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时政 > 正文

中国人去境外第一课小米盒子是什么东西:别凑“热闹” 天黑“回家”

时间:2017-11-26 02:03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原标题:境外第一课:树立正确安全观

  民主与法制时报

中国人去境外第一课小米盒子是什么东西:别凑“热闹” 天黑“回家”

  中国人深谙“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的道理,在境外工作、生活或学习的华人,加强自我安全防范意识是必须学习的“第一课”。

  □本社记者 赵春艳

  尽管已经在德国生活了7年,青岛人朱宇去柏林之前,仍要问那边的朋友哪些地方最好别去。“安全第一”是她的信条,她的亚洲面孔在那里并不多见。从留学生到访问学者到德国老师,朱宇一定要让国内的亲人对自己的安全放心,在这个基础上才有自己发展的天地。

  10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走出国门求学、求职,或定居异国。与此同时,中国人在境外引发的纠纷及涉及的安全问题也随之凸显出来。近年来,特别是境外中国人人身安全事故屡屡发生,也牵动国内很多人的心。

  热闹是“他们”的

  2010年11月,朱宇作为留学生刚到德国的时候,年轻好玩,也曾参加过德国的跨年夜晚会。但那天晚上混乱、拥挤让她不再留恋繁华。“小偷多、酒鬼多。”朱宇对记者说,相对于西方人人高马大的体型,亚洲人在他们面前占不到任何优势。

  到国外的时候,一般留学生都会在当地的驻华使馆留下自己的信息。而每当重大节日时,使馆也会给这些人发相应的提醒信息:“请注意人身及财产安全。”

  “那种群体性的大型活动最好不要参加。”朱宇告诉记者,这类活动中“出事”的概率太大,而且近几年随着恐怖活动的增加,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人群聚集的地方安全问题也随之提升。

  2015年12月31日跨年夜,德国发生超千人性侵事件。其中以科隆火车站大教堂广场最为严重,此事亦导致了时任科隆警局局长Wolfgang Albers下台。名为卡特雅的受害者接受《科隆快报》采访时说:“当我们从车站走出来,我们被那些外国男人帮派吓到了……我们从他们中间走过,那中间有一条路,我们走着……我全身都被他们摸来摸去,简直是一场噩梦。我们叫喊并且回击,可他们毫不停手。我怕极了,在那200米的距离里,我被摸了差不多100次。”

  “想想都觉得可怕。”朱宇说,很多留学生都喜欢节日庆祝仪式,但她一般都和走得比较近的朋友在公寓里做中国饭菜来庆祝。“很多年都没出去过了。”朱宇说。

  在美国洛杉矶生活了15年的刘建军认为,大型的集会活动一般看内容。有些内容和国籍族裔有关,中国人很少感兴趣也不会参加。“这类活动相对中国人来讲危险性很高。”刘建军说。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的现象在境外比较明显,刘建军一直生活在华人聚居区。虽然也参加过大型集会活动,但在文化的认知和熟悉程度上,使得他周围和纯粹的美国人交集仅在工作上。“中国人的活动或者集会,美国人同样不感兴趣。相对来讲,亚洲人的性格更趋于平和。”刘建军对记者说,“去参加不同文化背景的庆祝活动不仅自己融入感很糟糕,他们同样也不太友好。”

  天黑“请回家”

  不论在境外生活多年的华人还是刚去国外的游客,甚至外国居民都会告诫周围的人,天黑以后尽量不要出门,不得已的情况下要结伴而行。

  2014年的南加州大学留学生“纪欣然事件”,让刘建军印象非常深刻。因为他有一位朋友也是南加州大学的学生。刘建军告诉记者,南加州大学非常有名,对于留学生而言很有吸引力。但大学的周边环境却不太好,是个矛盾的地区。由于大学坐落在城市市区的边缘,而城市有明显的“睡城”特点,附近的流浪汉非常多。

  “房子比较旧、车也很旧。”刘建军说,他和南加州大学的朋友交流的时候,一定是来回接送,而且要目睹朋友进入所住的公寓中,绝不和周围的人有接触。

  南加州大学的朋友告诉刘建军,纪欣然是晚上送女同学回公寓后,又回自己公寓的途中被害的。加害纪欣然的罪犯是墨西哥人,本意是想要钱,但纪欣然并没有钱,恼羞成怒的罪犯将纪欣然用棒球棍残忍杀害。

  天黑以后少出门是很多人遵守的规则。身为女性,朱宇更是严格遒守。她认为,女性在夜晚出去会有很大的潜在危险,明显是别人攻击和盗窃的对象。

  “晚上10点以后德国女性回家基本上都是家人来接。”朱宇告诉记者,在德国,夜晚打出租车的女性也非常少。朱宇的德国同事杰西卡与她的朋友一起打车回家后,出租车司机仍旧通过短信骚扰过杰西卡。

  据犯罪心理学专家解释,客观上夜晚的能见度低给犯罪分子以可乘之机。另外,夜晚一般人的警惕性放松,而犯罪分子的内心活动幻想旺盛,容易与人发生冲突。

  温州某机械设备公司的李博然从事销售工作14年,长年飞往世界各地。目前除了南极洲没有去过之外,其他大陆都踏足过。李博然告诉记者,她经常去的国家有37个左右。不论去哪里,她一定要做一番功课,而且夜晚从不出去,一定宅在酒店里。

  “不论哪个国家,晚上都不安全。”李博然说,即使在当地需要晚上坐飞机,她也一定白天就到达机场等待。李博然告诉记者,大约2012年,她在土耳其工作到傍晚后,需要直接飞走。无奈之下,李博然打车到机场,就这样仍被出租车司机抢劫了包里的现金。

  李博然此后的机票全部都订购当地的白天飞行。“小心使得万年船。”她无奈地说。

  低调生活 强大内心

  中国人讲究“财不露白”,强调不炫耀自己的财物。然而,由于国内的家长溺爱及消费观念的开放导致很多留学生刚到境外并不在意这些。

  目前,朱宇是帕特伯恩大学的一名老师,负责教授国际学生的德语。她接触的各国学生中中国学生很喜欢穿品牌衣服,拿苹果手机和电脑。这些财物在国外同样价值不菲而且吸引年轻人的注意。

  朱宇说,国内的家长极力将最好的东西给予留学生,却不知这些东西会让很多外国年轻人起不轨之心。很多小偷或者抢劫犯早早地盯着中国留学生,一旦有机会绝对会下手的。穿着朴素,低调是自己的保护色,很多留学生生活了半年才明白。

  “不要炫耀大额钞票,但身上要有一点保命的钱和硬币。”朱宇告诉记者,购买东西的时候,钱包里的现金不可避免出现,但一定不要有大额的钞票。这样会被盯住,很容易被偷盗。朱宇说:“要留20欧元左右,一旦有人劫持把钱包扔给他,人也会更安全。”她说,国外共用电话通常都用硬币,手机被偷抢时总得打电话报警。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