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时政 > 正文

被叫停的安徽歙县警探姐妹花之引渡祠堂拍卖:“异地保护”之争

时间:2017-10-10 17:12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8月30日,安徽省黄山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的网站上,一则转让歙县坑口乡阳坑村王氏宗祠的部分旧材料和构建的公告引发争议。尽管拍卖随即被叫停,但古徽州地区众多祠堂能否保留、修复甚至使用,背后是一个乡土社会重建的多重困境。 

  记者 / 刘畅   摄影 / 张建平

  祠堂渐凋零

  “如果祠堂能修,我出一万!”歙县坑口乡阳坑村79岁的王大爷得知本族祠堂还有救,当即立下豪言。

  坑口乡坐落在安徽省黄山市歙县南部,毗邻新安江。古时,歙县是徽州府治所在地,新安江顺流而下是杭州,此处地理位置优越。本地有两个宗族,一为王氏,一为姜氏。王氏家族到此繁衍,迁入距河岸六七公里的山中定居,成为阳坑村的村民。他们做木材和茶叶的生意,清朝时修建了如今这座濒临倒塌的宗祠。宗祠正面的五凤楼飞檐朝天,三进五开间,是一座典型的徽派砖木建筑。而姜氏家族来此地稍晚,世代为王氏家族的佃仆,种田、木工是他们的活计。清末民初,主家衰落,王氏宗祠旁的36间房子烧毁,姜氏子孙到后山自搬木料,建自家祠堂,但门楼比主家矮一截,体量也小不少。

安徽歙县坑口乡阳坑村王氏祠堂

安徽歙县坑口乡阳坑村王氏祠堂

  王大爷对早年的宗族生活仍有些印象。他告诉本刊记者,直到解放初,族长都在祠堂中管理村内大小事务;逢年过节,村民也在其中举办仪式。他十二三岁时,就曾参加过一次祠堂里的仪式。那年大年三十,全村开始装点祠堂。除了挂春联,村民敲锣打鼓把一世祖的像从族长家挂进祠堂。是夜,祠堂点长明灯。第二天一早,村中所有男丁排队到祠堂集合。“族长站中间,村里最有文化的里生站两侧,先念祖宗的名字,然后‘认大小’,读男丁的名字,排辈分。”王老爷子回忆得津津有味,“然后族长为族人分发祠堂饼,有月饼大小,我曾得过两个。”

  “土改”后,宗族解体,祠堂收归村集体所有。但它并未荒废,改为学校,姜氏和王氏的后代都在此上学。村中的姜老爷子记得,1975年时,他的表哥操起姜氏木匠的本行,曾将五凤楼翻修过一次。“文革”结束,村里实行“包产到户”政策,学校从祠堂撤出,改做私人茶场。直至2001年,茶场的生意运营不下去,复撤出,王氏宗祠的大门自此紧闭。而姜老爷子告诉本刊记者,“2004年的时候,我和隔壁的人合伙,把茶场搬到我们的祠堂里,在祠堂正门盖了间小房”。门楼被遮,姜氏祠堂自此不见全貌。

  王氏宗祠关闭之初,仍有退休老书记带人修补、看护,建筑结构尚完好。待老书记去世,祠堂彻底无人看管。2010年以后,祠堂开始倒塌。“一刮大风,自己就倒了。”王老爷子回想当年的场景时说,“没过多久,中进、后进全部倒塌。梁塌下来,享堂裸露的地面上甚至冒出两棵碗口粗的树来。”两年前,上一任书记把中堂和后堂的构件卖了4000块钱。他本身也是王家后人,但村中100多户王氏村民毫无办法。王氏宗祠开始倾颓之时,姜氏祠堂的茶场也停了。几米之隔,相同的命运重演。今年,姜氏祠堂内部也已坍塌。

王氏后人在已成废墟的王氏祠堂前

王氏后人在已成废墟的王氏祠堂前

  衰颓之状势不可挡。如今,王氏宗祠前进的五凤楼后檐局部倒塌,门楼前堆满柴火,上面放着用硬纸板做的警示牌,写道,“注意安全,远离危房”。整个祠堂大部分墙体倒塌,剩余前进墙体也岌岌可危。祠堂内部长满一人多高的杂草和灌木,损坏的构件散落其中,蝴蝶飞舞其间。因修复难度太大,为避免墙倒伤人,且倒塌后文物损失更会大,乡政府考虑“异地保护”。据歙县文物局介绍,乡政府按照规定流程,首先召开村民大会,之后向财政局报告,申请转让王氏宗祠地上已拆除的尚存材料,及未拆除的旧材料、构件的产权。财政局报文物局,两方批准后,乡政府寻找中介估价。8月30日,乡政府在黄山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网站上发布转让公告,竞买底价9万余元,并规定参与竞买资格的人必须为歙县境内的企业或个人。

  长期关注徽州古建筑的摄影师张建平得知此事后,立刻给歙县文物局局长打了个电话。“我跟他们说,如果开此先例,县内没有倒塌的祠堂也都会濒临被拆除、转卖的境地。现在祠堂虽破败,但尚有补救、留存的可能,若全部拆除,未来绝无再恢复的希望,徽州大量未收入保护名录的祠堂将面临灭顶之灾。”9月2日,他又将此事诉诸微博,引来众多媒体关注。张建平告诉本刊记者,他这30多年来,一直在与徽派古建筑打交道。1998年,他还曾到阳坑来过,坐着拖拉机进村,没地方住,拍了几张照片就走了。2000年以来,各地祠堂坍塌加速,他曾做过许多呼吁,在当地有一定影响力。

老人指着藏在王氏祠堂里的石鼓

老人指着藏在王氏祠堂里的石鼓

  9月5日,歙县文物局局长与财政局官员一同到现场考察,认为具有保存价值,若拆除转卖,无法保证文物构件定能留在本县,向张建平口头承诺,政府将叫停拍卖。接下来的两天,张建平两次赶往阳坑村实地调研,询问村民祠堂历史,航拍祠堂全貌。调研中,他发现姜氏祠堂的存在,依据门楼的高低,他判断此处是主家祠堂和客家祠堂并置的罕见样本,能够反映当时的佃仆制度,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9月8日,拍卖正式叫停,黄山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发布终止转让的公告。本刊多次尝试联系乡政府,未得回复。歙县文物局告知本刊记者,他们正在征求专家意见,制订保护方案。

  “异地保护”的前车之鉴

  王氏宗祠并不是孤例。9月底,本刊记者随张建平前往阳坑村,沿途经过同属坑口乡的瀹潭村。该村在新安江旁,沿江的村路旁建有亭子、花坛,是新安江山水画廊景区的一部分。每到春季,遍野的梅花、青翠的山水、黑瓦白墙的古村落吸引游客前来。然而,只要稍微深入村中,便随处可见明清民居的废墟。这里也有祠堂,新中国成立前有十几座,现仅有三座没有全倒,记者随村民寻访其中仍有遗迹的一处方姓祠堂。这座清代祠堂也没有列入文物保护名录,较王氏宗祠损毁得轻些。墙未塌,门楼较完整。祠堂内杂草繁茂,掉落的水磨砖和构件堆在地上,有人出钱想买,村民没有同意。“如果转卖通过,这些构件肯定留不住。”张建平向记者解释道,“在坑口乡,随便一个村都是这样。全县的情况可想而知。”

  歙县文保股的鲍股长证实了张建平的说法,他告诉本刊记者:“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后,文物保护名录收录歙县祠堂269座,随着本县文物工作者每年的巡查,实际现存祠堂300余座,许多都像王氏宗祠一样。”

保存完好的五凤楼

保存完好的五凤楼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