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时政 > 正文

农民纪录片拍摄者警探姐妹花之引渡:我就是只脖子上挂着DV的鸡

时间:2017-09-14 23:32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原标题: 农民纪录片拍摄者张焕财:我就是一只脖子上挂着DV的“鸡” 

  张焕财说自己不是一只安分的“鸡”。写作、拍摄,这些看起来“与农民身份不符”的事情,已经闯入他的生活30年,并硬生生的将他的生活撕裂成两个世界。一个世界是诗意的,是关于创作与梦想的;另一个世界是坚硬的,是关于荷包与活路的。

张焕财在田间拍摄。受访者供图

张焕财在田间拍摄。受访者供图

  画面里的都是农民,一群一伙的,农民在唠嗑,农民在嗑瓜子,农民在吵架……

  8月25日,一部名为《西万公司》的纪录片在西安一家影像沙龙上映。晃动的镜头、嘈杂的噪音,半身的人像,大量重复性的画面,放映结束时,“掌声还算热烈”。

  57岁的关中农民张焕财是这部片子的拍摄者,这部片子他拍了六年,聚焦的是西安的人市(即农民到城里聚集揽活儿的场所)。

  “农民好像麻雀,你看不出来这只麻雀和那只麻雀有啥子不一样。城里人看人市,觉得农民每天都在那儿闲坐着,一整天打牌的、打闹的,实际上有的人揽着活儿就走了,有的人干活儿干累了、没活儿干了就回来了,每天是不同的麻雀在循环转来转去。”

  张焕财喜欢用这样的比喻,他说人市的农民像麻雀,他说农民像刨食的鸡。必须每天刨食吃,并且只有勤快的“刨食”或者会动脑子,才能成为比一般农民日子过得好的“肥鸡”。

  张焕财说自己不是一只安分的“鸡”。写作、拍摄,这些看起来“与农民身份不符”的事情,已经闯入他的生活30年,并硬生生的将他的生活撕裂成两个世界。一个世界是诗意的,是他说起来滔滔不绝的,是关于创作与梦想的;另一个世界是坚硬的,是他不愿多提的,是关于荷包与活路的。

  “他就是在做白日梦”,他的婆姨(陕西话的“媳妇”)齐慧芳说,“我就想我们一天扎扎实实的挣点钱,替娃把媳妇儿寻上。”

  “我是一只脖子上挂着DV的鸡。除了刨食之外,还梦想着高雅的文学和DV。” 张焕财说,不肯放弃梦想,他就必然不可能成为“肥鸡”。“但我的‘鸡伙伴’们是认同我的,因为从来没有一只鸡象我这样亲密的、忠实的、常年给他们纪录吃喝拉撒、喜怒哀乐。”

张焕财和妻子齐慧芳。

张焕财和妻子齐慧芳。

  “西万公司”

  打眼一看,人市里农民的样貌几乎没啥子分别,通通的皮肤黑粗,衣着土气,肚子上有圈赘肉。女人把头发在脑后随意一挽,穿那种路边摊常见的碎花上衣;男人则一律是深色衬衫T恤,沾着泥巴渍的深绿色军鞋。

  把张焕财丢进人市里,你绝不可能很快找到他,平头,肤黑,小肚腩,他就是人市的一员。

  1998年开始,陕西省蓝田县史家寨村民张焕财跟着村里人来西安打工,初识“人市”。他听村里老人讲,解放前西安就有人市,来城里揽活儿的农民聚在东南西北四个城门洞子底下,建国后随着农村集体化而绝迹。

  改革开放后,人又开始聚集,“南门聚集了蓝田、长安和周至、户县的人,北门人市则是泾阳、三原、高陵、蒲城的,东门人市以来自灞桥、临潼、渭南的为主,西门人市则是咸阳、礼泉、乾县的。”

  西万路人市则是随着城市的建设形成的,张焕财说,人市影响交通和市容,屡遭城管驱散,后来就挪到了文艺路、西万路、太白立交等处。

  没人知道“西万公司”这个名字最初是谁喊起来的。张焕财说,“西万公司”其实是一种农民的自嘲,实际上并没有这么一家公司。城里的正式工人有医保、有节假日、有防暑降温费,老了还有退休金,而农民工啥也没有。“西万公司”一词代表了农民工潜在的心愿,有个单位,“当个公家人,端上铁饭碗”。

  这个词在西万路人市广为流传。农民揽活儿,人家一问,你是哪儿的?农民回答,俺是西万公司的!大家都哈哈一笑,这是个农民梦想中的公司。

  揽活儿,上工,领工钱;揽活儿,上工,领工钱……除了手上的老茧愈发厚实,“西万公司”里的日子似乎每天都在重复。

  秋天里的一件小事触动了张焕财。有个农民工躺在人市的条凳上睡觉,一个“长毛闲人”来了,他“先是把农民工外面的口袋翻了个遍,掏出二元钱、打火机,然后解开民工的外衣纽扣,手伸进里面衣服的口袋,接着再解开贴身衬衣,从衬衣的里口袋里掏出两张十元,一张两元,还有两张一元”,全程旁若无人,每找到一样东西,小偷还给围观的人做鬼脸。

  张焕财想上前制止,却被乡党按住,“他不是一个,跟前还有三个闲人呢,他一喊,至少来十几个,还不把你给打死?”

  几十个农民工就这样围着,看小偷一层一层把熟睡的人的衣服拨开,这时有人说:“你看他,像是医生给人做手术呢!”张焕财一听,太形象了!这狗日的窃贼!要是电视台来把他偷窃的全过程拍下来的话……

  他决定自己拍。

张焕财在拍摄纪录片。

张焕财在拍摄纪录片。

  “他几乎是个最佳人选”

  拍人市之前,张焕财已经拍了许多年的乡村。

  2005年,知名纪录片导演吴文光参与了欧盟和民政部合作的一个村民自治培训项目,他提出找村民来拍纪录片。

  吴文光招募到了10位农民拍摄者,其中就包括张焕财。

  “他几乎是个最佳人选”,吴文光还记得张焕财写的报名信,说自己喜欢文学,喜欢写作,发表过文章反映农民不公平的待遇,“他一直有话要说”,还附上了自己发表文章的复印件。

  张焕财给吴文光最深刻的印象是勤奋。经过简单培训后,每位农民拍摄者带走了一台摄像机和10盘空白录像带,带子能拍10个小时素材,“最后剪出10分钟的短片”。其他人拍了三五盘,张焕财不仅把10盘带子全拍完了,还自己买了20盘。

这些光盘都是张焕财拍摄的纪录片。

这些光盘都是张焕财拍摄的纪录片。

  张焕财拍的是《一次失败的农村选举》,他选了三个村子,“一个富裕的,一个穷的,一个征地搞开发的”,富村和搞开发的村子,好多人争着当村干部,给村里人“每人发一包五块钱的云烟,那时候我们抽大雁塔,三毛钱”,而穷村则“选谁谁不愿意当”。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