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时政 > 正文

涉案2亿 这个非常完美马梓豪村支书有多“霸”?

时间:2017-08-11 21:10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原标题:涉案2亿!这个村支书有多“霸”?

  今天(8月11日),黑龙江省纪委通报了5期起“小官巨贪”的典型案例,其中一则格外发人深省,其批评措辞之严厉,尚不多见:

  这起案件被称为“于福祥案”。于福祥是哈尔滨市南岗区红旗满族乡曙光村原党总支书记兼村委会主任。

  通报上讲:

  作为一名基层党员干部,他把曙光村当作自己的“自留地”和“独立王国”,目无法纪、大肆贪占公款,腐化堕落、极度奢靡,涉案金额达2亿多元。

涉案2亿 这个非常完美马梓豪村支书有多“霸”?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据了解,2011年至2012年,于福祥涉嫌挪用公款8520万元,至今仍有4700万元未归还;2011年,将征地补偿款1080万元以“农民新居”建设资金名义从乡农经中心借出,实际用于其个人开办的公司支出;2010年至2016年,他以个人名义从农经中心借款7850万元;2011年,他以“白条”支出挪用征地补偿款2000万元,致使征地工作至今无法进行。

  2017年6月,于福祥被开除党籍,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小官巨贪是官场腐败现象中特殊的一种现象,贪腐官员级别不算高,却在贪腐程度上达到了“高水平”,且多发于基层腐败官员身上,其危害不亚于“大老虎”。

  中纪委机关报《中国纪检监察报》曾这样评价这些基层腐败现象:他们或身居关键岗位,以权谋私;或利用工程建设,大肆贪墨;或盯着补贴款项,雁过拔毛。他们虽然官职不高,却往往直接损害群众的切身利益,是不折不扣的“硕鼠”。

  在《人民的名义》第一集中,一个掌握土地资源审批的处级干部赵德汉就是小官大贪的典型。

  仅短短四年,一个处长,贪污了两亿三千九百九十九万五百四十元,让人触目惊心。在现实中,赵德汉的原型是魏鹏远,他曾任国家能源局煤炭处处长、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正处级)。魏鹏远为他人在煤炭项目审核、专家评审及煤炭企业承揽工程、催要货款、推销设备等事项上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1亿多元;魏鹏远还有巨额财产明显超过合法收入,不能说明来源。

涉案2亿 这个非常完美马梓豪村支书有多“霸”?

  赵德汉式的贪腐官员情况并不少见。曾任江西省鄱阳县财政局经济建设股股长的李华波,虽然级别很低,但他从2006年开始,他伙同他人逃避财政部门划拨专项资金审批手续,鲸吞9400万元基本建设专户资金,人称“亿元股长”。

  李华波贪了这么多钱,都花到哪里去了呢?鄱阳县检察院办案人员曾先后前往福建厦门、广东珠海等地调查取证。侦查人员发现,李华波通过地下钱庄洗钱后到澳门进行赌博。原来,从2008年4月至2011年1月期间,李华波在澳门赌博,累计投注金额近30亿港元,共输3400余万港元。

  李华波在2011年逃往新加坡,其涉案金额巨大、贪腐问题性质严重,李华波成为“红色通缉令”上的“二号人物”,成为海外追赃的重点对象。

  2015年伊始,李华波案有了突破性进展。“海运仓内参”(ID:hycplb)留意到,在坊间叙述里,有一个关键点被反复提到:“对李华波的成功劝返,促使其妻子徐爱红回国是关键。”据了解,徐爱红最初辩称其对李华波作案并不知情,她是无辜的,没有涉嫌犯罪。其后,经过监察机构的规劝,徐爱红主动打电话给肖连华要求谈回国事宜,并写下自首书,还表示将劝说丈夫李华波自首。

  李华波后来回忆称:“终于回国了,感到踏实了。出逃这四年,我一直惶恐不安,夜不能寐,总梦见自己被抓进牢房里。别人出国是旅游,我做了亏心事,出了国也提心吊胆。去年我的父亲去世,我也没能回来尽孝,觉得很对不住家人。我对自己犯下的罪行供认不讳,非常悔恨。我愿意回国接受调查,早日交代清楚自己的罪行,改过自新。”

  前面说到,小官巨贪多发于基层,在村委书记这样的职位上,也有人贪腐金额超过亿元。

  比如曾任安徽省淮北市烈山村原党委书记的刘大伟,任职10余年间,他将村集体资产通过各种渠道转移、侵吞,变为私有,涉案金额高达1.5亿元。

  2014年8月,出逃美国的刘大伟在偷偷回国时被警方抓获。经法院审理,他七宗罪名加身,牵出连带犯罪人员19人,其中还包括多位“保护伞”。令人惊愕的是,即便在调查期间,刘大伟面对镜头,依然是诡辩闪躲,推卸否认,他对自己的犯罪事实毫无悔意。

涉案2亿 这个非常完美马梓豪村支书有多“霸”?

  小官大贪的另一个特点是容易产生集体性腐败,这也是基层治理腐败问题的难题之一。因为在一个特定区域里,如果廉洁的风气没有得到贯彻,法治没有得到落实,一些领导岗位上的贪腐者容易连带其他人卷入利益的勾连中,而缺乏有限监督的空间中,权力甚至会成为某些违纪官员行为的“保护伞”。

  比如,曾任山东省淄博市教育局原局长的张洪亮,可谓“一人当官,全家腐败”。据淄博市纪委相关负责人介绍,张洪亮案是淄博市纪委、市检察院有史以来查办的“职务级别最高、涉案数额最大”的一起领导干部“大案、要案”,性质严重,情节恶劣。

  张洪亮不仅对行贿来者不拒,还主动索贿。在所得的864万余元贿款中,索贿达166万多元。某房地产开发商在给其减免几十万元房款后,他仍不满足,又向这个开发商索要了一套房产。有一次,有个行贿人向他行贿,他掂了掂装钱的信封,不屑地扔回给当事人,说:“你再添两个钱,送给别人吧!”

  经查,张洪亮的妻子、女儿伙同张洪亮收受贿赂达255万余元,占张洪亮受贿案值近三分之一。他的妻子借他的职权帮助别人安排工作,为房地产商和教学仪器供应商等谋取利益,伙同张洪亮收受和索要汽车、房产、现金等贿赂235万多元。最后,妻子因犯受贿罪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还有一些人利用所在岗位上的特权,谋取不正当利益。比如,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丈八街道东滩社区原主任于凡,在东滩社区开发建设过程中,利用职务便利,在确定开发商、签订开发合同等环节,向开发商索要好处费5000万元用于个人生意投资和生活花费。

  他以“打价格差”等方式通过承揽土方、砂石、地材等工程项目获取非法利益,总涉案金额上亿元。2015年3月,经雁塔区纪委研究,决定给予于凡开除党籍处分,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