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时政 > 正文

中国特稿:渝桂新多式联运 新战略通道隐然成形fsc俱乐部

时间:2017-03-19 08:55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中国和新加坡的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南向通道”,由中新双方企业合资规划从重庆出发经新加坡做国际中转、以铁路和海运为主要运输方式的多式联运,一旦打通将大大增强中国西部大开发中物流成本和时效两个核心竞争力,实现战略通道意义。

新加坡和中国两国今年主导“南向通道”,广西北部湾港力推“渝(重庆)桂(广西)新”线路,吸引四川、重庆、云南、贵州等西南省市的货源,让它们搭火车到广西北部湾港出海,经新加坡中转欧美、中东和非洲等市场。

广西北部湾国际港务集团(下称:北部湾港)董事长周小溪本周三(15日)在广西南宁市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这条以铁路和海运为主要运输方式的路线一旦打通,将大大增强中国西部大开发中物流成本和时效两个核心竞争力,实现其战略通道意义。

中国和新加坡的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上个月确立,中新双方企业合资设立一家公司,整体规划从重庆出发经新加坡做国际中转、用至少两种运输方式的多式联运“南向通道”,双方还有意在重庆两江新区里的鱼复工业开发区内合建一个集装箱货物装拆卸和分拨转运基地。

周小溪说,现代客商做生意除了算运输成本,还会考虑一批货点到点需花时多久、是否会产生货物滞留延期等状况,“渝桂新”在运输距离和时间上,都有其发展优势和合理性。

北部湾港以钦州港区作为集装箱业务核心

就距离而言,重庆到广西钦州港比经由上海港或者广东省湛江、深圳等港口出海来得近。

有物流业者曾向《联合早报》指出,钦州港现阶段的货运多数来自云南昆明,把那里的化肥出口到印度尼西亚等东南亚国家。如果重庆把占据长江80%的运力,拨出一些给钦州港,那么长江沿线的笔记本电脑、摩托车、化工品、钢卷等货源,将增加钦州港的集装箱吞吐量。

北部湾港是广西自治区政府大型国有独资企业,过去10年整合广西的防城港、钦州港和北海港三个港口,确立以钦州港区作为集装箱业务的核心,在码头泊位、航线开发,及铁路延伸进港区等硬件设施方面投入,打好基础。

北部湾港2014年和新加坡港务集团、太平船务集团合资,在钦州港区经营四个泊位。现在,由北部湾港始发东南亚、东北亚的直航线路有16条,覆盖新加坡、曼谷、关丹、巴生、雅加达等。

目前,通过北部湾港出口的货物现以化肥、磷酸、瓷砖、胶合板、机电设备为主。进口货物则有南非、澳洲的矿石,粮食、淀粉、水果等,还有一小部分平行进口整车。

张松声:北向贸易同样值得期待

新加坡太平船务集团董事总经理张松声日前向《联合早报》表示,要把“南向通道”打造成为中国“一带一路”的示范项目,不单是看重庆和西南省份出口到海外的货量;反过来的北向贸易同样值得期待。

例如,南洋的咖啡从新加坡出海到广西钦州港,一路北上分拨到云南、重庆、四川,再通过重庆的“渝新欧”班列,经新疆阿拉山口出境到哈萨克斯坦等中亚地区,将改变东南亚货物目前经由伊朗中转的旧有方式。

从地理位置来说,广西的凭祥还和越南的谅山接壤,将来还可发展中国西南地区和柬埔寨、老挝、缅甸等地的进出口业务。

物流发展带动进口商品消费

事实上,随着中国电商迅猛发展、中产家庭生活水平提高,重庆、武汉等中西部城市已在靠近机场和市区特辟“海外购”这类概念展示店,让物流发展直接带动进口商品消费。

南宁市区距离钦州港约两个小时车程。本报记者日前在南宁市区的航洋城看到,钦州保税港环球精品进口百货即将在购物中心五楼开业,说明非洲红酒等洋货,在当地有消费需求。

渝桂新须破解两大制约

要打通或让“渝桂新”通达顺畅,物流业者和学者都指出,新中双方政府和参与企业,须站在战略高度,从制度和政策的顶层设计层面着想,做出协调创新,首先可先尝试解码铁路运费机制、西南地区通关这两大制约。

一名物流业者称,即便长江水运出现通闸瓶颈,但是重庆出口货源多数经上海港装大船出口,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西南地区铁路运输的火车车厢不够用。

这名业者说:“很多时候是有货没有车皮(车厢)送,车皮被安排去其他更重要的铁路场站运货去了,这个情况去年稍微有所改善。”

其次,即使有货运车厢运送物资,行驶过程中若某条铁轨上同时有两辆火车需要通行,则会按照班列、路线的重要性来判断“谁让谁先行”。这意味着,没被写入国家级或者国际级的通道规划路线,话语权相对较弱,只好让道。

第三是计算铁路段运费时,公里数长的话,按照吨公里一箱来算尚且比较直接;但当公里数少时,铁路会额外加收一个基本计价。有时候,同一段距离内,国家铁路和地方铁路会收取两次基本计价,大大增加了铁路运输成本。

上述业者认为,铁路运输耗时比长江水运来得短,倘若运费进一步下调,不用和长江水运一样价低,已能吸引到很多货源。

“渝新桂”可以“三定”试点运行

受访业者和专家认为,当新中两国高层领导人,确立把“南向通道”作为“一带一路”多式联运的示范工程来打造,那么中国交通运输部、中国铁路总公司等中央部门可以调度协同资源、创新政策,保证足够的货运车厢,建立合理的收费机制,保障通行顺畅。

以“渝新桂”为例,可以“三定”(定点、定时、定价)来试点运行。

定点,是确定从重庆西部物流园的铁路运输站装箱直达广西北部湾港铁路场站。

定时,是指运行初期无论货源是否充足,都会风雨无阻开通两天一班或者每天一班铁路班列。在钦州港和新加坡之间,也可相对提高支线运力目标。

定价,可以一年为时效固定一个运价,一年后重新评估价格是否需要调整。

政府层面支持可设时限

有业者说,当货主知道有这么一条班列固定、收费合理的路线,习惯“跑”这条线后,货源就自然而然转移到通道上。

当然,通道运行初期不排除企业或会蒙受一段时日的亏损,如果双方政府有意愿在短期内给予一定补助,通道的知名度和成熟度会加强。

有知情人士说,物流路线依靠政府长期补助肯定是不可取的,双方政府如果愿意培育这个市场,不妨设定一个时限给予政府层面的支持。

据上述人士披露,重庆市和广西自治区负责交通的政府高层官员上个月在重庆会面时,释出两地政府有意愿给予一定补贴的善意,支持“南向通道”建设。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