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时政 > 正文

村官一年挪用公款猪猪侠之猪猪开天宝剑近亿元 曾带打手砍伤公务人员

时间:2017-08-14 09:32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原标题:村支书到底是如何捞到1个亿的?

  说起小官巨贪,小学生都知道什么意思,就是连芝麻官都算不上的小官贪污了很多的钱。日前,黑龙江省纪委通报的近期查处的5起典型案件里,一个比小官还小的“村官”——哈尔滨市南岗区红旗满族乡曙光村原党总支书记兼村委会主任于福祥,涉案金额竟高达2亿多元。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一下子错愕了,等平复心情之后梳理发现,各地类似小官巨贪、巨腐的事情不少。那么,这些人是如何在不起眼的岗位上,将自己手中的权力资源兑换,捞它一个亿的?

  “村官”一年就挪用公款近亿

  一个“村官”,竟然涉案两亿多,他是如何做到的?黑龙江省纪委的通报让人一窥其中的奥秘。

  通报显示,于福祥有两个职务,党总支书记和村委会主任都是他一个人。如通报所说,他将曙光村当做“自留地”和“独立王国”,因为村民自下而上的监督不起作用,自上而下的监督也形同虚设。果不其然,他的表现是,“目无法纪、大肆贪占公款,腐化堕落、极度奢靡”。

  可怕的是,他经手的钱可不少,每一项都是几千万元,随便一弄就是近一个亿。其中,2011年至2012年,仅仅一年左右,就涉嫌挪用公款8520万元,至今仍有4700万元未归还;

  2011年,他又将征地补偿款1080万元以“农民新居”建设资金名义从乡农经中心借出,用于其个人公司的支出;

  2010年至2016年,以个人名义从农经中心借款7850万元;

  2011年,以“白条”支出挪用征地补偿款2000万元,致使征地工作至今无法进行。

  他之所以如此明目张胆将村集体的钱当成自家小金库,还在于他是典型的“村霸”。2010年时,带着20多个闲散人员,将市农电局的4名工人砍伤。更有甚者,他被审查的时候,还来横的,对抗组织审查不说,还恐吓威胁执纪审查人员。

  但也只能是嘴硬了,2017年6月份,他被开除党籍,然后移送司法。

  1.2亿现金68套房子的副处长

  小官巨贪、巨腐成为流行词语,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梳理后认为马超群功不可没。

  2014年,北戴河供水总公司总经理马超群“落马”,在他家里搜出现金人民币约1.2亿元、黄金37公斤、房产手续68套。

△ 纪检机关在马超群家中搜出来的金条等财物

△ 纪检机关在马超群家中搜出来的金条等财物

  落马之前,马超群在北戴河区税务系统浸淫了17年。根据新华社报道,一家大企业在秦皇岛建了一座高级酒店,马超群伸手索贿后嫌少,又一次向酒店索贿数百万,其索贿过程被录音,之后被举报到有关部门,于是东窗事发。

  马超群捞钱的办法很简单,就是利用职务便利,将供水的公共服务,变成自家的一亩三分地,给谁供水不给谁供水,一个人说了算。正因如此,他才能向多家单位和个人索要巨额财物。

  除此之外,他连小钱也不放过,指使公司工作人员,通过虚开发票、虚列临时工工资、虚增工程量等手段,贪污巨额公款。同时,擅自将巨额公款借给他人使用且长期未归还。

  而且,他还懂得狐假虎威。当地干部群众,竟然对他自称的“上面有人”深信不疑,或者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据传,带走马超群时,动用了特警。

  可以这么说,小官巨贪、巨腐一次次冲击人们对贪腐的认知底线时,马超群堪称始作俑者。

  镇长“吃利息”敛财涉案超2亿

  有的人嫌自己捞钱慢,还给自己找个左膀右臂。

  顺义区李桥镇原镇长李丙春,被控涉嫌贪污、挪用公款及受贿,虚构拆迁事实骗政府拆迁款,挪用镇辖村或镇属单位土地补偿款给房地产公司用于营利,帮企业在该镇租赁土地收受好处,涉案金额高达2亿余元。法院于2012年9月判处其死缓。

