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时政 > 正文

苍蝇的体格、老虎的攒书胃口 “小官”如何“大贪”?

时间:2017-09-17 15:13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苍蝇的体格,老虎的胃口

  堵住“小官”通向“大贪”的“滑梯”

  一死人,崔永强就能捞钱。

 

  “每火化一具遗体,殡葬公司从治丧补助费中给他100元提成。”

  “每销售一座公墓,殡葬公司按售价的1%、2%、3%给他返利。”

  ……

  在贵州省沿河县,殡葬管理局被看成清水衙门,但担任该局副局长的崔永强一直在悄悄地蚀、偷偷地腐。

  2012年10月至2015年7月,崔永强大肆从死人身上捞钱。2017年7月,崔永强被沿河县纪委作为“小官大贪”典型案例通报曝光。

  中央纪委七次全会工作报告强调,加大对“小官大贪”、侵吞挪用、克扣强占等侵害群众利益问题查处力度,对那些胆敢向扶贫等民生款物伸手的要坚决查处。

  “小官”是怎样“大贪”的?

  “小官大贪”案曝光后每每刷新公众预期。人们难以想象,一个个“小官”何以能贪那么多!论级别,在家中被搜出1.2亿元现金的北戴河供水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不过副处级,伙同他人侵吞9400万元公款的江西省鄱阳县财政局李华波也只是一个股长。

  他们工作岗位的“含金量”却不容小觑。“水老虎”马超群有句狂言:“不给钱不通水,给少了就断水”。至于李华波,更是一度掌管鄱阳县财政局每年一亿元左右财政资金的使用。

  “巨贪的‘小官’,大多岗位关键、权力特殊,还有就是长期身处一个岗位,对所负责领域十分了解。”海南省澄迈县纪委潘丽珠说。

  广西“小官”丘朝阳就是典型。不久前,这位女科长因所敛钱财超过很多落马省部级官员而受到关注。她的“敛财术”说来并不高深,就是将虚开的发票混入正常公务开支产生的发票一同报账,持续8年非法套取3680多万元公款。

  据南宁市纪委有关干部分析,丘朝阳能“养大”,主要因为她多年担任南宁高新区管委会接待办主任,升任办公室副主任后仍分管接待办,长期处于关键岗位,尽管级别不高,但掌握的权力相当集中。

  小官大贪者,有的是“一口气吃成胖子”,如西安市雁塔区丈八街道东滩社区原主任于凡,其单笔受贿额最高达5000万元,但更多还是靠多次、长期蚕食。

  “小官手中的权力往往不能直接进行‘大宗’权钱交易,他们多是利用职务之便主动伸手,这种‘小额’贪腐不易暴露,但蚂蚁搬家,日积月累,一旦被查,就是大贪。”海南省昌江县纪委漆振兴说。

  在湖南益阳,就有一条“蚕食虫”——桃江县桃花江镇财政所副所长陈刚。他靠截留惠农补贴“发财”,手法隐蔽,单笔“拔毛”金额小,数额最小的只有2角7分。2014年4月至2015年12月,他先后在2万余名农户身上“拔毛”,前前后后6万多次,蚕食金额累计达77万余元,“蝇贪”摇身一变成“象贪”。

  类似的,还有海南省昌江县教育局原局长符军。2011年至2014年,他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505万元,后其主动退赃款项竟高达721万元。因权钱交易次数太多,符军已记不清其中226万元贿赂款的来源!

  “贪欲的雪球越滚越大,是因为有让他滚大的环境”

  一些腐败分子警觉性高,作案手段隐秘,贪到巨款后藏而不露,客观上降低了暴露的风险,增加了监管的困难。比如于凡,他通过变更所办企业股东、伪造借款协议等方式掩盖贪腐事实,可谓机关算尽;比如符军,他将私下收受的贿赂全部寄存在弟弟家中,全家日常开支毫无奢华迹象,自己平日里俨然一副业务精湛、待人谦和的教育局局长形象……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这些腐败分子就毫无破绽。关键的问题是,在一些单位,制度漏洞大得连牛都穿得过,更别提小苍蝇了!

  “小官能钻到空子,贪欲的雪球越滚越大,主要还是因为有让他滚大的环境。”海南省万宁市纪委黎德智说。

  丘朝阳套取公款赤裸裸,就有她所在单位的“神助攻”:审了发票的真假,却从未审过公务接待的真假;报账的钱违规转到了丘朝阳的个人账户,而不是直接转给了商家;没有认真把关,领导就签字同意报销……丘朝阳案发后,南宁市高新区党工委原书记黄润斌,高新区管委会财政局原副局长、结算中心原主任王启庆等人也都受到处理。

  还有更“离谱”的。

  海南一会计挪用公款376多万元,被挪单位达5家以上,直至案发仍浑然未觉!这个名叫李蕖的会计在空白支票上偷盖单位公章和领导私章,虚填金额,套出单位公款。被套单位包括县卫生局、扶贫办、彩票部、海尾镇中心学校、石碌镇学校等。在对专户资金管理上,这些单位既没有委托过他人,也没有与李蕖对过账,对她平时不做报表等行为也从不过问。可以说,正是他们的玩忽职守,导致李蕖套取公款如探囊取物。

  浙江省台州市枫山村出纳姚巧巧为满足本人及情人挥霍需求,挪用村集体资金达388万余元。月底银行要出对账单,她的情人就用PS技术篡改对账单蒙混过关。纪委查处时发现,该村财务管理存在严重漏洞,缺乏有效监督机制。

  “监督缺位,管理混乱,决策财务人事制度不健全,工作程序不规范,长此以往,贪欲就成了一匹脱缰的野马。”海南省万宁市纪委黎德智说。

  堵住“小官”通向“大贪”的“滑梯”

  北京加强“小官大贪”查处力度,广东集中整治“小官大贪”,湖南长沙通报6起基层“小官大贪”典型案例……一段时间以来,各级纪检机关落实中央纪委全会要求,采取一系列举措,严查“小官大贪”问题。

  针对已查处案件暴露出的问题,纪检机关还不断改进方式方法,把监督执纪问责做深做细做实。

  今年4月,湖南省浏阳市文光村党支部委员兼报账员陈德辉被立案审查。一度颇有口碑,如今贪腐被查,陈德辉的堕落,始于一次“贪小”的得逞。

  据执纪人员透露,自从在村环卫支出项目中私造2000多元工资费用得手后,他“贪小”的毛病开始膨胀。一次,他贪占小额资金暴露,仅被内部纠正,未受任何处分,组织上甚至一句“重话”都没给他。2014年至2016年,陈德辉利用报账员职务之便,虚构苗木、水泥及运输发票,共计侵占集体资金45万余元。

  “许多案例显示,‘小官大贪’违纪初期是有迹象的,但往往无人监管,直到‘大贪’才介入打击。”浏阳市纪委吴小丰分析认为,“小官”不易成为重点监督对象,往往被忽略,要避免“纵蝇成虎”,必须层层落实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从紧盯重要岗位到覆盖全体党员,用好监督执纪“四种形态”,加大日常监督力度,堵住小官通向大贪的“滑梯”。

  高压惩贪可减少腐败存量,对基层而言,担起管党治党责任,堵塞制度漏洞,同样迫在眉睫。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