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时政 > 正文

聚焦农业农村现臀字组词代化:谁来种地,怎么种好地

时间:2017-11-26 09:46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采访人:本报记者 赵永平 顾仲阳

  嘉宾:重庆市渝北区古路镇乌牛村仙桃李合作社理事长 阙兴国

  重庆市渝北区副区长 颜其勇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 李国祥

  谁来种地?

  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带动农民,不是代替农民

  尊重农民意愿,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

  记者:当前村庄空心化、农民老龄化问题日益凸显,农业发展面临新挑战。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现代农业体系怎么建,今后谁来种地?

  阙兴国:我们村5000亩地,2100口人,人均不到两亩半。常年在家的360多口人,除了老人、孩子,就是身体有病的。留守在家的“老两口”是种地的主力,50岁以下的在田里几乎看不到了。年轻人为啥不愿种地?一家六七亩地,靠种水稻、玉米,一年挣不到几千块钱。

  靠传统方式肯定不行,种地要换个种法。2013年村里成立合作社,518户村民土地入股,抱团发展,共担风险。调结构,种仙桃李,4年发展到2500亩。这个李子新品种大小似拳头,外形又像桃,效益很好,今年产了10万斤,平均一斤卖了20元。

  颜其勇:实现农业农村现代化,关键在人。据调查,渝北区农村务农人口仅占户籍人口的20%左右。许多农民之所以不愿种地,一是比较效益问题。一亩水稻刨去成本,纯收入二三百元,不如打两天工划算;二是思想观念问题。不少年轻人觉得农活太辛苦,务农不体面。

  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要以市场需求为导向,打好结构调整“组合拳”;现代农业生产体系,要用现代装备、技术手段武装农业;现代农业经营体系,重点是培育新型经营主体和新型职业农民,解决今后谁来种地问题。

  记者:这些年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快速成长,对促进现代农业发挥了重要作用。什么样的经营模式更具生命力?

  阙兴国:渝北区土地适度规模经营面积达到42%。从实践看,没有哪种模式能包打天下,各类主体要明确自己的定位,各司其职。龙头企业负责定标准、跑市场,合作社负责社会化服务,农户负责田间生产。要注意的是,新型经营主体是带动农民,不能与农民争地,把他们挤出农业。

  李国祥:从全国看,目前新型经营主体总量已达290万家,土地流转面积占到35%左右。土地流转整体上是件好事,但要坚持合法、自愿、有偿的原则,不能靠行政手段干预流转。

  土地流转、合作经营、土地入股等不同经营模式各有所长,具体采取哪种形式,还是要尊重农民的意愿。理论上说,土地入股对农民而言是最好的方式,但实际上,如果分红问题解决不好,这种方式也显示不出优势。

  怎么经营?

  农户作为农业经营主体的地位不能变,创新经营体系不是另起炉灶

  规模经营不单指土地规模,也可通过社会化服务实现

  记者:有人认为,现代农业要求高效益,靠“老两口”一亩三分地难实现,家庭经营会不会束缚农业农村现代化?

  阙兴国:拿我们合作社来说,社员负责基地日常管理,合作社负责技术服务、采购农资、销售等一家一户做不了、做起来不经济的事。地还是一家一户自己的地,通过合作统一管理,盛果期一亩收益能上万元。

  党的十九大报告说了,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30年,这让农民吃了“定心丸”,今后更舍得投入了。

  颜其勇:家庭经营是农村基本经营制度,最适应农业自身规律。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保持土地承包关系稳定并长久不变,传递出明确信号,创新经营体系不是另起炉灶,农户作为农业经营主体的地位不能变。规模经营是必然趋势,但农业规模不单指土地规模,也可以是服务规模。农民老龄化并不可怕,通过全程社会化服务,一样可以提高农业效率,迈向现代化。

  李国祥:家庭经营是极有生命力的农业组织形式。在农业现代化程度较高的美国、日本等国家,没有一个不是家庭经营为主。在美国,公司化的农场也才占2%。现在我国家庭经营面临的主要问题是,经营规模较小,社会化服务体系不完善。

  家庭经营可以采取多种方式迈向现代化:一是生产要素融入,农户把土地流转、入股,参与新型经营主体的生产活动;二是农户土地不流转,通过购买社会化服务等方式参与现代农业;三是打造“龙头企业+合作社+农户”的现代农业产业化联合体。现在各地经营体系创新很多,未来还会涌现出更多的新形式。

  记者:新型经营主体和农民之间的关系如何协调?

  阙兴国:村里的合作社采取“三股确权”:一是村集体入股,借助政策支持,整合各类资源,投资配股10%,每年提取利润的10%作为村集体收入。二是合作社资金入股,占股40%,负责经营管理。三是农户土地入股,入股农户占股50%,每年提取50%利润,按亩分红。这样,农户收益占到大头,大家的利益和产业紧紧捆在一起。

  李国祥:当前一些工商资本下乡,大规模流转土地直接从事农业生产,这种现象值得注意。现实中很多公司种地是赔钱的,有的公司经营不下去“跑路”,损害农民利益。政府要鼓励支持工商资本把重点放在产前产后领域,尤其是产后,在构建现代农业体系方面发挥更多作用,在二产、三产方面发挥更大优势,提高农业附加值。

  成本咋降?

  通过联合、合作实现全产业链服务,有效降低成本

  经营规模不是越大越好,要根据实际把握适度

  记者:随着农业生产要素成本不断上升,农产品进入高成本时代,降成本关系着农业的核心竞争力。具体怎么降?

  阙兴国:一靠科技,二靠规模。前年高标准农田项目落户村里,基地用上生物防虫新技术,一亩节省农药20%。再看规模,我们2500亩地统一育苗、统一买农资,比一家一户更有优势。

  颜其勇:创新机制降成本。经营主体通过联合、合作,利用专业化分工和农业社会化服务实现全产业链服务,有效降低成本。

  强基础、补短板,完善农业支持保护制度。渝北区实施化肥农药使用量负增长行动,化肥、农药使用量逐年降低10%以上;有机肥使用量逐年增长10%,提升地力;推进病虫害统防统治和绿色防控,建成绿色防控示范区1万亩。

  引导有序流转。现在我们这里土地流转租金每亩达1200元,有的接近2000元一亩,再加上人工成本,占到一些农产品成本的50%左右,这么高的成本种植传统农业很难赚钱。

  记者:现代农业要求适度规模经营,规模多大算适度?

  颜其勇:我们做过调查,大户如果种大田作物,80—100亩的规模比较经济,按一季水稻加一季油菜算,一户一年利润在10万元左右,依靠社会化服务,也能管得过来;如果种经济作物,30亩左右比较合适。

  李国祥:农业经营规模不是越大越好,也不是越小越好,要根据经营主体的经营能力、农产品的种类,当地的农业社会化服务发展水平等,采取适度规模。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