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时政 > 正文

解放军报刊发整版明星人生剧场寻人启事 要送这群人“回家”

时间:2017-08-12 08:23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解放军报刊发整版明星人生剧场寻人启事 要送这群人“回家”

  文章一 

  “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会找下去”

  陈永泰老了。

  他今年70岁,身子骨不灵便了,耳也背。好几次打电话联系,他都在为老伴的病四处求医问药。直到不久前,我们终于见到这位连续7年寻找烈士遗属的老先生。

  每当提起进藏先遣连的故事,陈永泰总有说不完的话。1950年8月,进藏先遣连孤军深入藏北阿里。作为进藏先遣连的一员,陈永泰的父亲陈忠义进藏后就音信全无。直到1963年,陈永泰才得知父亲牺牲的消息。

  2009年11月,陈永泰在出席一个纪念活动时,听人说了句:“进藏先遣连其他烈士的家属估计还不知道亲人牺牲的情况。”

  回到家中,陈永泰打开进藏先遣连的纪录片,将片中出现的天水市5个县区12位烈士的名单与1994年版的《甘肃民政志》中的烈士名录进行对照,结果只找到了与烈士“陈洛元”音同字不同的“程罗院”一个人的名字,其余均未找到。

  他通过联系进藏先遣连指导员李子祥了解到,在那个战火连天的岁月里,很多烈士直到牺牲,都没能留下准确的名字和家庭地址。当时进入阿里的后续部队曾派了3名战士给新疆军区报送文件。途中,这些文件全被山洪冲走了,其中就包括进藏先遣连牺牲人员的名单。

  由于战争和部队整编等历史原因,直到1972年,当时还健在的七位进藏先遣连老兵,才以回忆的形式,整理出了一份烈士名单。由于年代久远,这份名单并不完全准确,导致有的烈士家属迟迟没有收到亲人牺牲的消息。

  “一定要给烈士遗属一个交代!”一种强烈的责任感在他心中油然而生。从此,他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寻找进藏先遣连烈士遗属的漫漫征途。

  辗转联系,在南疆军区的帮助下,陈永泰先后找到《进藏英雄先遣连人员名册》、《进藏先遣连在阿里牺牲的人员花名册》。陈永泰依据这两份名册,又与《挺进阿里》、《进藏英雄先遣连》等书籍中出现的烈士名单进行了对照,终于掌握了相对比较准确的进藏先遣连烈士名单。

  烈士刘好学,资料上显示籍贯为甘肃庆县伏家镇刘家庄。陈永泰查遍了甘肃所有县,没有一个叫庆县的,后来他将范围扩大到乡镇,经过反复核对,最终判断庆县应为徽县。然而,仅徽县当地就有3个刘家庄。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陈永泰托人四处打听,终于在2010年5月26日与刘好学的侄子刘建取得联系。

  寻找烈士霍廷俊遗属的过程同样艰难。烈士霍廷俊是甘肃天水人,但名册上没有具体的居住乡村名。而解放初期的天水县包括现在的秦州和麦积两区,有30多个乡镇,人多地广,根本无从找起。

  细心的陈永泰发现,霍廷俊烈士的“霍”姓在天水地区比较稀少。他查资料、翻地图,最后在麦积区找到了三个“霍”姓村子。他就以此为重点,开始逐村走访、排查。

  2011年8月3日,陈永泰在甘谷县大石乡集镇,无意间遇到了一位在这里开书画装裱部的霍亚兵,他是麦积区(原天水县)琥珀乡霍家沟村阴坡8组人。家长里短、互致寒暄,临别时,陈永泰请他帮助打听一下他们村有没有霍廷俊的亲属。

  没想到,当天晚上9点左右,霍亚兵给陈永泰打来电话说:“你委托寻找的霍廷俊,我父亲说可能是我的二太爷……”陈永泰当即向霍亚兵要了他家里的电话号码,并向他父亲了解情况,这才确定了他们的烈士遗属身份,并及时向他们转达了霍廷俊烈士的牺牲情况和安葬地点。

  陈永泰寻找进藏先遣连烈士遗属的行动逐渐为人所知,也越来越多地得到政府、部队、媒体等相关单位的支持,很多社会热心人士也自愿提供帮助。

  经过部队、地方政府以及好心人的共同努力,截至目前,陈永泰已先后跨越了山东、山西、河南等6个省22个市(县),与33名烈士家属取得了联系,另有29名烈士的亲属还没有找到。

  进藏先遣连指导员李子祥在87岁时逝世。临终前,他再三叮嘱陈永泰:要把寻找烈士遗属这件事坚持下去,给烈士一个交代,给烈士亲属一个交代,给历史一个交代!

