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旅游 > 正文

洗牌信号!重庆、老年疾病健德堂宁波金融办“亮剑”现金贷

时间:2017-11-12 08:49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面对狂飙的现金贷,地方金融办开始行动了。

  近期,趣店赴美上市一事将现金贷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上,引起了监管层的注意。央行金融市场司司长纪志宏公开表示称,包括“现金贷”在内的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

  未等金融监管层的统一部署,各地金融办已经向现金贷“亮剑”。重庆、宁波等地区金融办开始对辖区内的小额贷款公司现金贷业务或者现金贷平台进行摸底调查,防范行业风险,让行业更有序发展。

  事实上,深圳对现金贷平台的排查走的更早。今年5月初深圳互联网金融协会对辖区内的50多家现金贷平台进行排查,利率高、风控缺失、催收不规范等问题犹如“三座大山”制约着行业进一步有序发展。

  地方金融办在行动

  11月6日,重庆市金融办下发了《关于开展小额贷款公司现金贷业务自查的通知》。《通知》指出,此次自查对象针对重庆市金融办批准设立的网络小贷公司,各公司要对自设立以来开展的现金贷业务情况进行自查。自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现金贷业务名称、额度、期限、利率、放贷对象、获客方式、有无场景、贷款用途、资金来源、收贷方式以及是否存在负面舆情、举报投诉等。重庆市金融办向经济观察报记者确认,的确是正在开展这一项工作,目的是为了摸清该市小贷公司开展的现金贷业务情况。

  重庆是全国出台网络小贷牌照申请相关政策较早的城市,目前已经发放了42张网络小贷牌照,其中不乏阿里及蚂蚁金服、百度、小米、海尔等大企业在重庆申请网络小贷牌照。

  一位在汕头注册的网络小贷公司负责人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这是一个很强的信号,洗牌已经开始了,监管的加强将淘汰掉一部分不合规的平台,对于真正想做事的平台来说是好事,同时更能规范现金贷行业,让这个行业更为有序。

  无独有偶,一条有关宁波市鄞州区关闭全部现金贷机构的消息在网络上传播开来。该消息称,11月8日,宁波市鄞州区处置非法集资联席会议办公室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做好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该通知显示,为贯彻中国人民银行等国家17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做好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开展专项整治清理整顿工作。此次整顿清理对象包括网贷(P2P)、非银行支付等等,目标要实现机构数和业务量“双降”,提出所有经营现金贷的机构必须全部关闭,整顿时间为2018年6月底前。

  经济观察报记者向宁波市鄞州区金融办核实上述信息。该金融办相关负责人回应称,这份通知下发于今年9月8日,事实上是因为鄞州有两家现金贷机构因为暴力催讨、利率畸高,遭到举报,根据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予以关停。不过在宁波市范围内对现金贷的清理整顿也在进一步推进,宁波市金融办相关负责人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宁波市辖区内包括现金贷在内的互联网金融业务摸查工作均由宁波市互联网金融清理整顿办公室承担,而对现金贷机构一直在全面摸查当中。

  事实上,早在今年4月,银监会印发《中国银监会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首次点名现金贷,要求做好现金贷业务的清理整顿工作,禁止欺诈、虚假宣传,不得违法高利放贷及暴力催收。

  据深圳市互联网金融协会秘书长曾光介绍,不久之后协会接到了深圳金融办对现金贷进行摸查的文件,5月份根据文件要求对全市大约50多家现金贷机构进行了摸底。

  现金贷问题出在哪?

  “那次主要是从利率、风控和催收三个方面进行摸底的,具体而言就是摸查一下深圳现金贷企业是否存在收头息、利率是否过高、风控指标是否过硬、催收是否规范等问题。结果发现挺多的现金贷平台实际利率偏高和不透明,除了借款利率以外,还要加上其他服务费用,综合的借贷成本比本来利率要高很多。”曾光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不过摸查的结果总体是可控的。

  至于整个行业存在的风控缺陷,一位北京不愿具名的现金贷人士表示,现在这个行业之所以这么乱,是因为很多小平台根本不做风控。在她看来,首先现金贷需要很强的风控支撑,从建模、跟各种数据公司合作到拥有自己的一套数据池,这一系列的过程需要投入的成本是非常高昂的,但对于小平台只是想在这个被炒热的行业里火速“捞一把”就撤,根本没有长期想扎根于这个行业发展的决心和信心。“这跟风控人员的出身背景有何大的关系。”上述汕头网络小贷公司的负责人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如果是金融出身可能对风控更加“敬畏”,互联网背景出身的人更看重的是规模。整个市场竞争不充分导致大家觉得只要规模做起来就都能盈利,风险是明显滞后的,随着规模做大,风险也在累积,所以即便是现在做大实现盈利了的平台也未必能笑到最后。

  除此之外,现金贷行业还存在罚息成本高昂的问题。“如果出现逾期,罚息可能是借贷成本的几倍,很容易超过本金。例如你借了三千块,年化是120%,每个月大概是10%左右,约定好一个月偿还,利息也就是三百块,但是如果你一个月到期后不还钱,罚息可能是高于三百甚至上千。”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研究总监郭大治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在郭大治看来,整个行业的无序发展更深层次的原因来自制度和金融基础设施的缺失。

  业内对现金贷的定义是小额现金贷款业务,是消费金融领域产品,主要指无场景、期限短、金额小、没有明确用途的信用贷款产品。现金贷与传统的消费金融业务有所不同,具有在线申请、实时审批、快速到账、额度偏小、借款期短等特点。现金贷借款用途不明确,不需要抵押物,不需要证明还款来源。

  但从监管的层面并没有给现金贷下一个明确的定义。曾光认为,例如就额度而言,目前行业普遍认为现金贷的额度是一万五左右,这个数目属于大额小额,不同的区域也会有不同的定义,没有统一标准就意味着不知道应该把哪些企业纳入监管范围之内。

  同样缺失的还有催收标准。郭大治表示,如何界定合法收贷和非法收贷目前还是空白。“催收是允许的,借了钱肯定是还的,但是否规范、是否存在越界的问题也没有明确的规则。”

  更重要的是,综合借贷成本的上限也比较模糊。最高法发布的《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明确:“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是,该司法并没有明确解释借款利息是否包含服务费等中间费用,造成目前国内部分现金贷平台因为手续费收取导致利率偏高。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