  在敛财手段上,李丙春和其他小官不一样的是,拼命吃利息。他找了一位刑满释放人员作为他敛财的左膀右臂,之后将李桥镇政府、下辖村的公款转入他们所控制的公司,再借给别家公司,等这些公司归还后,他们才把本金放回公款账户,转手获得的利息全都揣到自己腰包里了。这样无本万利的买卖,李丙春干得不亦乐乎。

  回头来看,他之所以如此胆大妄为,就在于没人监督他,据有关部门人士介绍,只需要他一个批条或者一个电话,就可以动用大额资金。在他这里,民主集中制、财务管理制度形同虚设,这些也让他可以轻易涉案金额超过2亿。

  “拍卖”开发权单笔受贿5000万

  还有的小官,直接把自己掌握的资源明码标价来“拍卖”。

  另一个小官巨腐的典型、西安市雁塔区丈八街道东滩社区原主任于凡,单笔受贿金额超过5000万、涉案总金额高达1.2亿。

  他利用土地开发权为筹码,向开发商提出“进贡”要求,谁同意就给谁。而且,为了获得更多的贿赂,他还和多家开发商洽谈,最后从陕西某公司单拿到了5000万元的巨额好处费,并与之私下签订开发合同。

  于凡不满足于一次性收受开发商的好处费,而是通过各种翻转腾挪,在土地开发建设中谋取最大“利润”。2014年12月,西安市雁塔区纪委开始调查于凡涉嫌违纪违法、严重侵害群众利益的有关问题,他终于落马。

  还有的人,挪用公款,借给商人,最后“鸡飞蛋打”,深陷囹圄。海淀区西北旺镇皇后店村原党支部书记牛玉冲和原村主管会计陈万寿,利用管理本村征地补偿款的便利,在8年时间里将1.1亿多补偿款私自借给商人李化玉用于投资搞项目。李化玉许以高额回报,有时候他们俩利用自己掌握公章,独自做主就将数千万元借出。李化玉拿这些钱买房、建厂房、借给朋友,甚至还支付了子女的抚养费,就是没有还给皇后店村。李化玉的投资经营最终失败,无法偿还这笔巨款。陈万寿、牛玉冲的行为构成挪用资金罪,一审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和4年。

  其实,各地土地开发中,有部分村干部靠集体土地“发家致富”。随着城镇化进程不断加快,很多人也盯上农村集体土地,尤其是城郊村的土地成为心怀不轨者的“唐僧肉”。

  18年掏空了1.5亿集体资产

  2014年5月,安徽省委第五巡视组进驻淮北,这时烈山村数百名群众闻讯而来,举报刘大伟的贪腐问题。刘大伟原来是烈山村小煤矿的矿长,后来成为党委书记。

△ 烈山村原党委书记刘大伟

△ 烈山村原党委书记刘大伟

  省委巡视组将线索移交淮北市纪委、烈山区纪委立案调查,刘大伟闻风出逃美国。2014年8月他潜返回国时被警方抓获。

  刘大伟有一句口头禅,“只要能用钱摆平的事,就不算事”。他是抱团贪腐,亲戚朋友一起“揩油”。刘大伟连同其亲属和有关公职人员共计19人涉嫌犯罪,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经调查,从1996年至2014年,刘大伟伙同亲属及有关公职人员,将烈山村的集体资产用各种手段或侵吞或挪用,涉案金额超过1.5亿元。到他落网时,人们发现村集体的钱已经被他掏空。他落马后,有村民放烟花庆祝。

  更可笑的是,就是这么持续贪腐的人,竟然获得过“爱岗敬业”、“××好人”等称号。

  假文件骗取拆迁补偿款近2亿

  还有人造假骗钱。朝阳区孙河乡康营村原村干部梁达使用虚假的评估报告数据,出具虚假经营文件,骗取政府拆迁补偿款等高达1.89亿元。

  因案发后冻结了 1.9亿赃款,所以没有造成损失,法院对梁达予以轻判,以诈骗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5年。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