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时政 > 正文

新华社万字长文:比思 东方美人中国反贫困斗争的伟大决战

时间:2017-08-14 09:15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重磅!新华每日电讯刊发新华社万字长文:中国反贫困斗争的伟大决战(赠书)

  2017年6月,瑞士日内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35次会议上,中国代表庄严登上发言席,代表全球140多个国家,就共同努力消除贫困发表联合声明。

  这是全球与贫困斗争的历史上,中国人刻下的一座里程碑。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前署长海伦·克拉克说:“中国最贫困人口的脱贫规模举世瞩目,速度之快绝无仅有!”

  久困于穷,冀以小康。

  这是中华民族千年追求的梦想;这是中国共产党人初心不改、前赴后继的百年拼搏;这是党带领人民用短短30多年让7亿多人脱贫,并将在未来3年让4000多万群众走出绝对贫困的伟大决战。

  “我们要立下愚公移山志,咬定目标、苦干实干,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确保到2020年所有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一道迈入全面小康社会。”

  未来1000余日,决战进入倒计时。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正在带领全国各族人民,以非凡的意志和智慧,镌刻出中国反贫困斗争伟大决战的时代画卷。

  第一章 

  这是中国共产党的使命

  只要还有一家一户乃至一个

  没有解决基本生活问题,就不能安之若素

  山西吕梁,中国最贫瘠的土地之一。这里山大沟深,十年九旱,13个县(区、市)中还有10个尚未脱贫。

  上世纪30年代,中国共产党晋绥抗日根据地在此创立。穿越时空80载,几位当年参加对敌斗争的老战士清晰见证,从反侵略、大生产、闹土改,到如今的脱贫攻坚,党带领人民谋幸福的脚步从未停歇。

  2017年6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风尘仆仆来到他们中间。此时,中国反贫困斗争决战鏖战正酣,脱贫攻坚进入重点解决深度贫困问题的阶段。

  吕梁之行,习近平总书记完成了一个心愿——走遍全国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在这里,他发出坚强有力的动员令——“攻克深度贫困堡垒,是打赢脱贫攻坚战必须完成的任务,全党同志务必共同努力。”

2017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到山西考察工作,专程前往吕梁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调研。

2017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到山西考察工作,专程前往吕梁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调研。

  在中华民族近代史上,贫困如影随形:多灾多难、饿殍遍地的记录不绝如缕。尤其是西方列强的欺辱、难以计数的赔款,让中国戴上更为沉重的苦难枷锁。

  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与追求民族独立、人民解放相伴,摆脱贫困落后,成为一代代中国共产党人铭记于心的使命、扛在肩头的责任。

  从土地革命、新中国成立到改革开放,中国共产党历史性铲除了导致中国积贫积弱的制度根源,更不断创新思想和方略,带领中华民族向千年小康梦想奋勇进发。

  不忘初心,风雨兼程。近百年的历史坐标下,中国反贫困斗争使人民生活天翻地覆。

  2012年,党的十八大召开,历史的接力棒传递到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手中。此时,中国反贫困斗争进入新的阶段。

  国际经验表明,当一国贫困人口数占总人口的10%以下时,减贫就进入“最艰难阶段”。2012年,中国这一比例为10.2%。

  非常之阶段,需要非常之谋划、非常之举措。4年多来,习近平总书记花精力最多的是扶贫工作,去的最多的是贫困地区,牵挂最多的是贫困群众。在脱贫攻坚中,他亲自挂帅、亲自出征、亲自督战。

  4年多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脱贫攻坚摆到治国理政突出位置,提出精准扶贫方略,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向着最后的贫困堡垒发起总攻。

2016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在青海省海东市互助土族自治县五十镇班彦村村民吕有金家察看《扶贫手册》,了解扶贫措施落实情况。 新华社记者 兰红光摄

  2016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在青海省海东市互助土族自治县五十镇班彦村村民吕有金家察看《扶贫手册》,了解扶贫措施落实情况。 新华社记者 兰红光摄

  最嘹亮的号角吹响,最艰难的冲锋开始。

  江西井冈山茅坪乡神山村,村干部制作好脱贫攻坚作战图,牢牢钉在墙上。贵州乌蒙山迤那镇五星村,扶贫工作队完成一笔一画绘制的扶贫作战图,小心揣进怀中。

  相隔千里,两份作战图描绘的是不同的山川与村庄,勾画的却是一个个同样醒目的红色标注:那里代表贫困。

  一张巨大的决战图,已迅速在中国大地铺开——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12.8万个贫困村,这是跨越中国中西部广阔版图的主战场;

  “五级书记抓扶贫”,层层立下军令状、责任书,这是指挥高度统一的大会战;19.5万名第一书记驻村,77.5万名干部帮扶,这是不拔穷根绝不撤退的突击队……

  中国共产党执政体系上的各层“链条”全面转动。

  每年脱贫约1000万人,意味着每月脱贫近100万人,每分钟脱贫约20人。这是一场进入读秒时间的决战。

2012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河北省阜平县看望慰问困难群众。这是习近平在龙泉关镇骆驼湾村看望唐荣斌老人一家。新华社记者兰红光摄

  2012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河北省阜平县看望慰问困难群众。这是习近平在龙泉关镇骆驼湾村看望唐荣斌老人一家。新华社记者兰红光摄

  贫有百样,困有千种。只有真正了解有着广阔疆域、苦难历史的中国,才能真正读懂中国反贫困斗争的艰巨。

  一些贫困村、贫困户,连找到都很困难——

  贵州武陵山区腹地,一口刀村,村民田桂花家。

  远远望去,仿佛挂在尖刀的刀背上。举目皆是山,遍地都是石。即使是巴掌大的石缝间,也被栽下一棵玉米苗。家门口的1.5亩水田,是田桂花所在高毛组唯一一块水田,34户村民们轮流耕种。

  石头缝里求生存。村民们世代辛劳,世代贫苦。

  一些贫困千年未解,甚至被认为无解——

  甘肃定西,千沟万壑,旱渴荒凉。“陇中苦瘠甲天下”,100多年前,清朝陕甘总督左宗棠的那声叹息至今仍回荡在历史的长空。

  40多年前,联合国专家来此考察,给出的仍是绝望的评价:“这里不具备人类生存条件”。

  相比于自然条件,另一种贫困则集中于最难改变的思想观念领域——

  云南滇西边陲山区,苦聪人寨子。

  上世纪50年代,解放军从原始森林中找到这个拉祜族支系时,苦聪人一下子从刀耕火种、衣不遮体的原始社会直接进入社会主义社会。千年一瞬的巨变下,苦聪人转变观念仍在路上。

  直到2014年,这里没人好好读过书,绝大多数不会说汉语,全村6岁至14岁的26个儿童全部失学。“让娃读书吧!”帮扶干部黄素媛挨家挨户动员。“娃还要砍草喂猪哩。”村民们难为所动。

  黄素媛给村民们送来一台台34英寸彩电,条件是收了电视的家长得让孩子去上学。终于,村里开始有了第一批学生,老师从教他们洗脸、洗脚开始。孩子们一点点开始汲取知识,家长们也越来越主动送孩子上学……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