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时政 > 正文

三季度中国去杠杆bobokaixinwang进程报告:杠杆率结构继续改善

时间:2017-11-27 02:07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淡化增长目标为去杠杆创造有利条件

  ——2017年三季度中国去杠杆进程报告

  ●未来随着供给侧改革的推进,以及对生态环境的愈发重视,国企的营业收入和利润能否继续有所改善,从而有利于降低国企债务风险,仍有待观察。但无论如何,从绝对水平上看,国企债务负担依旧较重,占非金融企业部门债务六成左右,国企去杠杆仍是未来去杠杆的重中之重。

  ●前三季度地方政府债券的发行规模有所降低,发行进度也有所减缓。整体发行进度的放缓,与发行成本上升、待置换债务余额下降等原因直接相关。但就三季度单季而言,地方政府债券发行还是呈提速状态。

  ●3季度末中国银行和交通银行的总资产与2季度末持平,其他几大行的增速也较为缓慢。由于金融是实体的镜像,我们认为,由过剩产能和僵尸企业带来的资本错配问题能否得到彻底矫正,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率能否由此得到实质性回升,是打破资金在金融系统内自我循环、保持金融部门降杠杆可持续性的关键。

  总体判断:总杠杆率趋稳,杠杆率结构继续改善

  就经济总体而言,实体经济杠杆率略有上升,金融部门杠杆率继续回落。2017年3季度,包括居民、非金融企业和政府部门的实体经济杠杆率由2季度末的238.2%增加到239.0%,上升了0.8个百分点,总体态势趋稳。从资产和负债两端分别统计金融部门的杠杆率皆有所下降,资产方衡量的金融部门杠杆率由2季度末的74.2%下降为71.0%,负债方则是由64.3%下降为63.3%。资产方衡量的口径下降更大。

  就实体经济内部而言,居民部门和非金融企业部门间继续表现出杠杆率转移:3季度相比于2季度,居民部门杠杆率上升1.2个百分点,而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下降1.4个百分点;杠杆率结构继续改善,向更加平衡的方向推进。

  部门杠杆率分析:去杠杆加速

  (一)居民部门杠杆率继续攀升,无远虑有近忧

  居民部门杠杆率依然延续上升趋势,从2季度的47.4%上升到3季度的48.6%,上升了1.3个百分点,今年前三个季度上升了3.8个百分点。居民部门在全部实体经济中的债务占比加大,杠杆率上升速度较快。尽管就国际比较而言,中国居民部门杠杆率还有较大上升空间,但近两年的迅速飙升,导致风险加大。我们认为,居民部门杠杆率是无远虑有近忧。

  3季度末,居民部门贷款余额为39.1万亿,同比增长23.2%,远超全部银行贷款12.5%的增速,是居民部门杠杆率快速上升的直接原因。居民贷款主要包括住房贷款与非住房贷款。3季度末个人购房贷款余额为21.1万亿,占总贷款余额的54%,同比增长了26.2%。2017年开始,各地出台了各类房地产限购限贷政策,限制了居民获得房地产贷款的部分途径,9月末个人住房贷款增速较年内最高点下降了10.6个百分点。这部分贷款需求只能转道其他类型的贷款,大量非住房贷款“暗度陈仓”流入房地产,成为住房按揭贷款的新马甲。

  在这些新马甲中,消费贷款最为突出。前3个季度,居民短期消费贷款余额增加了1.5万亿,同比增速38.1%。相比来看,2016年全年这部分贷款只增加了0.8万亿。从积极方面来看,短期消费性贷款(如车贷、装修贷款、信用卡贷款等)对应着真正的居民消费,是中国由投资驱动的经济增长模式转向消费驱动模式的催化剂。但从风险角度来看,这部分快速增长的短期消费性贷款并非全部对应着居民的真实消费,而是有相当大一部分仍然是住房贷款的替代形式。特别重要的是,一些短期消费贷是通过现金贷、网络小额贷款等影子银行方式获得,没有抵押、没有担保,缺少监管,相比于住房抵押贷款,潜在风险更大。

  显然,监管当局已充分认识到消费贷变向流入楼市的现象,开始严查居民消费贷。9月底,银监会就指出要严查挪用消费贷的资金,防范房地产泡沫风险。监管当局也开始出台限制消费贷的各种措施。11月初,住房城乡建设部会同人民银行、银监会联合部署规范购房融资行为,加大对银行业金融机构个人住房贷款、个人综合消费贷款等业务的监督和检查力度,严禁房地产开发企业、房地产中介机构违规提供购房首付融资,严禁互联网金融从业机构、小额贷款公司违规提供“首付贷”等购房融资产品或服务,严禁房地产中介机构、互联网金融从业机构、小额贷款公司违规提供房地产场外配资,严禁个人综合消费贷款等资金挪用于购房。11月下旬,央行、银监会网络小额贷款清理整顿工作会议召开,亦受到各方关注。预计经过监管部门的治理,4季度居民部门杠杆率较快上升势头或会有所遏制。

  (二)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下降,国企贡献不突出

  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从2季度末的156.3%下降到3季度末的154.8%,下降了1.4个百分点,前三季度累计下降0.8个百分点。非金融企业部门继续表现出稳定的去杠杆态势,非国有企业是去杠杆的主力。

  非金融企业负债中,银行贷款是主要组成部分,2017年3季度末余额为80.0万亿元,占比64%;其次是企业债,余额为18.2万亿元,占比15%。2017年上半年拉动企业部门杠杆率下降的主要因素是企业债出现负增长,企业债券融资在2017年前两个季度皆为负值。但这一趋势在3季度有所改观,3季度非金融企业通过债券融资5300亿元,略低于2016年3季度,但已超过了上半年下降的部分。

  在国债收益率继续升高的同时,企业债收益率开始走平,信用利差收窄。由此可以判断,金融机构的配置企业债的需求开始走高,也说明其资产端的紧张程度有所下降。3季度末,5年期AA级企业债的信用利差已由2季度末的1.87%下降到1.65%,下降了22个基点,与一般贷款利率也拉开距离。

  在企业债发行触底回升的同时,企业部门的贷款增速仍在下降。3季度末,企业部门贷款余额相比2季度末增加1.2万亿,环比增长1.5%。

  非金融企业杠杆率下降主要贡献来自非国有企业的去杠杆。3季度末,全部工业企业的资产负债率为55.7%,仍处于下降趋势中,其中非国有企业的资产负债率也从2季度末的52.7%下降到52.5%。但国有企业仍未出现去杠杆迹象,国有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高达61.0%,下降态势不明显。

  从负债与营业收入的比例来看,国有企业的债务负担仍处于高位,但有缓解趋势。3季度末,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的国有企业总负债与营业收入的比值从2季度末的101.0%下降到99.1%,而非国有企业的这一比值则从2季度末的35.8%上升至36.7%。在国企资产负债率未发生显著变化的情况下,这一债务负担的缓解主要源于供给侧改革对各行业龙头企业,尤其是对国有企业的利好。未来随着供给侧改革的推进,以及对生态环境的愈发重视,国企的营业收入和利润能否继续有所改善,从而有利于降低国企债务风险,仍有待观察。但无论如何,从绝对水平上看,国企债务负担依旧较重,占非金融企业部门债务六成左右,国企去杠杆仍是未来去杠杆的重中之重。

  (三)政府杠杆率稳定,地方专项债发行提速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