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旅游 > 正文

余承东:未来主流手机冷血总裁的情人只有3家,中国将有更多华为崛起

时间:2017-08-27 16:55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文过是非”按语:8月25日,由深商总会、深商联主办的“深商黄埔军校第19期 ——深商名企走进华为”活动在华为大学举行。作为教官,华为消费者BG CEO、华为终端公司董事长余承东为120名深商企业家作了题为《CBG成长、发展与愿景》的授课。24年华为职业生涯,余承东历任3G产品总监、无线产品行销副总裁、无线产品线总裁、欧洲片区总裁、战略与Marketing体系总裁等,见证了华为一个个不可思议的奇迹。尤其是在领军华为终端后,华为智能手机由中国十名开外一跃成为世界第三,使余承东成为手机行业的网红和大V。余承东语速极快,在长达一个半小时、多达1.7万字的演讲中,将个中艰辛、痛苦和愿景尽数道来,坦率真诚而又幽默智慧,但出现最多的高频词就是“艰难”,令在场企业家为之动容。为此,“文过是非”历时5小时整理,并加注标题,以飨各位。

余承东:未来主流手机冷血总裁的情人只有3家,中国将有更多华为崛起

  尊敬的会长,还有各位企业家、各位同仁,首先代表华为热烈欢迎大家来到华为进行交流指导,借这个机会非常感谢大家对于华为的支持,这么多年来对华为从各个领域、各个行业的支持和帮助,我刚刚也见了很多朋友使用华为手机,我代表华为终端、华为消费者业务感谢各位大佬们对华为终端的支持,表示非常非常感谢,谢谢!

  我1993年加入华为,做的第一件工作就是华为的第一代数字交换机开发人员,我是从学校里跑到华为来的,在清华开始做的,我们家在农村,相对比较穷,弟弟妹妹都在上学,我爸爸感觉压力很大,说你赶快去工作,后来假期做项目做到深圳来了。

  1993年,作为改革开放前沿,深圳有很多机会。当时觉得华为虽然小,但是挺不错的,也很喜欢。当时有些校友在那里,本来跑去看的,后来觉得很好,他就动员我留在这里,后来就再也没回学校了,在华为干了快25年了,从1993年初干到现在,也见证了华为从很小的小公司成长到今天,也是很不容易的。

  我今天看到各位企业家,都是各个领域的佼佼者,可能比我在1993年的时候看到的华为更强大,华为那时候才200多人,相信在座的各位未来会成长成比华为更强大的企业。

  我在华为这么多年,印象最深的是我们公司很小的时候,任总就很有梦想,一直有追求。任总说我们要成为中国最大的民营企业,当时觉得很难,当时华为才20多个研发人员,两三百人的小公司。后来,华为从中国慢慢成长起来,后来从农村走向城市,又从国内走向海外,用任总的话说是屡败屡战,屡战屡败。我在华为20多年最大的感受就是华为的路走得很艰辛,很艰难。大家可能今天看觉得华为还不错,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是过去走过的路都是非常艰难的。最近这几年我干的最艰难的事就是我在做终端,又一次体会到艰难。华为运营商业务慢慢做到行业老大的位置,无论是收入、利润还是市场份额都做到全球第一,但是我们在终端领域就不可同日而语。

  我觉得一个企业发展真的非常非常不容易,我相信各位企业家,你们在各个行业都会面临着很激烈的竞争,我今天做的手机行业,他们开玩笑说不是红海行业,是血海行业,智能终端领域目前竞争也是非常激烈的,也是很不容易的。

  我最早在华为做交换机,后来创建华为无线通讯部门,经历了非常艰难的道路,后来慢慢取得一些成功,成为世界行业第一;之后我做了华为欧洲区总裁,3年时间把市场份额从不到3%做到市场份额第一,大概接近10%。

  一、血海里拼杀出来的“世界第三”

  这几年做终端这一块,我是从2010年开始从欧洲回国,2011年开始担任华为集团的CMO、战略与Marketing总裁。我可能不是特别喜欢这个岗位,当时终端这一块,因为华为以前是做运营商。2011年之前,华为在做运营商定制,做网络设备做数据卡,华为在这方面做的很成功了。后来华为做了第一款3G手机,2011年智能手机一起来,苹果2007年发布Iphone第一代,2010年、2011年后来的三星galaxyS、S1、S2,慢慢取得很好的成功,整个行业在迅速往智能手机转移。但我们做的第一款手机没有人愿意用,我们自己的员工都没有人愿意用,当时我们就在这个会议室开会,旁边的三个阶梯教室,每个教室坐得满满的,我说用华为手机的人举手,结果只有两个人,而且那两个人还是我们自己员工用来做备用机,当时华为手机自己员工都不愿意用。开始我们的终端是盈利的,做低端定制,做港口数据卡还是盈利的,但后来中期一看华为挣钱,大家都力量做,搞得这个行业根本不赚钱了。那时候面临什么局面?要不我们就放弃这个行业,任总说我们的基因不太适合做B2C的东西,要么就放弃不干了,怎么办?要不要做?我跟任总说给我们一个机会试试看能不能做起来。

  那时候我接手终端,在“中华酷联”里,华为是最弱、最小的,我们在中国终端市场排不到前10名,在海外是没有品牌的,没有品牌的产品是很难的。在运营商定制的时候,做的都是便宜机,150美元以下,甚至几十美元,当时很多项目都是亏损的。这个阶段非常艰难,任总让我们向中兴学习,中兴当时的终端收入比华为强。

  2012年,我跟任总请缨说我自己来干吧。当时其实压力非常大,第一因为我们不挣钱。第二因为我们的生意模式没办法继续下去了,还有这么多人要养活。当时我做了一个决定,我们放弃低端,往中高端走。这个事情在华为公司内部争议非常大,很多领导得反对我,说华为适合做又好又便宜的东西,不可能做高端,因为没有品牌,做高端等于死掉。同时,放弃运营商的低端定制,做自有品牌,从运营商市场走向开发市场。因为我们没有品牌,我们要做华为自有品牌的中高端产品,运营商不接受,就很难了。然后我说,运营商定制市场不做了,宁可砍掉,当时压力非常大。我坚决做自己的品牌,从开放市场做起,从Marketing做起。

  这个转型道路是非常艰难的,因为当时快死掉了,还有1万多人要养活,你要开始挣钱,要开始转型的时候死掉怎么办,我们开始业务往这边迁移,一方面产品砍掉,一方面做中高端产品,我做的第一代T1总共卖了20万台,后来做Mate1 卖了10万台不到,然后一步一步坚持,后来我们开始做P6,终于开始取得一些成功,后来做Mate7又成功了。

  那几年压力非常非常大,一方面把业务转移掉,另一方面公司给的收入利润考核指标都要问题,因为完成不了就要下课了。当时我做终端公司的董事长兼总裁还有CEO,之前在我的岗位上之前已经牺牲掉三位副总裁,其实他们都是很优秀的人。这是一个行业问题,华为做B2B生意做惯了,做B2C的行业赛道不同、机制不同。我当时做了决定,从运营商市场走向开放市场,我们开始走精品路线,做了几个战略调整,调整之后坚定不移的走,改善产品的设计,产品质量迅速提升,然后做精品,当时苹果的成功也是靠精品,三星也是一款精品Galaxy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