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旅游 > 正文

企鹅的性生活达比拉怎么抓在我们看来有多不正常?

时间:2017-11-29 09:21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利维坦按:要说企鹅“耍流氓”其实还是我们人类给扣的帽子——毕竟,生物界的性行为千奇百怪,除了大家熟知的吃掉配偶的螳螂,暴力交配也很普遍,比如海獭。雄性海獭交配时会抓住雌性海獭,然后狠狠咬住对方的鼻子,通常会导致严重的伤害,甚至硬生生咬出个洞来,有时还会撕扯掉对方的几片肉。海豹和袋鼬也是暴力交配的典范。

  作为上世纪初的一位英国绅士,在目睹了呆萌可爱的阿德利企鹅的性行为之后,想必其内心一定是崩溃的(如此可爱的生物,怎么能干出此等龌龊之举)……结果,为了保持企鹅纯真可爱的形象,当时的世人无缘得见他的笔记,因为上面是这样描写雄性阿德利企鹅的:它们六只或是更多的聚在小山上,像个流氓团队,它们不断用邪恶的行为惹怒同类。这些“混混”雄性企鹅爬到受伤的雌性企鹅身上,其他的雄性让“父母眼睁睁”看着它们践踏其幼雏。一些幼雏备受凌辱并受伤,其他的被杀死。

  所以,还是那句话,动物就是动物,请勿上纲上线,也请勿对号入座。

  文/Cara Giaimo

  翻译/杨睿

  校对/石炜

  原文/www.atlasobscura.com/articles/penguin-sex-mating-habits

  本文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由杨睿在利维坦发布

两个雄性帝企鹅正在交配。图源:Brocken Inaglory / CC BY-SA 3.0

两个雄性帝企鹅正在交配。图源:Brocken Inaglory / CC BY-SA 3.0

  去年秋,一段饱受争议的纪录片片段在某电视频道播出。这段视频中充满了血腥和暴力,在不到三分钟的时间里,记录了爱侣出轨、争风吃醋、惨烈决斗、黯然离去等情节。包括《娱乐周刊》和《今日美国》在内的很多网站都对这段视频及它在社交媒体上引发的轰动进行了报道,认为它“令人震惊”、“令人不安”。推特上有人说:“这就是我不想谈恋爱的原因。”

企鹅的性生活达比拉怎么抓在我们看来有多不正常?

原配偶(雄性麦哲伦企鹅)为争夺原有巢穴浑身是血,最终选择了放弃。图源:Elite Daily

原配偶(雄性麦哲伦企鹅)为争夺原有巢穴浑身是血,最终选择了放弃。图源:Elite Daily

  (视频画面很血腥,想看完整版的请自行搜索)

  这段视频并非由A&E电视频道或福克斯新闻频道播出,它其实是国家地理频道播出的一部野生动物纪录片,名为《破坏家庭的企鹅》(Homewrecking Penguin)。视频的主人公是一段三角恋中的三只麦哲伦企鹅(Magellanic penguins)。一只雄企鹅捕鱼归来,发现他的伴侣和她的新男友一起住在他的巢穴里。两只雄企鹅尖叫着攻击对方,场面十分暴力,其中一只雄企鹅甚至失去了一只眼睛。目睹了这一场殊死搏斗后,雌企鹅最后还是选择了她的新情人,抛弃了她原来的配偶。

  推特上贾维·莫雷诺(Javi Moreno)说:“他(去捕鱼的时候)应该把她一起带到毛利岛去的。”

  据《国家地理新闻》报道,成千上万的人在播出当天就看到了这段视频,它之所以能大受欢迎、引起轰动,是因为这段企鹅三角恋的荒谬和可笑:这难道真的只是企鹅的血腥故事吗?回头看看人和企鹅关系的历史,这段视频其实并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几个世纪以来,科学和社会风俗在不断发展变化,企鹅也在不断地给人们带来意外和震惊。

乔治·默里·列维克与一只阿德利企鹅。图源:Anotaciones al margen

乔治·默里·列维克与一只阿德利企鹅。图源:Anotaciones al margen

列维克正在新地探险(the Terra Nova Expedition)的船甲板上处理一只企鹅的皮。图源:HERBERT PONTING/SCOTT POLAR RESEARCH INSTITUTE, UNIVERSITY OF CAMBRIDGE/GETTY IMAGES

  列维克正在新地探险(the Terra Nova Expedition)的船甲板上处理一只企鹅的皮。图源:HERBERT PONTING/SCOTT POLAR RESEARCH INSTITUTE, UNIVERSITY OF CAMBRIDGE/GETTY IMAGES

1910年12月28日,一只阿德利企鹅徘徊在南极罗斯属地(Ross Dependency)冰面上。图源:HERBERT PONTING/SCOTT POLAR RESEARCH INSTITUTE, UNIVERSITY OF CAMBRIDGE/GETTY IMAGES

  1910年12月28日,一只阿德利企鹅徘徊在南极罗斯属地(Ross Dependency)冰面上。图源:HERBERT PONTING/SCOTT POLAR RESEARCH INSTITUTE, UNIVERSITY OF CAMBRIDGE/GETTY IMAGES

  据我们所知,被企鹅震惊到的第一个人是一位名叫乔治·默里·列维克(George Murray Levick)的外科医生。在英国早期的南极考察工作中,列维克花了大量的空闲时间去观察生活在阿代尔角的阿德利企鹅(Adélie penguins)。后来,他发表了几篇论文,描述了阿德利企鹅“家庭和睦”的生活方式、习惯和特征。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