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时政 > 正文

“网红县委书记”辞普法栏目剧听见凉山四官这半年:中年创业是想做公益(2)

时间:2017-06-23 06:27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刘正琛和陈行甲走访了患儿家庭。他们发现,河源现有儿童白血病患者97人,以平均花费25万计算,实现兜底治疗需要2425万元。尽管现行医保的报销率较理想,但医保药物目录更新较慢,许多新药可能未纳入报销范围,“初步预计,白血病的综合报销率为50%,缺口是1212万元”。

  陈行甲明白,缺口背后可能就是贫困的悬崖。他当年带着干部挨家走访,发现巴东的农村贫困人口当中,48%是因病致贫。而据国家卫计委的统计,这个比例在全国是40%。

  在这场社会试验里,1212万元的报销缺口将由地方民政与深圳市恒晖儿童公益基金会共同兜底——后者是陈行甲与多名公益人士2017年5月发起设立的。

  此前,一名浙江商人主动给恒晖基金会捐赠了1000万元。加上后续资金支持,试验第1年的资金需求基本满足了。陈行甲庆幸自己以前的好官形象是“值钱”的,“可以用来帮助想帮助的人”。

  新阳光、恒晖两家基金会已经备下一系列组合拳,他们计划成立医疗技术评估中心,分析治疗路径,以供决策;打算招社工,向病人介绍社保政策,并寻觅进修机会,提高河源医生的儿童白血病治疗水平。

  刘正琛说,他们经过走访,发现了22个不在社保系统名单里的患儿。“没人考核我们,没时间限制,也没人逼着我‘做面子’。我做这个,没有‘面子’,只有‘里子’。”陈行甲笑说。他不急于提炼某个说法,用于对外宣传,只需要逐步掌握数据。“做公益嘛,我没有退休年龄,有很长时间做这事,5年、8年,更长的时间也行”。

  他开始活跃于各种研讨会,恶补知识,路演项目。他尝试由命令者变成一个说服者,在发布会上,他时不时轻微俯身,试图与每个人眼神交流,直到你点头,他才移走目光。

  陈行甲不再是纯新手了。一次活动,搭档在介绍政府与药企谈判艰难时举了个例子:某种治疗癌症的药物极其昂贵,南亚有个国家想谈判降价,但药企不愿配合。最终,政府下令仿制这种药品。

  部分听众有些震惊。陈行甲马上补充背景知识:“国际有条专利方面的约定,要尊重专利,但涉及人命关天的事项时,国家也可授权强制仿制。”

  角色离官员渐远,离草根渐近

  他辞职半年多的时候,中组部印发了《关于规范公务员辞去公职后从业行为的意见》,规定一定级别的公务员辞职后3年内不得去这样的“下家”:原管辖地区的、原业务范围的、与此前职务相关的营利性活动的。

  “我简直是典范呀,每条都超前做到了。”陈行甲感慨。现在,他常住深圳,时而回京出差。大街上,他穿白衬衫,背双肩包,捏着矿泉水瓶,在烈日下行走。

  相比过往,聚光灯此时已离这个“网红官员”远去——最近一次猛烈的质疑,还是批评他辞职而抛弃了民众。

  告别县委书记角色的他,如今与资本无缘,离官员渐远,反而离草根渐近。

  他愈发喜欢“伙伴”这个词。当记者问“你带多少人去调研”的时候,他会纠正“不叫‘带’,是一起去”;别人夸团队资源丰富,他又马上纠正“资源”的提法,说是“大家的力量汇聚到一起”。

  “我不是大家的领导,我是你们的大哥、伙伴,同时我和正琛一起是你们的队长。”陈行甲对基金会的同事强调,希望大家“多给队长和大哥派活儿”。

  如今,局面初开。陈行甲仍然记得2015年刚走红的时候,当地政情复杂,而舆论视他为“反腐斗士”。此刻,他不用再担心这些,他更多思考的是公益面临的最大挑战:如何完善整个社会支持公益的体系。

  每遇同道中人,他都兴奋不已。试验启动不久,已有180多人填表应征志愿者,包括知名机构的研究者,还有6人表示“不计待遇”,“巴东和宜昌有几个局领导,也和我说要跟着做公益”。

  转身后的陈行甲,松了一口气:“我在这里,同样很好。”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