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旅游 > 正文

央行严厉叫停代币融私立ip女学院资,知名ICO投资人:不行就去日本

时间:2017-09-04 23:39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央行严厉叫停代币融资,知名ICO投资人:不行我们就去日本

  澎湃新闻记者 周炎炎

  澎湃新闻记者在中国第一个投资ICO(首次代币发行)项目的人士的办公室里见证了历史——央行发文称“ICO是非法公开融资行为”,并勒令各平台立即停止。

  9月4日下午3时,中国人民银行(央行)等七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下称《公告》)。《公告》指出,代币发行融资是指融资主体通过代币的违规发售、流通,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以太币等所谓“虚拟货币”,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应当立即停止。”《公告》对ICO监管的措辞极其严厉。

央行严厉叫停代币融私立ip女学院资,知名ICO投资人:不行就去日本

  央行等七部门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后,包括比特币、以太坊在内的所有数字货币都出现了大跌。

  凑巧的是,此时澎湃新闻记者正好在上海若灵软件科技有限公司、维优公司创始人顾颍的办公室里,见证了这个ICO暴利时代终结的时刻。在央行公告发布后,包括比特币、以太坊在内的所有数字货币都出现了大跌,许多代币价格更是拦腰斩断。

  顾颖更为人所熟知的是其花名初夏虎,他也是中国最早涉足ICO项目投资的人士,目前参与了30多个项目的ICO投资。他还有一个数字货币交易所,叫做海风藤。

  “拦不住的,民间投资热情还在,”在看到《公告》全文前,初夏虎表示。但在澎湃新闻给他发送了《公告》全文之后不一会儿,他决定下楼安抚一下自己的团队,“我去稳定一下军心。”

  半个小时后,他回到办公室,不过也并没有满脸愁容。“等监管要求吧,真的需要清退,我们就清退。”初夏虎说道,“不行的话我们就出海,我们在日本已经拿到了数字货币交易所牌照。”

  中国参与ICO投资的“第一人”

  初夏虎的公司举办的一场大会,被看作是监管部门开始注意ICO的一个重要节点。

  初夏虎旗下的上海若灵软件技术有限公司,曾于7月底在上海主办了纷智全球区块链峰会,该峰会现场却遭遇了上海浦东监管局的突击检查,案发事由是这家公司发行了一款数字加密货币ETP(熵),并在该公司平台上进行交易。

  初夏虎对这件事情的解释,一直都是竞争对手抹黑砸盘,并称当天2小时内ETP下跌了25%。

  9月4日下午2时许,澎湃新闻来到初夏虎团队位于浦东的办公室。

  “我们的平台不在60家之列,”澎湃新闻刚进办公室时,初夏虎的员工向其汇报道。

  9月4日上午,媒体开始流传由央行等17部门成员组成的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近日下发了《关于对代币发行融资开展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该通知提供了一份共计60家的ICO服务平台名单,供各地参考,要求各地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在此基础上进一步详尽摸排,确保不遗漏。

  “这个名单定得很有水平,基本没有漏,”初夏虎对澎湃新闻表示。

  初夏虎早在2013年就接触到了ICO,他也笑称自己是“中国第一个参加ICO的人”。在世界上第一个ICO项目Mastercoin发起之时,初夏虎去了美国迈阿密了解,并投资了19个比特币(当时币价为800美元左右),半年居然获得了十几倍的回报。

  2014年,初夏虎成了中国第一个ICO项目小蚁的联合创始人,团队中7个发起人,3个主管项目进展,4个仅入股不管理,他属于后者。他投资的时候小蚁1分钱一个币,后来2015年ICO的时候涨到3毛钱,后来最高涨到300元。但他在1.5元的时候就卖掉了。在央行发布通知前,小蚁币价在200元左右,小蚁这个项目的市值达到了200亿元人民币。

  “可惜那个时候没有注册xiaoyi.com这个域名,不然后来可以卖给小米公司旗下的小蚁产品,”初夏虎说。

  小蚁跟国外的以太坊有共同之处,是一个发布区块链项目的基础设施平台,但是截至目前也才有1个项目发布,初夏虎评价其“营销能力不够”。相比之下,国外的以太坊市值已经超过2400亿人民币。

  二级市场“炒空气”

  对小蚁的进展表示失望后,初夏虎投身维优元界的开发,在去年ICO中融资1500万元。目前已经有30个区块链项目上线,而这些项目都可以通过ICO来筹资。他举例称,一个上线的zenair项目,是一个商旅出差,相当于“去中心化的携程”,消费者可以通过其直接与商旅服务供应商联系,而去除了中介费。

  对于目前不少已经上线的ICO项目,初夏虎也表示是炒概念、“炒空气”,“有些项目刚刚众筹完,本来应该先埋头研发做项目的,但被投资者逼着或者自己主动立马就上二级市场,是不合理的。”

  对于央行的监管,初夏虎表示,今年早些时候,海风藤每周都要向央行汇报数据,包括周交易金额、最高价、用户数量、用户持仓数据、人民币结余、其他虚拟币结余和人民币托管状况,并且一次性汇报了股权结构、实际负责人、运营和技术负责人等情况。

  “监管松严也要分地区,就像美国区块链、比特币公司撤出华盛顿州去了特拉华州一样,中国的北京上海比较严格,深圳和贵阳稍微友好一些,”初夏虎说。

  ICO或转战海外

  就在聊天过程中,央行发布了《公告》,表明对ICO“一刀切”的态度,并表示“本公告发布之日(9月4日)起,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应当立即停止。已完成代币发行融资的组织和个人应当做出清退等安排。有关部门将依法严肃查处拒不停止的代币发行融资活动以及已完成的代币发行融资项目中的违法违规行为。”

  “团灭了,”初夏虎表示,对它们来说,如果按照发行价格0.67元清退,他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就怕投资者不愿意,他也提到有些刚刚ICO结束的项目,办公场地刚刚租好,员工也请好了,也交给帮忙ICO的信息平台5%的中介费用,现在是最痛苦的时候,“很多钱都花掉了,到底要怎么清退,还没有说法。”

  澎湃新闻注意到,4时许,已经有刚刚融资的ICO项目宣布即将清盘。

  同时,初夏虎看了一眼海风藤网站,包括比特币、以太坊在内的所有数字货币都在大跌,自己的ETP也大跌了40%。

  “下跌还没有结束,”初夏虎对澎湃新闻表示。

  不过初夏虎很快就有了新的规划,或者可以理解为自己留有的“后手”。

  “等监管要求吧,真的需要清退,我们就清退。”他说,“不行的话我们就出海,我们在日本已经拿到了数字货币交易所牌照。”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