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旅游 > 正文

法定数字货币只柔情总裁娇纵妻是纸币数字版?没那么简单

时间:2017-11-15 10:36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是时候正视法定数字货币了!它长什么样?

  宋易康

  继9月中国掀起针对比特币交易和首次代币发行(ICO)的监管风暴后,俄罗斯近期也对比特币“放狠话”。不过,比特币却逆势再创历史新高,不但收复上月失地,还升破了5300美元。

  当以比特币为代表的私人数字货币在日本等一些国家已经可以在百货商店任意购买商品时,谈私人数字货币对原有法定货币体系构成冲击已经不是空穴来风。“是时候正视数字货币了。”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在华盛顿参加IMF和世界银行秋季年会时称。

  拉加德指出,全球金融机构正在承担风险,因为它们并不关注及理解正在开始撼动金融服务和全球支付体系的新兴金融科技产品,“我认为我们将见证一场金融领域的混乱,”她表示,现在世界各国央行和监管机构需认真对待数字货币。

  面对比特币等私人数字货币可能造成的风险及挑战,最好的办法似乎并不是围追堵截。会不会有更便捷、安全、高效的方式取而代之?目前,主要国家的中央银行开始意识到,唯有发行中央银行的数字货币,才能从根本上有效保障法定货币的市场地位。

  “‘取法乎上,仅得其中;取法乎中,仅得其下’,法定数字货币的发展不但需要迎头赶上私人数字货币,并且需要超越现有的电子支付工具,无论是私人数字货币还是电子货币。”10月12日,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姚前在国际电联第一次法定数字货币焦点组工作会议上指出。

  目前,作为联合国15个专门机构之一的国际电信联盟(ITU),已经将数字金融服务和普惠金融作为其重点关注的领域之一,并专门成立了数字金融服务和法定数字货币焦点工作组。

  他们将全球80多个国家的央行、工信、电信监管部门、电信供应商、电信公司、移动支付等公司汇集在一起,与各行业利益攸关方一道,探寻法定数字货币解决方案。

  近日,为期两天的2017年国际电联法定数字货币焦点组(ITU-T FG-DFC)第一次法定数字货币标准化研讨会暨第一次焦点组工作会议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召开。来自全球40多个国家的专家、学者及相关企业就法定数字货币的需求,以及法定数字货币生态系统中各方面临的政策和监管挑战,国际数字普惠金融状况及模式,数字货币的安全性、兼容性及标准化等一系列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此次会议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与国际电信联盟(ITU)共同主办,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法定数字货币研究院(美国)协办,并得到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以及美国数字法定货币研究所的支持。

  只是纸币数字版?没那么简单

  “法定数字货币在电子商务、零售付款及个人与个人之间的转账领域,都能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而央行在这方面也能够发挥更大的指导性的作用。”在上述大会上,国际电信联盟标准化局电信标准化部门主管Bilel Jamoussi称。

  Bilel Jamoussi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乐观的表示,或许2~3年,便可以看到法定数字货币产品推出。

  何为法定数字货币(DFC)?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姚前畅想了法定数字货币的四个维度。他指出,首先,法定数字货币在价值上是信用货币,其次技术上看是加密货币,再次实现上是算法货币,最后应用场景上则是智能货币。

  虽然当下比特币火爆,但姚前认为其价值来源目前来看以投机因素居多,无价值锚定。“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比特币难以成为真正货币。“在现代日益复杂的信用经济,若以比特币为货币,无疑是场灾难。”姚前并表示,这仅代表个人的学术观点,不代表所在机构意见。

  法定数字货币与比特币相比则完全不同。姚前表示,法定数字货币是以国家信用为价值支撑,有价值锚定,能够有效发挥货币功能,且法定数字货币有信用创造功能,从而对经济有实质作用,这些是私人数字货币无法比拟的优势。此外,法定数字货币还具有稳定货币价值的功能。

  对于法定数字货币的形态,美国eCurrency公司创始人兼CEO Jonathan Dharmapalan认为,首先是它一个法定货币,像现在的纸币和硬币一样,另外它是由中央银行发行的,以国家信用来背书,同时也是一个“可互操作”的工具,可以实现快速的结算。同时法定数字货币也有着无与伦比的系统稳定性,能有效防止伪造。

  Jonathan Dharmapalan指出,与原有纸币具有荧光图案、水印、安全线和政府签名一样,数字货币一样可以通过5层安全架构来创建,最终获得安全可行的方案。

  在埃及国家电信管理局经济事务主管Ahmed Said看来,数字货币具有更强的普惠性是其一大优势。他指出,根据相关数据统计,全球约27亿成年人无法接触到基础的银行服务,由于缺少接入银行的渠道,银行客户数增长以及这些国家经济的发展受到约束。法定数字货币则有望改变这一现状。

  Jonathan Dharmapalan也赞同这一看法。他表示,目前以20亿计的人口没有正规的银行或金融服务的提供,这些人群也有望被法定数字货币覆盖。

  此外,他还指出法定数字货币具有节省成本的功效。Jonathan Dharmapalan认为,法定数字货币一旦推广将节省大量成本。“目前全球现金交易每年达到75万亿美元,85%的全球消费者都是使用现金进行支付,因此现金带给我们的包括印刷、发行、销毁的成本占到全球GDP的2%。”他说。

  开启智能货币时代为时尚早

  法定数字货币,除了有国家主权信用作为背书,电子化与网络化的特性使其具有普惠与节省成本等特点外,更重要的是,法定数字货币不仅是简单的将货币进行数字化和网络化,而是可以让货币变的更加智能化,与信用卡、银行储蓄卡、电子支付等传统电子支付工具相比,法定数字货币将会呈现出全新的更好的品质。

  随着当前智能科技技术快速融入人们的生活,移动芯片中包含人工智能单元成为主流,硬件的智能化将与各个软件系统智能化形成交互,从而创造出全新的智能化世界,在这样的世界里,相比与传统纸币或趴在银行账户里的“数字”,智能货币给人以无穷的想象空间。

  “法定数字货币是不会休息的货币,举个例子来说,我们去花钱,其实花钱是个动作,但是钱本身是傻的,钱是不带脑子的,但是将来如果货币带了脑子的话,假设我交的学费如果发现被骗了,钱还能追回来。”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副所长狄刚表示。

  他举例称,未来银行定向贷款的用途都可追溯,钱包不一定基于银行账户,比如钱放在电表里,到了余额不足就自动充值。或者开着车路过一个收费站,GPS定位后,通过智能合约直接扣钱等应用可以实现。狄刚指出,由于智能化的货币属于功能货币,是现有电子支付工具的升级,这种升级一定非常具有竞争力。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