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时政 > 正文

九寨沟村寨组敢死谢家乔队:不忍将死者丢下 拉回村寨

时间:2017-08-10 00:10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原标题:九寨沟的九个生死故事

  这里有世界上最美的风景,也有被地震雕刻出来的表情。

九寨沟村寨组敢死谢家乔队:不忍将死者丢下 拉回村寨

  8月8日21时19分,四川阿坝州九寨沟县附近发生7.0级地震,目前已造成19人死亡,217人受伤(重伤28人),31500名游客被转移到安全地带。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8月8日21点19分,四川九寨沟地动山摇。

  漳扎、甘海子、千古情、天堂洲际酒店,这些从前只在游记里提到的名字,出现在了新闻头条。7.0级地震,震源深度20公里。人们刷着微博和朋友圈祈祷平安。

  阿坝州政府应急办消息,截止到18点,已经造成19人遇难,263人受伤。

  来自九寨沟景区官方数据显示,8月以来,九寨沟迎来今年最火爆的旺季,游客直逼每日4.1万人次的最高限制。

  九寨沟的火花海散发着五彩光。灾难像只手,掠过之处,生死两隔。

旅游大巴被巨石砸中。

  [大巴]

  她死了,同在一辆大巴车上的戴连光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他只知道,这位来自南充的中年女性,和她的女儿、外孙女一起旅游,笑得很满足。

  “她胖胖的,话不多”,同在一辆旅游大巴的缘分太浅,戴连光有点记不清对方是长发还是短发。

  地震前九个小时,他们一起吃了一顿团体餐,土豆、红苕粉、回锅肉、番茄炒蛋,很多人没吃饱。

  21时19分,这辆车牌号为65101的旅游大巴正行驶在九寨沟开往若尔盖大草原的路上,戴连光记得,月亮很圆,大巴像一只巨大的摇篮,里面盛着许多人静谧酣甜的梦。

  第一声响来自前方,一块直径约80公分的落石砸中了前面行驶的黑色轿车,“轰隆”一声,大家都惊醒了。

  一句话不到的功夫,大巴车后的小轿车也被砸了。

  来不及反应,一块直径约两米的大石头直接砸中了大巴车中部。没有时间留给恐慌,大家从一块被砸碎的玻璃洞口爬出来,清点人数,少了4个。

  借着月光,大家点亮手机,徒手救出了两位乘客,没有人有心思庆祝,“心里都很重”。

  消防队员很快赶到了,那位胖胖的女士,是被压的最严重的一位,尽管她的女儿一直哭喊“救救我妈”,人还是没了。

  戴连光觉得可惜:本来这个时间应该到了藏家,就因为堵车晚了一点,唉。

【卡门】

  [卡门]

  翁清玮坐在倒塌的围墙边,紧紧捏着女儿的手,一遍遍摩挲。两个月后,这双手本应去参加钢琴考级,他听老师说,女儿“起码得8级”。

  8日晚9时19分,四川九寨沟县发生7.0级地震,死亡者名单中,有温州泰顺籍商人翁清玮的女儿,今年10岁的翁钰晗。

  暑假前,翁钰晗告诉翁清玮,学校布置的暑假作业中,要求完成一篇游记。翁清玮合计了一下,从温州来四川20多年,很少出门旅游,今年“要带女儿出去转一转”。

  “今年四川都热,九寨沟比较凉快。”翁清玮和几个朋友计划了一场举家出游。8日晚6时,他们在九寨沟时光酒店入住,简单收拾后,晚8点多,来到酒店一楼的餐厅用餐。

  孩子吃饭总是很快,不多时,翁钰晗便跟几个朋友的孩子,走出酒店大厅嬉闹。翁清玮往外看了一眼,女儿倚着一堵围墙,“玩得很开心”

  噩运不期而至。9时19分左右,翁清玮突然赶到“周围都摇起来”,随后,餐厅突然停电,四周一片漆黑。经历过汶川地震的他,抓起手机就往门外跑,想抱走女儿。

  酒店外,翁清玮看着坍塌的围墙,心“一下子死了”,他反复用温州方言喊着女儿的小名,没有得到回应,透过碎砖的间隙,翁清玮看见了一抹红色。

  那是女儿的上衣。

  “最多两分钟,把女儿拽出来。”翁清玮回忆,眼前的女儿“浑身都是血”,弹钢琴的双手,被碎石划了一个口子。

  在九寨沟县医院,经过十多分钟的急救后,医生告诉翁清玮,“女儿没了”。

  坐在回自贡的灵车上,冰棺里是翁钰晗小小的身体,翁清玮的脑海,一遍遍回响起女儿弹奏的《卡门》,他不懂音乐,只觉得那一刻“很美妙”。

九寨沟景区,山体崩塌。

  [婚礼]

  8月8日下午,26岁的姜君和妹妹游完泳,“想去朋友的婚礼看看”,但是一去再也没回来。

  姜君参加婚礼的地方离家5公里。地震发生时,楼房的一面墙倒塌,墙里的石头“砸了他一身血”。8月9日凌晨,母亲彭红英再见到儿子时,“怎么喊,都没反应了。”

  三年前从部队转业到九寨沟白河乡政府工作,8个月前刚刚当了爸爸。地震发生时,家里的锅碗瓢盆都在往下掉,彭红英“一直给儿子打电话,打不通。”她揪着心,把家里的一百位游客疏散到院子里,又转移到更高的空地上。

  9日下午,彭红英在村民躲避余震的哭喊中,一直低吟,“我的儿子,太优秀了,在部队的时候立过二等功,为什么说没就没了……”

  姜君遇难后,他的妻子几次晕倒,“被送到县医院去了。”与姜君一起参加婚礼的表弟正在等待手术,石块砸断了他的腰椎和腿。在九寨沟县医院的病床上,他喊着疼,不愿回忆地震发生时的情况。

游客在路外裹着被子过夜。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荧光]

  张瑶一家6口人住在九寨沟喜来登国际大酒店7楼,地震时,床剧烈晃动,电视屏幕啪地一声熄灭。她赶紧拉着外婆趴到地上,表弟在浴室里大声呼喊父亲。

  避难所是酒店外面的广场,一下子涌进几千人。酒店旁的山近在眼前,石头泥沙不断从薄薄的灌木丛中滚落下来,所有人都盯着山。

  此时的九寨沟只有15℃。大多数人只穿着短袖、睡衣,也有人从泳池里穿着短裤跑出来。激烈的恐惧渐渐平息,寒意涌上,张瑶身边的小孩嘴唇冻得青紫。

  酒店人员拿了浴袍浴巾分发。人群一拥而上,经理大喊让小孩和老人妇女先拿,可是和山风相比,这声音太小。

  张瑶拉着外婆站到人群外围,看见一个人用浴巾浴袍把自己裹了3层。不远处,一个母亲穿着吊带裙,两三岁的孩子紧紧抱住她的脖子,眼睛盯着分发浴袍的地方,不敢上前。

  睡不着,隔一小时就被余震惊醒一次,3点,4点,5点……张瑶睁眼就能看到广场上灭不下去的手机荧光。她知道,所有人都在等天亮。

  [藏服]

  王代炉36岁了,因为盖新酒店,“欠了一屁股债”。地震发生的时候,他趴在上四寨的酒店吧台上,和一位正在办理入住的导游计算房费。屋外,空气清凉。导游把钱攥在手里,他啪啪敲着计算器。

  9点15分刚过,屋子突然就左右晃起来。“新装修的灰色瓦片像雨一样落下来”。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