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旅游 > 正文

听说,贾跃亭把juicy怎么读下一代的后路都安排好了 ?

时间:2017-09-15 08:51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如果贾跃亭用来“辟谣”的话都是假的,那还有什么是真的?

听说,贾跃亭把juicy怎么读下一代的后路都安排好了 ?

  过去几年,还是有不少真心为乐视与贾跃亭振臂高呼的拥趸,相信贾跃亭的生态梦,相信乐视熬过艰难必将翻身。如今,稀稀疏疏,三三两两,残留几分面子上抹不去的狼狈。

  爱过

  张咏是在2015年8月17日入职乐视,担任乐视商城高级UI设计师,当年的919活动,是整个乐视与贾跃亭最重视的事情,活动启动前,几乎每晚,团队都要加班到半夜十一点,筹备期的一个月,总加班量甚至达到40多个小时。

  当时,整个乐视大厦八层,贴满了“颠覆919”、“加班不怕,易到送你回家”的横幅标语。919当天,贾跃亭终于来到这帮将帅中间,检验设计图纸,看着近在咫尺的贾跃亭,张咏兴奋不已。

  2016年初,乐视在冠名的五棵松体育馆举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年会,贾跃亭“倾情演唱”《野子》,“怎么大风越狠,我心越荡……”“当时我们的朋友圈全都刷屏了,特激动。”张咏称,虽然乐视存在很多问题,但贾跃亭每次小跑着进出办公室的场景,还在她脑海中印象深刻,她仍坚信着乐视会缓过来。

  李源是于2016年初至2017年8月就业于乐视的一名普通员工,在他印象里,乐视最大特点就是经常搬家—— 从乐视大厦搬到观湖,再到光华路SOHO、达美中心,再回到乐视大厦,吸收着“新鲜”甲醛,见证着乐视每个节点的不同。

  2016年7月,公司地址尚在光华路SOHO,李源印象中的乐视步入发展巅峰期——一系列战略出台,各种新机发布,在美国旧金山艺术宫举行LeEco落地北美Bigbang发布会,将一系列体育版权收入囊中。

  彼时尚任职于乐视致新的郑佳也对雷锋网表示,那时候的乐视与贾跃亭,在乐视员工心里,就是“无所不能”的,“即使你知道这有些洗脑的成分,但当时的战果摆在眼前,一场又一场发布会连着开,整个世界都是乐视的。”郑佳这样回忆称。

听说,贾跃亭把juicy怎么读下一代的后路都安排好了 ?

  药效仅仅持续到高潮。

  2016年11月份,裁员的铡刀终于挥下来。但当时大部分员工都认为,裁员属于正常现象,是企业发展壮大过程中必经的阵痛,“我们当时对未来还很乐观。”李源说。

  2017年初,李源的小组再次搬到离乐视大厦不远处的达美中心大厦,资金问题逐渐暴露出来。李源称,“对于大部分员工来讲,当时资金问题对我们的影响其实并不大,大家还是埋头干着自己的事情,唯一有所察觉的地方在于,人员逐渐开始减少,人力突然不足,很多业务在人员配置上无法得到满足,我们也就开始逐渐删选与调整业务发展方向。”、

  乐视员工内部的平静并没有持续多久,举着“讨债”横幅的人员逐日递增地聚拢在乐视大厦楼下,各个媒体平台与社交平台上,关于乐视的负面话题逐渐增多。李源、郑佳等内部员工极力避免讨论这些话题,直到有天小组老大突然主动提起到——“这个月的工资可能要发不出来了。”

  之后的业务停滞、谈话、裁员,都在“顺理成章”地隐秘进行着,从最初的N+1赔偿额裁员,到后来砍到只有N,所有对乐视丧失希望的员工,也从最初挣扎着选择去与留,到后来积极争取裁员名额,乐视终于开始从内里散了。

  2017年9月10日,李源的离职补偿终于到账,但所欠工资尚未到手。他没什么抱怨,也没带戾气,只是表示,看到乐视被法院列入了“老赖”黑名单。“毕竟乐视缺钱,窟窿太多,总要一个个去堵”“该过去的,总会过去”。

听说,贾跃亭把juicy怎么读下一代的后路都安排好了 ?

  恨过

  真相如果太惨烈,人们总会选择主观忽视它。

  乐视的股价与市值,是奇迹般的存在——从2014年12月23日低谷时的28.2元,上涨至2015年5月12日最高点179.03元,上涨幅度高达535%。

  踩着最高峰的波点,贾跃亭开始逐渐套现。

  2015年5月26日,乐视网发布《关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股份减持计划的公告》称,贾跃亭计划于5月29日至11月28日减持其个人直接持有乐视网股份不超过148,049,451股,即不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约8%。

  2015年10月底,贾跃亭以股份转让的方式折价减持1亿股,减持套现资金为32亿元。半年时间,贾跃亭通过减持方式共套现约57亿元。

  2016年第四季度,在乐视资金最为艰难的时刻,贾跃亭收回了约30亿元借款。至此,贾跃亭对乐视网的借款金额,从2015年底时的近35亿元,大幅缩减到2016年底的不到4.5亿元。

  2017中报显示,贾氏姐弟将最后的约4.5亿元款项全额收回。

  贾跃亭其姐贾跃芳的套现行为就更早了——2014年1月23日至28日,贾跃芳减持11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1.38%,套现约5.44亿元。

  2014年四季度,贾跃芳再次减持1200万股,套现约4.2亿元。

  贾跃亭最后一次套现,是在2017年1月15日融创入股乐视时,贾跃亭通过协议将1.7亿股乐视网股票转让给融创子公司嘉睿汇鑫,交易对价为35.39 元/股,贾跃亭获益60.4亿元。 至此,贾跃亭姐弟从上市公司共套现139.4亿人民币。 

  2015年6月,曾捅破“蓝田股份造假”秘密的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企业研究中心主任刘姝威发布《乐视分析报告》。刘姝威通过分析乐视网的董事会成员结构、主营业务收入和利润构成以及乐视的生态圈,认为乐视网的“烧钱”模式难以持续,乐视网不务正业,“故事”和“概念”的“想象空间”很难变成现实。

  可惜,乐视的大小投资者们并不买账,并把刘姝威喷得体无完肤。很久很久之后,当乐视逐渐暴露问题,当投资者股价被腰斩,刘姝威的乐视报告被再次翻出来,后悔者有之、幸灾乐祸者有之,此为后话。

  总之当时,与贾跃亭姐弟盆满钵满鲜明对比的,是从全国各地用来的讨债者们。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称,8月1日,来自成都的乐视移动供应商傅先生表示,我们在乐视大厦讨债近40天,用尽各种方法和套路,多达21家乐视线下展厅承建商得到的答案一直都是——没钱。最后讨债供应商们实在没办法,心想乐视你没钱了、把能抵押的物品给我们去卖了换钱也行。于是手写了一份《诉求》,向乐视列出了抵债项目及货物:

  第一,债转股(价值3500万的乐视网或乐视影业股份);

  第二,价值3500万元的房产、地产、车;

  第三,价值3500万元的网酒网酒水;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