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旅游 > 正文

双11不眠之夜,“荷兰奶粉有哪些剁手”族身后奔跑的快递小哥

时间:2017-11-13 12:07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彭国防 46岁,从快递员做起,后晋升为主管

彭国防 46岁,从快递员做起,后晋升为主管

王国友 38岁,花都区炭步镇一家速递驿站的负责人

王国友 38岁,花都区炭步镇一家速递驿站的负责人

赖志全 38岁,15年来一直是快递前线的派件员

赖志全 38岁,15年来一直是快递前线的派件员

贺鹏
一家速递公司华南区域同城配项目负责人。

贺鹏 一家速递公司华南区域同城配项目负责人

  这个双11,“剁手”族守候至深夜。与此同时,有一群人马不停蹄连夜飞驰送货。

  他们是奔走在路上,用速度来说话的快递员。

  中国的快递行业有将近30年的历史,得益于网购的盛行,在最近十年蓬勃发展,也壮大了快递员这一职业人群。

  双11前夕,南都记者采访其中的代表,他们当中有人坚守快件收派第一线15年,有人由前线员工转为后台主管;有人送快递把座驾从单车送成了玛莎拉蒂;更有人,腿脚不便却善用脑子用快递养活一家。

  他们见证了快递行业的发展,他们对职业的坚持,行业技术的提升等让快递走上了中国速度。

  风起十年以上的老员工,个个有故事

  赖志全,顺丰工号000066XX,工号前四位数为零的,都是十年以上的老员工。刚入行时,他因为皮肤白,被同事们起名为“小白”,15年过去了,相貌变化不大,但皮肤却黝黑了几个色度,但同事和客人们依然唤他做“小白”。

  小白入职的头两三年,快递业不发达,海珠这个网点只有二三十个员工,分摊到他头上,一天派件加收件总共20多份,他步行就能完成任务,快递员每月拿固定工资1000多元。

  彭国防是赖志全所在分部的主管经理,比赖志全稍晚两年加入顺丰。当时,34岁的彭国防是一线收派员中的“大龄青年”,因为生意失败,从老家河南来到广州。半个月后,经朋友介绍成为顺丰快递员。

  当时彭国防派送的区域是荔湾区中山八路一带,典型广州老城区,老街坊们说的都是粤语,彭国防想问个路,也是鸡同鸭讲。而当时快递员除了收派件还肩负着快递业务的推广。为了更快地融入本地,彭国防买了个收音机和粤语小册子,边听粤语节目边学习。

  来自江西的贺鹏,则是在2005年加入快递行业的。与彭国防不同的是,他一早就看好快递行业的发展。从技校毕业后,他南下广州创业。“要么做淘宝,要么做快递”,最后他选择了快递行业,交了4000元押金,以承包代理商的身份加入了圆通快递。在广州科学城的一个城中村,他和弟弟合伙开了自己的第一个档口。

  贺鹏回忆,当时的萝岗交通不发达,快递量也很少,他们承包的地区虽然占了半个萝岗,但档口一天的工作量也就是派件30个左右、收件10个左右的水平。

  苦乐有人踩烂单车,有人练就机械手

  刚开档口的时候,贺鹏就买了一辆单车。那时候档口只有他和弟弟派件。两兄弟送快递,全靠踩单车。

  每天早上5点,天还没亮,贺鹏就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忙到晚上十一二点才能在档口里睡觉。送快递的第一天,贺鹏就把单车给骑得散架了,脚踏和座子都坏了。自己踩坏了多少单车,如今贺鹏已经记不得了。

  入行一年后,在萝岗派快件的贺鹏拿出攒下的3万多元买了自己的第一辆四轮座驾———哈飞牌面包车。

  2005年前后,小白派送的区域———中大商圈兴旺起来。时间就是金钱,档主们对快递的时效性要求更高。

  随着业务量增大,小白的交通工具从单车到摩托车“禁摩”后又换成电动车。

  近十年,快递业蓬勃发展,小白所在网点每年的快递量都要比上一年多,即使是金融危机的那年,快递量也没减。快递量增加后,小白和同事每月可以拿提成,“收或派一份快递,我们可以拿几元提成,我们的工作积极性更高了!”

  春节前后、中秋、双11等节日快递量会倍增,4-6月则是快递淡季,小白说,一年最忙的要数中秋,平均一天下来有将近200个件,“档主会给客户寄很多月饼。”公司规定要在固定时间内送完件,小白每天工作将近13个小时。

  广州国际轻纺市场内档口密集,如巨大的迷宫。小白却能轻车熟路地推着车来到每一个档口,店员见到她,热情招呼“小白,好久不见你啦!”常年的相处,两者已形成默契。

  收完这家快递,小白赶去下一家档口。这一次只匆匆和档主打个照面,他很快蹲在墙边找快递。

  小白一双“鹰眼”搜索一番后,立即找到档主让顺丰发的快递。

  跑完几个档口,小白的额头微微渗出汗,在一家锁着门的档口前,他开始整理刚收的快递。

  验完货后,将装快递的塑料袋对折几下,用胶带封口,折成棱角分明的长砖形,再把打印出的快递单贴在快递包裹上……一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般流畅,重复标准化的动作让小白的手如输入指定程序的“机械手”,“快、准、完整,这是我们收快递的基本要求”。

  2006年到2007年间,全国快递业务量增加,公司开始扩展,“我2004年入职时,公司在广州就10个分部左右,到现在一共有96个分部”,彭国防称,分部的数量增加,需要的中层管理人员数量也在增加。在他的分部主管的建议下,彭国防参加了竞聘。2008年5月11日,竞聘成功的彭国防转到天河在石牌做点部主管。2012年,彭国防再次竞聘成功,成为了岗顶分部主管。

  而在广州的东边,萝岗科学城内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人也蜂拥而来,带动着快递业务的增加。“每有一座高楼落成,不久之后,订单量就会有一个提高。”贺鹏说。

  与此同时,贺鹏赶上了好时机:2007年,他所在的圆通公司改制,他从承包代理商转成为网点负责人。这一身份的转变意味着,贺鹏网点经手的每一个件都提高了利润。

  那时期的快递业遍地黄金。贺鹏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揽了一件寄往韩国的重达一百来公斤的快件,一笔就赚了1500多元,他拿这笔钱买了台冰箱。生意做大了,贺鹏不再收派件,只作为管理人。他招了更多的员工。2007这一年,他的哈飞面包车升级成了金杯面包车。

  竞逐

  有人档口倒闭,有人开上玛莎拉蒂

  2009年,新邮政法出台,首次明确了快递行业的法律地位。

  这一年,贺鹏的店从萝岗科学城城中村搬了出来,在天河区大观路有了自己的门店。店里的快递单量暴增,每日大概收件1000份,派件500-800份。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