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时政 > 正文

回忆海外撤侨死里雪魈皮大衣逃生:“军舰来了 祖国万岁”

时间:2017-11-26 02:02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原标题:“我们的军舰来了,祖国万岁!” 回忆那些死里逃生的海外撤侨行动

回忆海外撤侨死里雪魈皮大衣逃生:“军舰来了 祖国万岁”

  从利比亚撤侨到也门撤侨,那些死里逃生的日子告诉国民:没有和平的年代,只有和平的国家,也表明海外公民保护已经成为我国外交政策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本社记者 薛应军

  “没有和平的年代,只有和平的国家。”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6年,但看到电影《战狼2》片头撤侨的那一幕,王本虎依然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当王本虎和诸多同胞登船离开班加西的那一刻,一位前来送行的利比亚朋友蹲在地上抱头痛哭,他大声哭喊:“我们国家完了。你们可以回国,但是我们的家园毁了,我们去哪里?”

  湖北女孩邓令令和王本虎颇有同感。2015年3月29日,邓令令经过一天一夜时间,终于从也门南部省份阿比扬到达亚丁港,看见悬挂中国国旗军舰的那一刻,她突然想哭。

  “中国护照的含金量不仅仅在于它能帮你免签去多少个国家和地区,更在于危急时刻来临时,祖国能带你回家!”这句话曾在也门撤侨期间被广大网友迅速转发和纷纷点赞。

  长期关注撤侨问题的北京工商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颜苏说,从利比亚撤侨,到也门撤侨、尼泊尔地震撤侨,充分表明海外公民保护已经成为我国外交政策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军舰!我们的军舰来了”

  当悬挂国旗的军舰出现时,人们拥抱着呼喊,我们的军舰来了,祖国万岁

  “经历过利比亚撤侨事件,我从不担心自己会成为难民。”王本虎是中建八局海外部的设计师。2011年2月19日,他休完假,从国内返回利比亚第二大城市班加西。一天后,班加西发生暴乱,枪战的地点就在王本虎供职的公司附近。

  2011年2月20日晚,数不清的子弹朝王本虎和同事们飞过来。他们不敢开灯,摸黑蜷缩到窗台下面躲子弹,窗户玻璃全部被打碎,墙上满是弹孔。第二天,王本虎走进市区看到,地上到处散落着弹壳,被焚烧的汽车仍冒着浓烟,狂热的武装分子举着枪、喊着口号。

  所有人精神紧张到了极点。在王本虎记忆中,当天晚上,外面一有声响,大家的心立马就提到了嗓子眼。当时,营地所有人没有合眼,每个人都准备了一根削尖了的钢管作为防身武器。随后,他们在公司领导安排下加固了围墙,在围墙外面用挖掘机挖了一圈壕沟。

  同样,20日晚,在中建利比亚分公司担任阿拉伯语翻译的朱彤,“整个晚上神经紧绷得感觉随时都会晕过去”。朱彤得到消息,距离中建公司班加西项目2号地3公里外的军营受到民众冲击,军营武器库被哄抢一空,班加西最大监狱瘫痪,大量重刑犯跑了出来。

  当晚,朱彤和同事爬到搅拌站内三米多高的石子堆顶端看到,大约3公里外滚滚黑烟。他意识到危险正在来临,大批越狱犯人有了枪可能会对外国公司动手。作为搅拌站两名管理人员之一,在还没有得到领导命令情况下,朱彤让工人提前休息,并做了最坏的打算。

  很快4名暴徒开着一辆皮卡,持枪闯了进来。暴徒把搅拌站洗劫一空,就连煤气灶、炉子、面粉、食用油都被扛走了。不少工人被流弹打伤,所幸没有人员死亡。在朱彤的记忆里,这是他人生中最长的一个黑夜。他站在院子里,一整夜都能听到来自周围的各种叫喊声。

  这和2015年3月邓令令的遭遇颇为相似。邓令令和同胞们坐着大巴从也门亚丁市区前往亚丁港时,沿途到处冒着浓烟,街市上随处可见各种爆炸、燃烧后产生的碎片以及弹痕。

  在邓令令的回忆中,2015年3月29日下午,当人们看见悬挂着中国国旗的海军临沂舰出现在亚丁港时,许多人一边互相拥抱一边呼喊:“军舰!我们的军舰来了,祖国万岁!”

  “多亏中国救了我们!”

  中国军舰来了,我们全家才得以安全脱身

  邓令令和同行的人很快安全登上了中国军舰。在她记忆中,当天,军舰停稳后,20多名荷枪实弹的海军陆战队员迅速上岸,不到一分钟就围住所有撤离人员,并快速设置了警戒线。在军舰上,军医不时询问邓令令等人的身体状况,还让她吃上了三天里的第一顿热饭。

  但协助公司管理层帮助中国工人撤离的朱彤没有邓令令那么幸运。为防止发生进一步的伤害,公司决定先把工地内的老弱妇孺转移到安全庇护所。朱彤在当地朋友艾门的协助下,把受冲击最厉害的6号项目部的5个女生送到艾门家,又赶到20公里外转移了另一个女生。

  在转移搅拌站实验室一对60多岁的夫妇时,朱彤遇到了十几个拿着大砍刀砍另一个项目部大门门锁的暴徒。他们用两支AK47抵着朱彤的后背,朱彤以接送生病父母为由,获得对方信任,最终接走上述夫妇。但铁门打开后,暴徒冲进去,疯狂地在里面抢东西。

  朱彤后来得知,因为这件事及后面几天他一直在外组织运送车辆,没有回砖厂过夜,很多工人把他当成了带路的“叛徒”,不少工人在登船时还想教训他。

  2011年2月22日,我国宣布:“国家将不惜一切代价,迅速将所有中国民众从危险中撤离”。当日,国务院成立撤侨应急指挥部。同时,中国驻希腊使馆租借的两艘大型邮轮从希腊帕特雷港出发,前往利比亚班加西港。至此,海陆空联动的利比亚撤侨行动拉开序幕。

  和朱彤相比,邓令令和巴基斯坦人卡迪尔则幸运得多。就在邓令令登上中国军舰的5天后的2015年4月3日,一架载有176人的飞机在巴基斯坦首都贝娜齐尔·布托国际机场跑道上平稳降落。人们纷纷涌上前拥抱、问候从也门撤离回国的亲友,不少人泣不成声。

  当许多巴基斯坦人走出飞机舱门时,他们都挥舞着中巴两国国旗。在接机的人群中还出现了一辆插有中国国旗的手推车。手推车的男主人名叫卡迪尔,是一名电力工程师。

  卡迪尔说,也门局势持续恶化后,他决定携妻子和两个女儿回国,但由于种种因素,一直迟迟未能如愿。“在那里总能听到爆炸和枪声。我们一度感觉永远都无法回家了。后来中国军舰来了,我们全家才得以安全脱身。多亏中国救了我们!我们要用一生回报中国。”

  时任巴基斯坦参议院国防委员会主席、巴中友好协会会长穆沙希德·侯赛因,在评价中方在此次巴基斯坦公民撤离行动中所发挥的作用时说,中国对受困在也门的巴基斯坦公民提供撤离帮助再次验证了一句谚语:患难朋友才是真正的朋友。

  时任我国外交部领事司司长黄屏说,这次撤侨行动体现了中国政府保护海外公民安全的坚定决心;帮助撤离外国侨民,体现了国际主义和人道主义精神。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