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时政 > 正文

莫迪会出席金砖峰僵尸借贷全集会吗?国新办:没信息说他不来(2)

时间:2017-08-28 12:44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张建平(元绍达 摄)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张建平(元绍达 摄)

  张建平: 

  我可以补充两句。“金砖+”代表了发展中国家和转型经济国家,这些国家人均GDP水平跟发达国家比起来差很大一截。比如五个金砖国家当中,最富裕的就是 俄罗斯,他的人均GDP现在2万多美金,像中国是8000多美金,巴西曾经达到过1.2万的水平,但是现在又退回来了,可能也是在1万上下,至于说南非更 低一些,印度是最穷的国家,他的人均GDP只有1760美金,所以这样一种水平,发展中国家好多都是这样的,在发展的过程中其实就面临着非常重要的发展任 务,包括脱贫、工业化、基础设施的改善、参与到全球价值链的合作当中,为自己找到发展的路径。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正视发展的任务,让金砖国家能够在 一起形成这样的机制。但是仅仅靠五个金砖国家也不太够,G20当中我们有G7成员,是代表着发达国家,但同时也有十几个发展中成员。所以,从这个角度来 说,“金砖+”实际上是面向所有的发展中国家是持开放的态度,但是G20发展中经济体是非常重要的、潜在的合作伙伴,我们也欢迎他们能够参加进来。

  在今后的发展过程中,金砖国家之间还有所有的发展中国家之间开展“南南合作”,因为比如中国非常了解其他的发展中国家的发展需求,它的基建改善需求以及 如何改善,中国现在在基础设施、工业化方面包括投资方面,我们都非常有优势,所以我们也非常愿意和其他金砖国家联合起来,能够打造全球供应链的体系、价值 链的体系,让所有的发展中国家能够拥有更多的发展机会,改善基础设施、推动产业链的衔接,这样的话,我们就会逐渐朝更好的方向迈进。

  在 这个过程中,“金砖+”的发展中成员也要坐在一起探讨,在今天刚才张秘书长指的我们全球治理是现代面临着逆全球化的挑战,金砖国家和其他的发展中国家如何 能够站在一起更好的维护、推进全球化的进程,去经济合作的进程,在这个过程中找到发展的动力、找到经济合作和产业合作互补的动力,让彼此都受益,这就是我 们现在面临的艰巨任务。

美联社记者提问(刘健 摄)

美联社记者提问(刘健 摄)

  美联社记者: 

  金砖概念刚刚提出的时候包含了五个快速发展的新兴的经济体,但是现在情况已经有所改变,巴西、俄罗斯、南非都面临着一些经济问题,而中印的关系也存在一些问题。我的问题是基于这些问题,现在金砖的概念是否还可行,是否还能够实现一些成果?谢谢。

  张燕生:   

  刚才我讲到金砖机制十年了,十年是一个什么概念呢?也就是说,我们可以比较一下国际的各种各样的机制,比如G7、G8,也包括不结盟运动等等,我们可以 看到,这些机制有几十年、上百年的时间。因此,金砖机制这十年,有时候我经常在想,如果比喻一个人说100岁,他只有10岁,10岁也就是说还处于发展的 初期。金砖机制就要在发展初期、发展中期和发展晚期,不同的时期解决不同的问题。所以,您刚才讲的非常好,现在金砖的五个国家,像俄罗斯、巴西、南非都遇 到了发展的结构性矛盾。所以,金砖国家有一个很重要的机制,就是要为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探索出一个合作能够发展的途径。因为,俄罗斯、巴西、南非的经济 对大宗商品、对资源能源的依赖性比较强,也就是说发展如何实现结构的多元化,这是发展的问题。这样一来,金砖合作,中国印度与俄罗斯、巴西、南非的合作, 就是要解决发展的结构性矛盾。这个如果能够良好解决,就是人类社会巨大的贡献,我们经济学叫“荷兰病”,所谓“荷兰病”也就只有天然气的资源的发展导致了 一个国家的经济倒退。因此治理“荷兰病”是我们发展中的一个重要问题。

  还有一个问题,中国和印度是两个大国,大国经济的优点是结构比较 多元化,但是大国经济的问题就是如何能够从低收入上升到中等收入,上升到高收入,每一步都有陷阱。低收入的陷阱我们叫低收入的恶性循环,中等收入陷阱就是 很多发展中国家到了中等收入就上不去了,其实高收入也有陷阱,现在发达国家遇到的问题。因此,对于像我们和印度这样的国家,怎么克服低收入陷阱和中等收入 的陷阱,都是我们金砖合作机制需要解决的第二个重要问题。

  第三个重要问题,中国和印度在边境上和发展上都会有一些问题和矛盾,这也是对 我们金砖机制提出了一个非常有价值的问题,就是金砖机制如何能够站位更高,来解决好就是发展中世界怎么能够经营好和平,怎么能够经营好发展,怎么能够经营 好合作,我觉得这个对金砖机制下一步要建立起一个共识和行动,就是今后遇到各种各样的矛盾和问题的时候,金砖机制应当采取什么样的原则、什么样的办法,来 解决各个不同层次的矛盾、冲突和问题。

  张建平:

  其实你的这个问题是代表了一个典型的叫做“金砖褪色论”,这个论调最近这段时间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是我也提醒你,其实金砖的概念恰好是我们美国高盛集 团的经济学家他们提出来的。所以,作为美国的机构现在反倒是在怀疑这个,其实也是不应该的,原因是什么呢?大家会看到金砖国家,尽管巴西、南非和俄罗斯陷 入到了“资源诅咒”当中,但是不要忘了刚才张燕生秘书长提到的在金砖国家目前来说,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也就是增量这块达到了52%。发达国家虽然说在 世界经济当中总量的比重比较大,那是存量,但是要看增量的话,美国和日本现在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要远远低于金砖国家。当然,金砖五个国家联合起来,整个 GDP在最近这十年、占全球的比重,从11%上升到23%,如果再看未来十年或者二十年,这个比重会稳步的不断地提高,而发展中国家的比重、发达国家的比 重会逐渐的下降,从动态的过程来看,金砖国家合作应该说含金量越来越高。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