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时政 > 正文

“结石宝宝”父亲明星娱乐新闻:靠政府补贴生活 还在维权

时间:2017-07-16 22:42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原标题:“让我投降是不可能的事!” | “结石宝宝”父亲郭利的独战

  父亲、母亲和弟弟一起去探监,只有半小时时间。面对弟弟提出的“找找人给钱,提早出来”的建议,郭利像是疯了一般,上下挥舞着拳头,“让我投降是不可能的事!我是不会投降的!”那是母亲此生,看到郭利最激动的一次。

郭利,在9年前的三聚氰胺奶粉事件中,因坚持维权被称为“结石宝宝父亲”。

郭利,在9年前的三聚氰胺奶粉事件中,因坚持维权被称为“结石宝宝父亲”。

  下午5点,38摄氏度,无风,树荫下的沥青路面,被晒得发烫。

  郭利把见面地点约在了海淀南路西口一家酒店咖啡厅,这里离他父母的住宅步行10分钟以内。出事之前,曾做过英语商务翻译的郭利经常西装革履出入这家四星级酒店。

  郭利76岁的母亲辛宏也来了,她半倚在大堂的藤椅上打盹。在郭利出狱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办重要的事情,多有母亲陪同,两个人、各拄一根手杖,跑法院、进警局、见记者……

  “结石宝宝父亲”是他最常被冠以的名号。据多家媒体报道,在9年前波及近三十万婴幼儿的三聚氰胺奶粉事件中,郭利女儿服用的“施恩”牌奶粉,被检出两个批次奶粉三聚氰胺含量较高,未满3岁的女儿双肾中央集合系统内可见数个点状强回声。郭利开始了维权之路。

  在获赔40万元后,2009年7月23日凌晨,郭利突然被广东警方以敲诈勒索罪名带走,入狱5年。2014年7月22日,郭利刑满释放,因拒不认罪,未减一天刑。

  郭利出狱后,一直没有工作,为翻案四处寻找证据。今年4月7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郭利敲诈勒索案再审改判无罪。

  维权、锒铛入狱、平反,步入中年的郭利“失去了一个男人最宝贵的9年”。

  改判无罪3个多月,郭利没有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他前往广东,向警方申请立案调查,当年被诬告陷害的事情。

  若是从郭利的生活中刨去为这件事所做的努力,他的每一天都会近乎空乏。尴尬的家庭关系、微薄的收入、断了的人情往来、不敢设想的未来规划,暗示着这个男人所剩无几。

  他依旧执拗于一个是非——哪里错了就该找出来,处罚并追责。

今年4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郭利敲诈勒索案再审改判无罪。图片来自网络

今年4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郭利敲诈勒索案再审改判无罪。图片来自网络

  “斗士”入狱

  身着白色T恤,上面印着有自己头像的媒体封面报道,一块蓝绿色方巾系在脖子上,打了发胶的头发,400度近视的他还带着一副墨镜,走路不快,拿着根登山手杖。

  公交车上,时不时有人上下打量着郭利。“没关系,我是坐过牢的人,还在乎这个?”

  今年4月7日,郭利被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改判无罪,他形容最真实的那刻,是除了悲愤,只剩平静。

  因敲诈勒索罪被判了5年有期徒刑,郭利就蹲了整整五年大狱,他没争取过一次减刑,因为减刑必须认罪。

  “我没做错!”

  当三聚氰胺奶粉事件席卷全国时,郭利也带自己的女儿去医院做了检查,被查出双肾中央集合系统内可见数个点状强回声。之后郭利又将家中购买的施恩牌奶粉进行取样送检,国家食品质量安全监督检验中心的报告显示,送检品中三聚氰胺量超标132倍。

  家境殷实,女儿是自己唯一的掌上明珠,郭利对于给女儿的东西从不敢怠慢。他和家人特意在奶粉市场上进行挑选,选择了声称“奶源100%来自国外”的、外包装上画有美国国旗的雅士利“施恩”牌奶粉。

  连新买的凉鞋坏了,都要跑去给商场讲3小时消费者权益的郭利,利用英文专长及美国的朋友,开始调查维权。只不过,他没想到这次证据十足的行动,彻底改变了自己的人生。

  经过核实之后,郭利发现,施恩是在美注册的空壳公司。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现场调查时该公司没有任何生产设施。施恩公司与郭利达成和解协议,一次性赔偿郭利40万元,郭利则出具书面材料表示不再追诉并放弃其他赔偿要求。当时,正值施恩控股公司雅士利集团上市。

  40万元的赔偿,已远高于其他三聚氰胺事件里重症患儿得到的3万元与一般性治疗患儿所得的2000元。

  很多家长找到他讨经验,但大多数人要么没有留存证据,要么就是证据因某些原因被丢失。“做事得缜密,有理有据,不是去起哄煽动,那没用。”郭利自认为是用脑子在维权。

  此后,因郭利再次接受媒体采访时依然反映了奶粉的问题。

郭利被判无罪后接受媒体采访。

郭利被判无罪后接受媒体采访。

  施恩公司突然再次让郭利提出条件和索赔。郭利觉得蹊跷,但他还是提出了300万元的赔偿要求。郭利回忆,雅士利集团指导他撰写书面赔偿申请,“写得越感人、越深刻,拿到的额度就越高”。

  2009年7月22日,警方将郭利抓捕。雅士利集团报案称郭利“以接受媒体采访报道,造成无法控制的局面相威胁”,进行勒索。庭审后,潮州中级法院做出终审判决——勒索罪成立。

  郭利进了揭阳监狱。

  “我是不会投降的”

  6月23日中午,郭利自己做了两个菜:西红柿炒鸡蛋、炒土豆丝,就着外面买的麻辣花生、一碗米饭。

  没什么荤腥。年轻时,郭利不太理解素食主义者的想法,但在狱中,郭利常常吃素。现在,他很少吃肉,就连炒菜都要分开两个锅炒荤素。

  刚进监狱时,很多人以为他是骗子。“会外语进大使馆的人还来这监狱?他装的,别信他。”郭利天天在狱中学外语,被认为是装疯卖傻乱念一通,有人找来懂英语的犯人听,才逐渐相信。

  狱友张诚(化名)回忆狱中的郭利——太格格不入。他没有半点认罪伏法的态度,“他有不怕做废人的勇气。在里面与世隔绝、内心那种恐惧感是巨大的压力,但郭利都不怕,只坚信自己是对的。”

  期间,妻子递交了离婚协议书。郭利还记得他看过的前妻在自己被捕前一周写给雅士利的声明:反对郭利的做法,并坚决不参与此事,“女儿目前身体状况良好,并无任何症状表现”。

  婚离了,郭利也失去了对女儿的监护权。为女儿而战的郭利,渐渐忘记了小家伙的模样,在狱中画画,只画女儿的背影。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