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旅游 > 正文

硅谷成功封杀了极警探姐妹花之引渡右翼言论,不过它们该管这事么(3)

时间:2017-08-22 14:38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GoDaddy你们掌握着The Daily Stormer的域名,他们发布了这个(冒犯文章截图)。如果你们觉得这种言论应该被禁止,就转发。”在GoDaddy撤销域名前,女性和LGBTQ组织的主席Amy Siskind在Twitter上的这篇帖子被转发上万次。

  每当一个域名网站接下Daily Stormer网站,都会被质问同一个问题——为什么Godday、Google动手了,你无动于衷?

  在Twitter封锁账号前,也有不少人@ 创始人杰克· 多西,指责说“连GoDaddy和Cloudflare都站在了纳粹的对立面。Twitter是跟随大潮,还是一如既往的为纳粹提供平台?”

  少数科技公司在对抗这个趋势,比如在右翼成员中流行的社交应用Gab坚持说自己容忍极端言论是为了言论自由。在遭到Google Play下架后,他们自己筹措了100万美元资金,把自己描述为“为自由言论,个人自由和在线信息自由流动的创作者提供一个无广告的社交网络”,还指责科技公司是奥威尔式的集权主义,讽刺扎克伯格是“斯大林伯格”。

硅谷成功封杀了极警探姐妹花之引渡右翼言论,不过它们该管这事么

  比较讽刺的是,Twitter上的自由派指责扎克伯格包庇纳粹;美国新纳粹网站说扎克伯格是准备迫害白人的犹太人,俄国人才是朋友;Gab这样的竞争对手则说扎克伯格是俄国独裁者斯大林。

  甚至,Gab还声称要建立一个“完全自由的操作系统”,说要通过ICO募资5亿美元。

  Gab早先曾经是硅谷最大孵化器YC的一员,后被扫地出门。

  著名的ACLU(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组织)这次也成为了舆论讨伐的焦点,这家总部位于纽约的大型非盈利法律援助组织,成立于1920年。其目的是为了“捍卫和维护美国宪法和其他法律赋予的、这个国度里每个公民享有的个人的权利和自由。”

  在夏洛茨维尔的集会中,原本右翼团体在解放公园集会申请被当地政府以安全为由驳回,组织者以第一修正案为由,将当地政府状告到了联邦法院,最后游行被批准。这个过程当中,左翼的ACLU组织对其游行自由权利一直表示支持。

  ACLU一直坚持不分派别和价值取向地保障宪法第一修正案赋予公民的权利。在历史上,它也曾支持纳粹党人游行的权利。

  这一次ACLU支持极右翼集会同样遭受到了强烈质疑…ACLU弗吉尼亚州董事会成员Waldo Jaquith决定辞职离开组织,在Twitter上他是这么说的:“我已经离开了ACLU弗吉尼亚州的董事会,什么是合法的事情与什么是正确的事情有时候是不一样的,但无论如何,我都不会为纳粹提供帮助。”

  伤亡发生后,ACLU发布声明称将重新考虑保障团体自由集会权力的限度,至少确定当事人没有持枪并且不具暴力倾向。

  硅谷大公司这次让纳粹下线,那么下一次是谁呢?

  Daily Stormer代表的纳粹极端主义很难让人同情。但不是所有观点都像纳粹那么黑白分明。

  并不同情纳粹的EFF(电子前哨基金会)发表博文对近日科技公司集体静音新纳粹分子/网站的行为表示谴责。

  EFF在博文中表示,这些用来屏蔽仇恨言论的行为,最终也将会反作用于争取自由权利的民权组织,未来也会被各大科技公司反过来用于禁止民权组织发声。

  EFF说:“保护言论自由并非是因为我们支持哪一种言论,哪种言论就应该受到支持,而是因为我们相信不管是政府还是商业组织都没有权限去干涉言论自由。”

  事实上,这些限制Daily Stormer发声的科技公司有可能会面临诉讼。美国高院已经多次裁决,禁止政府限制带有歧视或者仇恨,但并不直接威胁的言论。之前没有关于公司控制言论的先例,因为公司从未有这样的力量去控制言论。

  说自己因为起床气而直接拔线的Cloudfare CEO Prince在做出决定的同时,也公开承认做法有问题。

  这位至今还在大学任教的法学副教授公开说自己做出这个决定是因为Daily Stormer的人说Cloudflare是秘密支持者,而他不想被当成纳粹同党。他这么做,是因为公司的用户协议给了他这么做的权力。

  在做出决定时,也意识到了这一做法的潜在危险。事后在接受The Verge采访时,Prince说:

  “这是我的决定,我不认为这是CloudFlare的政策,而且我认为在很多方面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决定。” “我认为我们作为互联网公司需要有一个讨论公司行为限度的共识,有清晰的规则和框架。我,或者杰夫(贝索斯,亚马逊创始人)、拉里(佩奇,Google创始人)、萨提亚(纳德拉,微软CEO)、马克(扎克伯格,Facebook CEO)的抱怨不应该决定什么东西可以上线。我认为Daily Stormer背后的人令人憎恶,但我不觉得我的政治立场应该用来决定什么可以存在于互联网。”

  “但是在我们解决这个特定的问题之前,我们没有办法达成这样的讨论与共识。”

  大多数互联网公司并没有对此公开讨论。在封杀网站时,基本只是说因为违反用户协议,所以停止了服务。

  今天,十几个控制互联网基础设施的硅谷公司可以让一个声音彻底消失。但做出决定的人并不需要解释具体原因。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