夫人一生颇为传奇,传说她“天生握拳不能伸展,被汉武帝召见时,才将手展开,掌中握有一玉钩”。

  现在更流行的说法是褚少孙在《史记》里的补记:汉武帝为防患女主乱政,立子杀母。汉昭帝刘弗陵即位后,追封母亲为皇太后,将其迁葬云陵,并且陪葬了大量珍贵文物,所以汉云陵历来都是盗墓者眼中的“香饽饽”。

  得到线索后,贠彦武和副局长杨改过赶到群众举报的地点进行乔装侦查,果然发现了新挖掘的盗洞。幸运的是,此处盗洞较浅,汉云陵的文物并没有被盗出。淳化县公安局局长贠彦武说:“因为没有盗出文物,按正常情况下如果我们不深挖、不追查的话,这个案子就可以草草的结束。”

  然而盗洞的出现,证明了盗墓者的存在,只要他们一天不落网,文物就始终处于危险之中。

  淳化县公安局立即决定成立由局长贠彦武任组长、杨改过副局长为副组长的“7.20”专案组对该案立案侦查。

  在摸排走访过程中有群众反映,前段时间曾在大圪垯村附近见过一辆白色日产越野车。通过调取高速公路的监控录像,专案组发现车牌为陕A**7BW的白色尼桑越野车与群众描述高度吻合。

  该车在2016年6月底至7月初的一段时间,每天晚上十一二点从淳化收费站驶离高速公路,又在凌晨四五点钟从淳化收费站回到高速公路,行动规律符合盗墓的作案时间。

  经调查,白色越野车车主名叫李某英,没有正常经济来源,出手却十分阔绰,身边经常聚拢一些有盗墓前科的人。据此专案组确定,这是一个以李某英为首的犯罪集团,并围绕李某英摸排出与他同行的另外五个人。

  专案组民警通过技术手段得知,这伙人在汉云陵的盗墓活动并没有得手。但不久前,李某英团伙曾在西安灞桥薄太后墓群挖掘出贵重文物。他们还约定9月7日在西安市户县太平国家森林公园的农家乐聚会,庆祝这次“大丰收”。

  专案组认为,这是将犯罪团伙一网打尽的绝佳时机,遂立即组织20余名民警,由专案组组长贠彦武和副组长杨改过亲自带队,身着便衣,奔赴太平国家森林公园伺机抓捕。

  虽然,专案组民警已经得知团伙的聚会地点在太平国家森林公园,但附近有500余家农家乐,排查难度很大。整整五个小时过去了,民警们并没有发现嫌疑人的踪迹。

  眼看着天色渐晚,吃饭的人们纷纷离开,大家内心十分焦急。就在此时,李某英的陕A**7BW白色越野车突然从大家眼前一闪而过。民警们一下子兴奋起来,一路跟踪该车来到西安市电子三路众森宾馆。

  通过前期排查,专案组已经掌握到众森宾馆正是该团伙的落脚点。并且这伙人具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为了方便逃避打击,没有住在临近的房间里,而是分散在各个楼层。

  团伙成员到达宾馆后,为防止打草惊蛇,民警们埋伏在尚未熄火的陕A**7BW车旁。不一会儿,一名男子走到车旁准备上车,民警迅速将其控制,这个人正是团伙头目李某英。

  根据李某英的供述,民警将分散在各个房间的其他6名团伙成员一举擒获。第二天,两名藏匿该案文物的嫌疑人也相继落网。

  淳化县汉云陵古墓葬及西安灞桥薄太后墓群多次被盗掘案成功破获,追回被盗掘文物共计24件。经查,该团伙作案范围涉及全国5个省、16个地市。

  盗墓团伙构成复杂 内部嫌隙渐生

  虽然李某英团伙已经落网,但专案组并没有就此结案。根据现场起获的盗墓工具,民警发现该团伙使用了多个地域不同的盗墓手法。

  专案组民警介绍称,关中盗墓是用凿杆确定墓道位置,陕北则是用炮铲砸墓,山西用洛阳铲探墓,河南和甘肃盗墓还要使用筛子,因为这两个地方的墓葬经常葬有金珠和琉璃珠。

  据此专案组判断,李某英团伙成员应该来自不同的盗墓团伙。经过几天的审讯,以刘某平为首的山西籍盗墓团伙,高某鹏为首山西籍盗墓团伙,以袁某红为首的陕西宜川籍盗墓团伙等多个盗墓团伙相继浮出水面。

  有趣的是,李某英盗墓团伙也存在内部斗争。他们怀疑李某英从中赚取大量差价,于是在盗墓活动时私藏一部分文物准备私自卖出。其中王某广在墓坑里将四个小编钟藏在自己的袜子里带上来,又与掘土的其余两人合谋藏了十几个编钟。团伙头目李某英直到事发后才知晓这部分编钟的存在。

  从2016年12月初到2017年3月份,专案组先后赴山西、甘肃、西安、韩城、延安等地实施抓捕,多名犯罪团伙成员落网。

  专案组查获被盗的国家二级文物青铜编钟1件及青铜鼎、青铜剑、陶罐等文物30余件,后又成功追回被盗文物100余件。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