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时政 > 正文

“嫁”给大熊猫的人金色曲玉怎么得:护崽心急被咬重伤血都快流光

时间:2017-11-25 18:18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嫁”给大熊猫的人

  新华社成都11月25日电 题:“嫁”给大熊猫的人

  新华社记者陈天湖、谢佼、袁秋岳

  11月23日,四川栗子坪。

  笼门拉开,大熊猫“八喜”和“映雪”冲出笼子,一溜烟奔入森林,回归大自然。

  为了这一刻,许多人付出了极大艰辛,甚至鲜血。至今还在医院治疗的韦华就是其中的一位。

  “嫁”给大熊猫的人

  

11月23日,在华西医院上锦病区,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的仫佬族青年研究者韦华在努力伸直右手。他的右手肘关节钙化,左手肌肉力量退化,双手难以打直,左手小指已经萎缩,不能动作也没有知觉。笼门拉开,大熊猫“八喜”和“映雪”冲出笼子,一溜烟奔入森林,回归大自然。为了这一刻,许多人付出了极大艰辛,甚至鲜血。至今还在医院治疗的韦华就是其中的一位。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的仫佬族青年研究者韦华,2016年底意外被大熊猫攻击,一度命悬一线。 “八喜”回归大自然这天,得到此消息的韦华露出欣慰的笑容。 新华社记者谢佼摄

11月23日,在华西医院上锦病区,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的仫佬族青年研究者韦华在努力伸直右手。他的右手肘关节钙化,左手肌肉力量退化,双手难以打直,左手小指已经萎缩,不能动作也没有知觉。笼门拉开,大熊猫“八喜”和“映雪”冲出笼子,一溜烟奔入森林,回归大自然。为了这一刻,许多人付出了极大艰辛,甚至鲜血。至今还在医院治疗的韦华就是其中的一位。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的仫佬族青年研究者韦华,2016年底意外被大熊猫攻击,一度命悬一线。 “八喜”回归大自然这天,得到此消息的韦华露出欣慰的笑容。 新华社记者谢佼摄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的仫佬族青年研究者韦华,2016年底意外被大熊猫攻击,一度命悬一线。

  “八喜”回归大自然这天,得到此消息的韦华露出欣慰的笑容。

  挚爱,促他千里追大熊猫

  “‘八喜’回家了,真的太好了!”韦华激动地说。

  面前的这个男人,虽然全身大的伤情得到了治疗,但他的右手肘关节钙化,左手肌肉力量退化,双手难以打直,左手小指已经萎缩,不能动作也没有知觉……

  “这手指以后就是个摆设了。”韦华说,他的手臂腿部到处是凹陷大伤疤,需要每天缓慢行走,艰难恢复肢体功能。头上有道长长的疤痕——他的头皮曾差点被整个掀了。

  2016年12月,韦华照看的大熊猫“喜妹”在野化培养中,护崽心急,猛地扑倒了他……卧龙耿达镇卫生院医生邱琅泰得到消息后赶紧上山,半路上遇见基地的人正背着韦华下山。邱琅泰一摸,韦华的身体冰凉,伤口血已不多——身体里的血快流光了!幸好韦华体质好,还有意识。

  救护车飞快把他送到都江堰医疗中心。医生二话不说赶紧配血型,先输1000毫升血,然后飞速转到华西医院。

  邱琅泰说:“我从医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这么重的咬伤!这是要命啊!”韦华手腕脚筋被咬断,左手掌几乎被咬掉,手臂和大腿没剩一块好肉……最后共输进4000毫升血液——这差不多是正常人全身的血液量!

  经过抢救,韦华的命保住了。

在华西医院上锦病区,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的仫佬族青年研究者韦华在练习自己喝水(2017年3月8日摄)。笼门拉开,大熊猫“八喜”和“映雪”冲出笼子,一溜烟奔入森林,回归大自然。为了这一刻,许多人付出了极大艰辛,甚至鲜血。至今还在医院治疗的韦华就是其中的一位。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的仫佬族青年研究者韦华,2016年底意外被大熊猫攻击,一度命悬一线。 “八喜”回归大自然这天,得到此消息的韦华露出欣慰的笑容。 新华社记者陈燮摄

在华西医院上锦病区,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的仫佬族青年研究者韦华在练习自己喝水(2017年3月8日摄)。笼门拉开,大熊猫“八喜”和“映雪”冲出笼子,一溜烟奔入森林,回归大自然。为了这一刻,许多人付出了极大艰辛,甚至鲜血。至今还在医院治疗的韦华就是其中的一位。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的仫佬族青年研究者韦华,2016年底意外被大熊猫攻击,一度命悬一线。 “八喜”回归大自然这天,得到此消息的韦华露出欣慰的笑容。 新华社记者陈燮摄

  到现在快一年了,韦华仍未出院。华西医院上锦病区骨科医生段鑫说:“这已经是最好的治疗效果,需要评残疾等级”。

  一般人被咬伤后会有心理阴影,韦华却盼着早一天好起来,继续陪伴大熊猫:“不知道下次见‘喜妹’,它是什么表现?”

  韦华来自我国唯一仫佬族自治县——广西罗城县,是当地小有名气的仫佬族野生动植物保护学硕士。毕业后韦华在桂林有一份稳定的工作,2012年他到大熊猫中心雅安基地,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里。“哪见过这么多大熊猫啊?!”

  回到桂林后,他吃饭走路,眼前都是“滚滚”们的样子,没办法控制自己对大熊猫的喜爱和思念。经过一年考虑,韦华瞒着家人,辞去了工作,到四川,当上一名普通熊猫科研者。

  父母唯有苦笑,由他去了:“这个儿子,是‘嫁’给大熊猫了!”

  纯爱,使他淡泊名利

  韦华兴冲冲到雅安,投入大熊猫保护工作。

  大熊猫中心雅安基地安排他从最基础工作干起。于是,他与同事每天一丝不苟地搞卫生、收拾大堆大堆的熊猫粪便、喂食……干着脏活累活,他却笑嘻嘻的,乐在其中。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