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时政 > 正文

南海日趋风平浪静韩燕微博之际 这个邻国在给中国使绊子

时间:2017-08-09 23:55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原标题:锐参考 | “贼喊捉贼”!在南海日趋风平浪静之际,这个邻国却依然在给中国“使绊子”——

  过去几天,在菲律宾马尼拉举行的东盟外长系列会议上,有一个国家的表现过于“抢眼”。

  “越南在东盟会谈中挑战中国。”《菲律宾每日问询者报》称,在东盟一年一度的外长会议上,越南做出了反抗中国的大胆举动,极力要求对中国采取更加强硬的立场。

▲越南外长范平明(左)和菲律宾外长卡耶塔诺在东盟外长会上交谈。(《菲律宾每日问询者报》)

▲越南外长范平明(左)和菲律宾外长卡耶塔诺在东盟外长会上交谈。(《菲律宾每日问询者报》)

  报道指出,越南试图在东盟的联合公报中加入对中国措辞强硬的表态,还要求公报中写入建立一个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机制,以约束中国在南海的行为。

  对于这些老调重弹的“杂音”,中国网友都已经很淡定了。

南海日趋风平浪静韩燕微博之际 这个邻国在给中国使绊子

南海日趋风平浪静韩燕微博之际 这个邻国在给中国使绊子

南海日趋风平浪静韩燕微博之际 这个邻国在给中国使绊子

  会开了两天两夜,越南“刺耳”的反对声最高

  事实上,在本届东盟外长会议开幕的前夜,上周五(8月4日)晚的非正式会议上,越南就提前向中国“发难”。

  根据法新社获得的一份草案复印件,越南试图说服东盟,对近年来的南海“施工”问题表示“严重”关切。法新社还引用一位参会外交人士的话说,“讨论进行得十分艰难,越南想在南海问题上进行更强硬的表态。而柬埔寨与菲律宾并不热衷于作出该表态”。

  据日本《东京新闻》披露,东盟外长会议的联合公报本该于5日发表,但由于越南要求该联合公报写上“中国进行了反对”的字样,以致其发布时间被推迟。

  而到了6日的东盟外长会上,越南方面仍顽固要求在公报中表达对南海的“忧虑和批评”。德国之声电台网站就此指出,对于中国在南海的主权索求,越南发出的“刺耳”反对声最高。

▲德国之声电台网站报道截图

▲德国之声电台网站报道截图

  不过,多名外交官则对媒体表示,越南很有可能会输掉“加入强硬反对中国的措辞”这场战争,因为东道国菲律宾在组织会谈中会发挥更大的作用。

  最终,经过持续两天的紧张会议,东盟10国外长于8月6日晚发表了一份联合公报。

  用与会外交官的话说:“这份公报措辞严谨,以避免激怒中国”。

  而菲律宾外长卡耶塔诺8日晚在记者会上的一番表态,或许最能代表东盟成员国的主流声音,他表示:“南海的和平稳定最为重要,菲律宾不希望南海再起争端。”

▲菲律宾外长卡耶塔诺

▲菲律宾外长卡耶塔诺

  带不跑东盟的“节奏”,又拉拢域外国家“发声”

  试图借东盟之口对华施压不成,东亚合作系列外长会的最后一天,越南又联合另一个域外国家就南海问题“发声”。

  据日本共同社8月8日报道,当天下午,越南外长范平明与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在马尼拉与举行会谈,两国外长“共享了对中国推进军事基地化的南海局势的关切,并且确认将推进日本提供巡逻船等的海上安全保障以及防务领域的合作。”

▲越南外长范平明(左)和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在马尼拉会晤。(日本共同社)

▲越南外长范平明(左)和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在马尼拉会晤。(日本共同社)

  事实上,越南和日本的“靠拢”,已不只是停留在口头上。

  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今年6月,越南海上警察与日本海上保安厅在越南中部岘港附近海域实施了联合训练。联合训练假想在越南领海内取缔第三国的非法作业渔船。

  《南华早报》称,作为对中国“不信任”姿态另一个表现,越南近年来还加强了其海军建设,并加快在争议岛屿上的防御工事。

▲香港《南华早报》报道截图

▲香港《南华早报》报道截图

  卫星图片显示,越南在过去几年中曾在争议海域的两个地点开展人工造岛的工作。根据《越南画报》披露的信息,越南在所占南海岛礁上部署了大量武器装备,主要是高炮、加农炮、榴弹炮、坦克、反坦克导弹、反舰导弹和武装直升机等。

  分析人士认为,越南在南海动作不断的背后,是其日益孤立的“战略处境”。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波林称,由于越南不确信特朗普政府是否会像奥巴马政府那样关心南海局势,河内在南海问题上感到“孤立无援”。

  “现在看来,他们什么都没捞到”

  “这一次,越南的结果是孤掌难鸣。”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中心主任赵干城告诉参考消息网-锐参考。

  他指出,东盟外长会议的联合公报中并没有体现出越南所希望的批评内容。越南即使违背承诺、挑起事端,终究都不能掀起大的风浪、颠覆整个格局。

  在8月8日刊发的一篇社论中,菲律宾华文媒体《世界日报》指出,“现在看来,他们什么都没捞到。”越南虽然故意捣乱,企图把东盟会议转变为其牟取利益的宣传平台,但并不能影响当前的南海和平大局。

▲菲律宾《世界日报》社论截图

▲菲律宾《世界日报》社论截图

  在赵干城看来,越南在东盟外长会上突然提出异议,显然违背了之前做出的承诺。因为目前南海形势趋缓,中国做通了菲律宾的工作,对中国比较有利。而相对的,越南认为目前的形势对其越来越不利,反弹的背后其实是“心虚”。

  不过,即便近期“小动作不断”,越南也不得不在对华关系上“降低姿态”。路透社称,今年6月,越南一项在争议海域开采油气的项目引起了北京的不满。中国通过外交渠道提出抗议后,越南已停止了相关项目。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引用俄国际关系学院东盟问题研究中心主任苏姆斯基的话说:“无论中越关系如何动摇,越南并不想与中国的关系出现严重恶化。中国施压后,越南暂停在南海的钻井活动就是一个例证。”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