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旅游 > 正文

股权众筹式微 pa18 行销支持系统共享领投能否再迎风口

时间:2017-09-17 08:06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股权众筹式微 pa18 行销支持系统共享领投能否再迎风口

  刘飘何莎莎

  股权众筹领域曾是资本竞逐的热点,而据盈灿咨询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8月底,相比风口时期的448家,目前已有4成平台退出,其中非公开股权融资(业内惯称“股权众筹”)的数量更是持续走低。一些尚未退出的平台,逐渐沉寂或谋划转型。

  对此,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陈云峰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监管的缺失;二是平台服务参差不齐。

  而面对股权众筹的局面,从业人员也在设法突破困境。众筹之家CEO王正然认为,监管从来都是走在行业发展的后面,所以监管缺失并不是影响这个行业发展的重要原因。而原有的“领投+跟投”模式存在巨大弊端,已不适应当前股权众筹的发展。于是在今年提出“共享领投”模式。当前,这个模式已在股权众筹平台大股东上实践。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有不同看法。原36氪市场副总裁于迪认为,如果“共享领投”能避免股权众筹处于灰色地带的困境,提高融资效率,同时可以处理好领投方与跟投方的利益关系及退出模式,还是有很大发展空间。但从本质看来还是股权众筹,底层模式没有变化。

  数量减少

  2015年创业创新企业数量激增,而传统金融市场无法满足创新型小微企业的融资需求,大量股权众筹平台开始涌现,这一年也被誉为股权众筹的元年。但近两年,股权众筹逐渐走向低迷,包括彼时获得试点资格的若干互联网巨头,今年都已进入休眠状态——在完成早期的项目之后,不再上新项目,而官网和微信公众号也已经许久没有更新。

  根据盈灿咨询发布的全国众筹行业8月月报显示,自去年10月开始,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保持持续下降走势,整体交易规模继续下滑。截至2017年8月底,全国各类型正常运营的众筹平台总计264家,与上月数量相比减少43家。其中,在正常运营的平台中,有一半是奖励性众筹平台,为138家;其次是股权众筹平台有75家,比上个月减少13家。

  陈云峰认为,这一数据表现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监管的缺失,目前对于如何监管、整改等都未有监管细则,股权众筹的法律属性和法律地位的不明确是导致投资者风险的部分原因;二是平台服务参差不齐,各家平台对项目的审核标准不一。”

  贵阳众筹研究所所长刘文献也对记者表示,“一方面是缺乏相应的监管措施;另一方面是这个行业的基础设施还有待完善,需要一些技术完备。比如区块链技术,对企业的经营项目有持续的跟踪,不可篡改的记录。”

  当前对于股权众筹平台应该如何监管,监管部门确实未有明确规定。在2014年底,中国证券业协会曾颁布《私募股权众筹融资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截至目前,这是唯一一次由官方发布的有关股权众筹的监管法规,但后来正式文件并未发布。

  此后,也有文件陆续出台,将股权众筹划分到证监会监管,并提出六个禁止,包括擅自公开发行股票、变相公开发行股票、非法开展私募基金管理业务、非法经营证券业务、对金融产品和业务进行虚假违法广告宣传、挪用或占用投资者资金等方面。但缺乏一些具体的细则。

  而对此,王正然对记者表示,“监管基本都是走在行业发展出现巨大问题之后,才开始出台相关规定,但其他行业也在发展,所以监管缺失并非重要原因。股权众筹行业式微,主要是因为行业本身的特性,包括回报和周期的不确定性。由于一级市场的不透明性,很多成功退出的项目没有被宣传,但利空时却被放大。以往的投资人看不到回报,新投资人看到利空的情况居多,劣币驱逐良币,以致投资人和小微企业对此失去信心。”王正然认为,目前“领投+跟投”模式存在很多弊端,已不适应当前股权众筹的发展。

  而众筹之家主编邓龙对记者进一步指出,“领投+跟投”模式存在三个弊端,一是原有的领投和跟投人从工商登记上来看,是互相独立的,不属于利益共同体,领投人不会对跟投人负责,而跟投人分辨风险能力低;二是无法预料何时能给创业者募集够相应资金;三是因项目方、股权众筹平台方、投资人彼此之间的信息不对称,投资人无法充分地了解项目真实背景以及融资方的全面资料,导致其在做投资决策时,可能作出错误的、不合理的行为,从而放大投资风险。为此今年年初,众筹之家提出“共享领投”模式。

  利益捆绑

  共享领投是众筹之家今年年初提出的概念。具体是指,由专业的创投人士先在平台上募集一定数额的资金,组成一个“领投计划”。在该计划成立后,按照大股东平台提出的金字塔模型,成比例投资到该计划中的各个项目。所谓的金字塔模型,是指对于项目划分一定的风险标准,把50%的资金投资到风险低、收益稳健的项目上;40%的资金配置到风险适中、收益中等偏上的项目中;10%的资金配置到风险高、收益高的项目。

  邓龙对记者表示,“当时并未公开宣传这个概念,只是先在大股东平台对这个模式进行试点。”

  今年2月,水元素计划在平台大股东上线。该“计划”主要针对早期的项目进行天使投资,投资方向主要是消费升级、金融科技、互联网+传统行业,目前已经募集1590万元,分别投资了4个项目,浮盈达60%。邓龙告诉记者,“我们一般是会先去了解一个行业,如果看好这个行业,会到我们的项目库中去寻找项目,再去和项目方谈。然后再出台‘领投计划’募集资金,分别投到这些行业的项目中。”

  对于“共享领投”如何面对原有模式中募集时间不确定的问题,记者向于迪了解到,原有的“领投+跟投”模式,募集时间一般都是一个月,如果到规定时间,无法募集够相应数额,就属于流标,资金退回给投资者。

  王正然对记者表示,在“共享领投”模式中,募集资金的时间也是一个月左右,但如果到期不满额,募集资金的平台会自己去填补这一部分,由此避免融资的小微企业出现白等的情况。

  在公开资料显示,共享领投模式可以解决投资人和项目的风险错配问题,实现募集资金的创投人士与投资人的利益捆绑。“以前领投人和跟投人在工商层面是不同的股东,相互没有利益关联,而且领投人有可能只是站台的角色,并不投资。但共享领投是募集资金的创投人士和投资者都属于一个合伙股东,利益有所捆绑,所以会仔细认真地辨别风险。”邓龙对记者表示。

  至于在共享领投中,募集资金的创投人士是否会在项目中投资,邓龙表示,没有具体要求,但多数会投一部分,不会公开,想了解详情的投资人可以向募集资金方申请了解具体详情。

  对于这个模式,刘文献认为,“如果组织模式是公司制,合伙领投,还是存在一定的积极意义。但只有企业的信用、技术都相对完备,监管层出台对应的具体法规的情况下,才会再次迎来一次繁荣。”

  于迪认为,“共享领投模式本质上还是众筹,单纯依赖模式创新迎来风口的可能性不大,还是要依托科技和新价值的挖掘。”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