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时政 > 正文

去留与互助 北陀螺战士第一部京大兴新建村腾退之后

时间:2017-11-26 01:01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张辉磊(化名)是天鹅救援队里的一员,25日下午,他的微信群里突然弹出“昌平生命科学园需要金杯或面包,搬家至朱辛庄”,家住昌平的他立马答应了下来。从六点到八点半,帮助对方搬完了所有的行李。

  他最新的一条朋友圈写着:“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么多,因为我也是从外地来北京打拼的,也许有一天也会需要帮助”。

11月22日,新建村内,一对夫妻骑着三轮车拉着自己的货离开。

11月22日,新建村内,一对夫妻骑着三轮车拉着自己的货离开。

  文|新京报记者王佳慧 赵蕾 实习生黄钰钦

  图|新京报记者彭子洋 编辑|苏晓明

  一场大火,让大兴新建村的拆迁腾退突然加速。短短数日,新建村近乎搬空了。

  这是2017年以来,北京全城进行的“疏解整治促提升”行动。火灾过后,以新建村为起点,北京全市展开了以消防安全为重点的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行动。

  人们携家带口,拖着行李离开,急切地想在短期内,找到安身之所。他们不舍城中村的热闹与低廉的物价;但现实是,脏乱差的环境,消防不过关、存在安全隐患的廉价公寓,亟需整治。

  腾退的消息传播开来,大兴、昌平、通州等多地自发成立互助团体,各尽所能,为这愈加寒冷的冬日,增添了暖意。

  空房子与拾荒人

  走在新建村的街巷中,很难再找到可供吃饭歇脚的餐馆。衣物、女士手提包、五颜六色的布料散落一地,拾荒者在垃圾堆中翻找着住户丢弃的物品。

  街角商铺都已结束甩卖,从未拉严实的铁门帘向内望,空空的货物架东倒西歪。曾经的霓虹招牌,掉出半截电线。

11月22日,新建村内,一家手工作坊已经人去楼空。

11月22日,新建村内,一家手工作坊已经人去楼空。

  “村里连菜市场关了,买个酱油都没地儿去。”一位村里的老住户说,一到天黑,原本通明的街市,已是黑魆魆一片。

  街道上,除了剩余的为数不多搬家的人,就是拾荒的老人们了。

  每到村内两条路交汇处的稍显空旷地带,堆满了匆忙撤离的人们丢弃的物品,遮盖了水泥路。要想通过,必须踩过枕头、被子、纱巾、毛绒玩具和翻倒的鞋子,三五个上了年纪的大爷大妈,弯腰挑拣。

拾荒者在垃圾堆里挑拣已搬离住户丢弃的物品。

拾荒者在垃圾堆里挑拣已搬离住户丢弃的物品。

  两三分钟里,还算完整的脸盆、薄被、床单分拣了出来。旁边站着的一位老人笑着说,“我已经捡过一遍了,也就这些,没有了。”说话间,一条紫色纱巾从垃圾堆底被抽出,拾荒者抖落一下,叠得方正整齐,揣进了兜。

  沿街收家电的三轮车一阵阵吆喝,电扇30元、空调80元、电脑两三百就能收到手。一位收废品的大爷讲,他每天都能收十来件电视、冰箱等家电。还有带不走的小型电动车,“不收都可惜了。”

新建村的街道边,一位老人站在腾退完成的店铺前。

新建村的街道边,一位老人站在腾退完成的店铺前。

  加速的腾退

  新建村要拆迁腾退的消息,早在大火前几个月就在村内流传。在村里生活的人,多少都预料到,搬迁的日子不久将提上日程。

  11月初,村子巷口东侧贴了启动搬迁告知书:拆除工作自11月2日起启动。但看到通知,更多的人还是寄希望于政策规划落实的时间差。

  “总觉得再等等,也许还能熬个一年半载。”杨丽撇撇嘴,没想到一场大火让这场腾退行动突然加速。

  两年前,20岁的她跟随丈夫潘杨来到北京打工。因为潘杨应聘的北京博泽汽车配件有限公司与新建村二村西口仅相隔一条马路。人事部曾告知员工,凡是住在新建村内,将获得房补四五百,不住则补贴车补300元。

  有了住房补贴,杨丽和潘杨住进新建二村350元每月、十几平米的平房内,在村内便能解决衣食住行,花费和小县城相差无几,一个月三千元足矣。

  一年多时间,她卖出300多张手机卡,在中国电信新建村营业厅里当上店长,薪酬提到五千每月。剩下的钱她存着,两个在山西运城老家的孩子快升小学,她备着学费,还筹划着再建一个属于自家的三层小楼。

  人在哪里呆久了都有感情,杨丽喜欢这里的热闹,还没想过离开。但村里人也知道,这里脏乱差的街道环境,消防不过关、存在安全隐患的廉价公寓,亟需整治。

  这是2017年以来,北京全城进行的“疏解整治促提升”行动,位于城乡结合部的众多出租大院被清理拆除。而火灾过后,以新建村为起点,北京全市迅速展开了以消防安全为重点的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行动。

  11月20日,火灾发生的第三天,新建村村内商铺陆续关停,房东要求租户两天内搬家,杨丽辞了工作,开始在附近找房。瀛海县、三间房、小步头等,两天内方圆十公里的地盘被她看了遍,却没遇见一处合适的房子。“房东要求交整一年的房租,不接受朋友合租,或地方太偏远,价格太高,我们都没法租。”杨丽心头上火,眼看着十来个大包小包的行李无处安放,她和潘杨在汽车厂的会议室里打了地铺,暂睡了一晚。

新建村的巷子里一位收旧家电的男子穿梭其中,吆喝着收废旧家电。

新建村的巷子里一位收旧家电的男子穿梭其中,吆喝着收废旧家电。

  冬日里的互助

  人与人之间的互助,为寒冷的冬天增添了暖意。大兴、通州、昌平、丰台等多地都出现了民间公益团体,帮助这些外来务工者搬家、寻找新的住所。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