  每找到一名烈士遗属,就是帮助了一名烈士魂归故里。如今,南疆军区寻找烈士遗属的行动依旧在进行,陈永泰老人寻找烈士遗属的行动依然在持续。他说:“英雄虽然逝去,但不应被遗忘。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会找下去。”

  文章二 

  团 圆

陈永泰的老伴常年卧病在床。要找到进藏先遣连的烈士遗属,需要查阅卷帙浩繁的文献资料。为了方便照顾老伴,他往往把小桌挪到老伴的床头核对各类信息。 陈 明摄

陈永泰的老伴常年卧病在床。要找到进藏先遣连的烈士遗属,需要查阅卷帙浩繁的文献资料。为了方便照顾老伴,他往往把小桌挪到老伴的床头核对各类信息。 陈 明摄

 
   

  寻找,寻找,寻找……

  这个简单的动词,对于70岁的陈永泰而言,将毫无悬念地贯穿一生。

  2010年,在西藏阿里狮泉河烈士陵园,陈永泰终于“见到”自己苦苦寻找的父亲——长眠在阿里高原的烈士陈忠义。

  陈忠义牺牲时,年仅34岁。如今,他的儿子陈永泰已满头白发。那一刻,在这座位于世界之巅的烈士陵园里,这对失散了半个多世纪的父子终于“团圆”。站在烈士陈忠义墓碑前,陈永泰“一下子感觉到好像父亲就把我抱在他的怀里,我在哭、他在哭”。

  白头皓首,阴阳两隔;千里坟茔,无限凄凉。那一天,儿子终于找到了父亲,父亲终于“见到”了儿子。

  团圆,这个寻常人们拈手可得的幸福,在这种特殊的场景中,深深触动着现场每一个人的心弦。

  “共产党最后把他定成好人还是坏人”

  陈忠义1947年当兵。那时,陈永泰还不到半岁。

  征战四方,陈忠义与家里保持联络的主要渠道就是写信。

  1950年8月1日,陈忠义给家里寄来了最后一封信,来信地址是“新疆于田县中国人民解放军独立骑兵师二十三团一连”。

  在那封信里,这位3岁孩子的父亲充满了对光明前景的深深期许:“我们即将开往西藏,解放那里的穷苦老百姓,家里暂时不要给我写回信,去信是收不到的,等我们胜利后再给家里来信。”

  此后,陈忠义便杳无音信,留给家人的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深深思念。

  世事本就艰难,家里缺了陈忠义这个顶梁柱,孤儿寡母的生活更是难上加难。

  陈永泰三、四岁的时候,看到别的小孩子都是爸爸带着玩,便回去问母亲,为什么自己没有爸爸。母亲很认真地说:“你爸爸当兵去了,你等着,他会回来的。”

  “你等着,他会回来的。”这既是陈妈妈对儿子的承诺,也是她给自己的一种鼓励。

  陈永泰家在甘肃甘谷县,十年九旱,粮食常常不够吃。但每当小麦收获,母亲总是先交足公粮。她对年幼的陈永泰说:“那是交给你爸爸打仗吃的。”

  陈永泰的母亲是文盲。为了能找到丈夫陈忠义,她拼力供陈永泰上学读书,希望他长本事了能找到父亲。为了凑学费,她爬到高高的杨树上砍树枝,卖柴换钱……

  极度的贫困未曾压倒孤儿寡母那颗等待的心。

  1962年,陈永泰15岁。一天,他看见母亲一个人在屋里,呆呆看着父亲陈忠义发来的信。这些信,她小心翼翼地收藏了十多年。显然,她又在思念远方的丈夫了。

  目睹此景,懂事的陈永泰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自己的父亲找回来,让全家团圆。决心既定,陈永泰便想到了给国防部写信。没有信纸,没有邮票,陈永泰悄悄把柜子上的铜环拆掉卖钱,最终将寻找父亲的信发了出去。

  后来,陈永泰每到集市,都会到邮局看看有没有回信。1963年10月,他终于收到了一封写着“陈永泰收”的信。这封信,是从南疆军区政治部发来的。

  苦苦找寻,终获回音,激动不已的陈永泰竟一时不敢拆信。犹豫再三,陈永泰终于颤抖着打开了那封信——父亲陈忠义早在进军西藏时,便于藏北扎麻芒堡地区牺牲了。

  噩耗突来,陈永泰伤心不已。苦苦寻找,他没想到日日思念的父亲早已不在人世。

  陈永泰担心母亲得知消息后会悲伤过度,就请乡村医生一同前往家中,再把信念给母亲听。

  陈妈妈非常平静。信件读完后,她只问了一句:“共产党最后把他定成好人还是坏人?”

  陈永泰说:“是好人,是解放西藏的人民功臣。”陈妈妈听了,喃喃地说:“是好人就好,是好人就好……”

  过了一段时间,母亲亲自操办了陈忠义的祭奠仪式。她请人写了一篇很长的祭文,详细地叙述了她把孩子抚养大的过程,诉说了她思念陈忠义的点点滴滴。祭文读完的时候,母亲一下子哭了,一声声抽泣,肝肠寸断。

  13年的等待,终于尘埃落定。陈妈妈用这个仪式,寄托了哀思,同时也给丈夫陈忠义,做了一个圆满的交代。

  1980年,陈永泰的母亲去世。

  最惨烈时,进藏先遣连一天举行了11次葬礼

  自从获悉父亲陈忠义牺牲的消息后,陈永泰便将“阿里”死死地刻在了心底——那里,是父亲生前战斗过的地方,也是他牺牲后的埋葬之地。

  然而,由于种种原因,直到1990年,陈永泰才第一次有了去阿里祭奠的机会。

  但天公不作美,阿里大雪封山。陈永泰不甘心。在乌鲁木齐的一个十字路口,他点燃了自己带来的纸钱。冲着阿里的方向,他忧伤地说:“父亲,由于大雪封山,儿子这一次见不到你了……”

  那次新疆之行,陈永泰见到了一位新疆军区的老首长。当得知陈永泰是进藏先遣连烈士的儿子之后,他动情地拉着陈永泰的手,说起了进藏先遣连的故事: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