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时政 > 正文

李克强论文指导老我的爱蝴蝶夫人师:曾当着温家宝的面争论问题

时间:2017-11-15 22:15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原标题:李克强硕士论文指导老师的几个故事

  11月15日,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官网临时“改版”,整个页面只有黑白两色。

李克强论文指导老我的爱蝴蝶夫人师:曾当着温家宝的面争论问题

  当天,该学院发布讣告:著名经济学家、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萧灼基于11月14日深夜逝世,享年84岁。

李克强论文指导老我的爱蝴蝶夫人师:曾当着温家宝的面争论问题

  “政事儿News”(微信ID:zsenews)注意到,2003年企业管理出版社曾出版《中国高层经济智囊》,回顾了建国后,马寅初、孙冶方、吴敬琏、厉以宁、董辅礽等经济学家对中国经济发展所作出的贡献,其中就有萧灼基,评价他是“燕园里的中国经济预测家”。

  据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发布的简历显示,萧灼基1933年12月生于广东省汕头市,1953年9月考入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政治经济学专业,因品学兼优于三年级就被推荐读政治经济学专业研究生,师从我国著名经济学家宋涛教授。

  1959年研究生毕业后,萧灼基分配到北京大学经济系任助教,1979年6月晋升为讲师,1980年12月晋升为副教授,1985年9月晋升为教授,1986年7月被评为博士生导师,1992年开始享受国务院有突出贡献专家津贴。

  萧灼基是我国最早研究和主张商品经济、市场经济的专家之一,长期活跃在经济理论界的最前沿。

萧灼基教授在著述

萧灼基教授在著述

  早在1981年,萧灼基就在国内学术界最早提出国有企业所有权(经营权)两权分离的理论,因此获得了首届孙冶方经济学奖,首届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金三角奖”等多项奖励。1989年,他提出了有计划商品经济本质上是商品经济,必须突破劳动力和国有企业不是商品的理论;1991年,他提出《商品经济就是市场经济》,并对市场经济的特征、功能作了详尽的论述。

  萧灼基还是我国最早研究证券市场的专家和理论先锋。他曾主编500余万字的《中国证券全书》,是迄今为止有关证券市场最全面系统的工具书;主持过国家重点研究课题《股份经济研究》、《证券市场研究》等。他经常发表对股市的观点,在国民中颇有影响,因此被称为“萧股市”。接受采访时他曾表示,“萧股市”这个绰号,还不错。

  上述这些理论观点、著作对我国改革做出了前瞻性的贡献。不过,也曾引起争议。

李克强论文指导老我的爱蝴蝶夫人师:曾当着温家宝的面争论问题

  萧灼基在发表于2012年的一篇回忆文章中自述,1981年提出“国有企业所有权(经营权)两权分离”时,在当时是十分敏感大胆的见解。“论文由《光明日报》以文摘的形式转载后,立即引起了社会上和有关部门的重视。那时一个权威内部刊物以《一个值得注意的理论动向》为题发表论文的摘要。社会上传说某位权威人士点名批评了论文的观点,不少好心的朋友对我十分关切”。

  这篇回忆文章中,萧灼基还提到,已故著名经济学家董辅礽曾亲题条幅赠与他,“有是非之辩,无名利之争”,评价他对于学术争论的态度。文中披露,他曾与著名经济学家孙冶方有过争论。

  “1980年2月,我在《人民日报》发表《教育也是生产部门》的论文,在社会上引起较大反响”,萧灼基自述:著名经济学家于光远教授赞同我的观点,另一位著名经济学家孙冶方教授反对我的观点,并公开著文对我点名批评。受到一位权威经济学家的点名批评,当时在学术界和社会上影响非同小可,不少人为我担忧。

  萧灼基自述:1981年9月,在大连市举行的全国经团联成立大会上,有的同志为我鸣不平,认为大经济学家不应对我这个无名之辈点名批评,因为这将使我遭受很大压力。孙冶方教授听到这种议论,也感到不安,会议期间曾见我说“原来你这么年轻,我还以为是位老学者”,并十分善意地问我会不会由于他的文章受到批评,会不会有思想压力?我明确告诉孙冶方教授,“我在北大没有受到任何压力,因为这是学术问题。在学术问题上发表不同意见是正常的,具有科学、民主精神的北大是不会对发表创新见解的同志施加压力的。”孙冶方教授听了非常高兴,如释重负地说,“那就很好,那就很好。”

  据《证券时报》报道,萧灼基还曾当着温家宝的面,跟吴敬琏、林毅夫争论问题。

  据报道:2004年全国两会期间,时任总理温家宝参加全国政协经济界和农业界联组讨论会。会上作主题发言的10位政协委员中有三位经济学家,吴敬琏、萧灼基和林毅夫。萧灼基和林毅夫谈的都是宏观经济问题,但他们对宏观经济得出的结论完全相反。

  林毅夫提出,2003年国民经济突然出现增长加速原因在于,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突然从1998年至2002年间平均11.8%提高到了28.4%,认为局部投资过热需要及时治理。

  萧灼基提出,“去年中国经济的增长是合理的、正常的,总体上不存在过热的问题。”

  吴敬琏的观点则与林毅夫基本一致,“我赞同林毅夫的判断,我相信我们的判断是对的,中国经济存在过热问题。”

  “政事儿News”(微信ID:zsenews)注意到,萧灼基担任过多个社会职务,曾任北京、云南、吉林等省市的政府专家顾问、咨询委员,以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治经济委员会委员、北京市场经济研究所所长等。

  不过,担任这些职务的同时,萧灼基一直在北大经济学院任教,任教经历长达50多年。

  萧灼基曾自述说,1986年他成为第一批博士生导师时,下决心为国家培养20个博士。这个目标实现之后,他又给自己加码,要培养30名博士。可到退休时,到底培养了多少学生,自己也很难计算清楚。“他们有的己成为教授、博士生导师;有的在党政军部门担任重要领导职务;有的已成为事业有成的金融家、企业家等。我时常说,我是最富有的,因为我拥有最富有的职业,我有这么多优秀的学生。”

  “政事儿News”(微信ID:zsenews)注意到,萧灼基是李克强总理的硕士论文指导老师。1988年李克强以《农村工业化:结构转换中的选择》一文获得经济学硕士学位,论文正由萧灼基指导。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