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旅游 > 正文

从全民经商到全丑妻传奇无边大陆民电商:购物车里的中国

时间:2017-11-26 16:16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本报记者 姚建莉 实习生 皇甫博媛 叶晨豪 浙江义乌报道

  编者按

  又是一年“双十一”过去,于个体而言只是一次购物车的清空和积攒多日的购买欲释放;于商家和平台而言,是一年中最重要的战役和狂欢;于上下游的各行各业而言,是一次联合行动和保障。电商对于当今的中国,已经不只是带动全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增长的那几个百分点,而是对整个社会消费模式和生活方式的一次重塑与重构。这种重塑与重构,深入到这个国家的各个角落。在有着“世界超市”之称的浙江义乌,电商从业者和外国人的集聚,对这里的城市管理和软环境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双十一”成交额最高的西部县四川郫县,当地的服装厂老板们正思考着向“淘宝村”的艰难转型。电商对于中国县城的改造,成为我们观察区域经济的一个有趣切口,这些鲜活的景象,共同构成了一个“购物车里的中国”。(何苗)

  导读

  一台电脑、一根网线,就当起了老板,这是义乌流行的一句话。既有实体的摊位,又有淘宝店铺,这几乎是多数义乌商家的标配。从全民经商,到全民电商,非常顺理成章。

  11月22日从上海虹桥出发途经义乌的一班高铁上,一等座车厢坐满了拎着大箱小箱的外国人,他们都在义乌下站,目的是采购圣诞节礼品。

  作为“世界小商品之都”,这样的现象在义乌早就司空见惯。遇到大的展会或是一些重要的采购节日,这里更是挤满了来自全球各地的商人,所有的五星级酒店几乎爆满。

  今年天猫发布的“双十一”全国各县成交额排行榜显示,排名前十的县城中有八个分布在江浙沪“大包邮区”,其中义乌位列第二,这一排名已持续三年。阿里研究院公布的2017中国淘宝村及淘宝镇名单显示,全国超过2100个淘宝村中义乌占113个。

  这些榜单的背后是义乌涌动的电商新经济浪潮,线下的庞大市场奠定了线上交易发展的基础,线上线下渠道的融合在这里水到渠成,2010-2016年,义乌电子商务贸易额增长了逾六倍。

  “双十一”过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走访了义乌的电商村、电商创业园以及相关政府部门发现,这里几乎全民皆商,电商改变了商家的营销方式,缩短了供应链,带动了配套的产业以及餐饮、酒店、旅游等服务业,更改变了人们的消费习惯、思维方式和生活理念。

  义乌样本也是全国县域电商发展的一个缩影,有其特殊性,亦有其普遍性。但正如受访人士所说,尽管商业文明发达,但义乌的城市软环境与大都市还有较大差距,在吸引人才方面有着先天不足;外来创业者、务工者的大量涌入对当地的城市管理也提出了很大挑战。

  网红村的蜕变

  下午4点左右,站在青岩刘村的主干道上,一辆辆满载货物的卡车来来往往,这是村子里每天最忙碌的时刻,各大小商家的货物从这里运往全国各地。在马路边的一些店铺里,店员和快递员正在忙着打包装车。

  自2014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到访并称赞其为“中国网店第一村”后,青岩刘村彻底红了。该村接待人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自总理来过后,慕名而来的参观团数不胜数,从政界到商界到媒体,都热衷于到传说中的“总理街”走一走。

  绿瓷贴墙,柏油铺路,道路宽敞,楼房整齐,很多墙上都写着“中国网店第一村”几个大字,这是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青岩刘村看到的景象,很难想象这只是一个村子,更难想象12年前这里只是义乌城郊结合部一个“脏、乱、差”的落后农村。

  早先,青岩刘村以务农为生,后因义乌江对岸的小商品市场的发展带来了大量的外来务工者,而大量外来人口的涌入给当地人带来了直接的租金收益,也带来了乱搭乱建、污水直排等基础设施问题的暴露,邻里纠纷不断。那时的青岩刘村,是义乌的“问题村”。

  “2005年旧村改造是因为现实中很多安全、卫生、基础设施问题所迫,2008年重点打造电商是因为市场搬迁造成村里的房屋出租困难所迫,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并没有说要打造‘网店第一村’这么长远。”青岩刘村党委书记毛胜平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到2015年,青岩刘村的互联网从业人员超过2.5万人,聚集了3200多家来自全国各地创业者开出的网店。而这些人,都“隐藏”在村子里那些普通的楼房里,多数就三五个人,甚至很多就是夫妻店、父子店。

  村子经过改造后的一幢幢新式楼房,都被当地人称为“四层半”建筑,即每家每户三层宅基地改造成四层到五层,房东留顶层居住,将一至四层出租给各个电商,每层五六十平方米,囊括了一家电商所有的半成品加工、运营、客服、仓储、打包等各个环节。

  在青岩刘村,这一层的租金就在一年1万多,意味着一幢房子四层年租金能达到五六万。

  毛胜平指出,和过去相比,电商的汇聚不仅提升了当地的租金水平,更重要的是改变了租客的人员结构,“过去是务工者,现在是创业者、经商者”。

  同样的情况正在义乌其它街道不断被复制、创新。比如北苑街道的春晗二区电商村,市场监管所数据显示,以“电子商务公司”的类型注册营业执照的电商企业达580家,再加上贸易、股份等其它类别的电商,至少有650家。在整个村里16-60岁具备劳动能力的人群中,电商从业者的人数占比在90%以上。

  春晗二区从事泳装批发和零售的朱女士一家,既是房东,又是电商老板。地下车库作为商品的仓储地和物流的分拨点,楼上则作为日常运营和办公场所。每到泳装销售的旺季,十几个员工一天能够完成上千个订单的派送,销售额达到10万元。

  “我负责电商的管理,我爸负责线下批发,十年前我爸在义乌小商品市场上有个摊位,现在我们第二代借助互联网技术手段对商铺实现了更好的管理。”朱女士表示,如今朱家的业务范围扩大到了线上的阿里巴巴、天猫等平台,明年还将入驻京东等。

  依托庞大的小商品市场,义乌电商的兴起似乎水到渠成,而电商村的产生又烙上了浙江“村村点火”的块状经济烙印,但和块状经济不同的,电商村里的业态五花八门,而不是以某一种产业为代表的同类企业的集聚。

  从全民经商到全民电商

  一台电脑、一根网线,就当起了老板,这是义乌流行的一句话。

  既有实体的摊位,又有淘宝店铺,这几乎是多数义乌商家的标配。从全民经商,到全民电商,顺理成章。

  受访者们都表示,在这座城市里,除了老人小孩就是商人,随便一个政府的公务员、企业员工或是的士司机,家里都有着不小的生意,而他们中的多数都有着自己的淘宝店铺,吃个饭、逛个街的时间,手机一操作可能就是几笔订单。

  据统计,截止到2016年底,义乌从事电商行业的共有约25万家,销售额达到了1770亿。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