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旅游 > 正文

硅谷成功封杀了极警探姐妹花之引渡右翼言论,不过它们该管这事么(2)

时间:2017-08-22 14:38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事发当天,特朗普在一则声明中并没明确指责白人种族主义的行径,而是立场模糊地表示:“我们必须团结起来,谴责任何形式的仇恨。”“以最强烈的言辞谴责来自任何一方的仇恨、偏见、暴力”。但并未直接谴责白人种族主义的行径。

  一个类似欧洲的恐怖袭击发生了,但美国总统并未直接谴责行凶群体。特朗普的态度引来极右翼的欢呼。比如当时还没被封的Daily Stormer就发文称赞特朗普,写道“当被要求明确谴责的时候,他直接走出了屋子。实在是太棒了,上帝保佑他。”

  加上大选期间特朗普被问到如何看待白人至上运动时,也拒绝谴责而是说自己不了解那些团体,特朗普的态度引来大规模抗议。

硅谷成功封杀了极警探姐妹花之引渡右翼言论,不过它们该管这事么

  在白宫幕僚长凯利的劝说下,8月14日特朗普第二次就此事在推特上发言,他说:“种族主义是邪恶的。那些以种族主义名义来使用暴力的人是罪犯和匪徒,包括三K党、新纳粹、白人至上主义者,以及其他以仇恨为基础的团体。”

  随后,参与了此次“右派团结”的前3K党领袖、大巫师(这是他在3K党的正式职位)David Duke指责特朗普背叛了他们的信任。

  8月15日,特朗普在纽约特朗普大厦当中进行一次非正式的谈话当中,在记者关于极右翼主义的追问下,特朗普给了一个各打五十大板的回应。他说:“右翼不对,但去现场抗议右翼的左翼同样携带了武器,两边人都很暴力。”

  特朗普关于左翼带武器的说法有事实根据。根据当时的视频,双方都有人带了武器,示威期间也有过肢体冲突,不过被警方很快隔开,并未造成伤亡。但最后像欧洲伊斯兰圣战主义恐怖分子一样开车冲向人群的是一个极右翼分子,同时各路极右翼团体为此庆贺也是事实。

  之后美国公众人物都公开站队,没有几个人站在“两边都不对”那派。

硅谷成功封杀了极警探姐妹花之引渡右翼言论,不过它们该管这事么

  撞车袭击后,波士顿的极右翼示威也引发大规模抗议,照片中左方建筑内聚集着极右翼示威者,数十人规模。被隔离在远处的庞大人群是反极右翼示威的人群

  政治人物不用说了。比如与特朗普站在同一阵营的共和党议员Cory Gardner说:“总统先生,我们必须对于邪恶势力直呼其名,这是一次国内恐怖事件。”

  一个又一个特朗普顾问团的企业家宣布退出顾问团,就连与特朗普联系频繁的贝莱德CEO也宣布退出。最后特朗普直接解散两个顾问团。

  一贯避免直接评论政治的现役军队高层也公开表态。美军参谋长联席会的五个长官都公开在社交网络上直接谴责袭击,这五人分别是美国海陆空三军、陆战队和国民警备队的最高指挥官,每个人的声明都不只是代表个人,而是强调各军种立场。比如海军作战部长海军上将约翰·理查森在Facebook上写道:“在夏洛茨维尔发生的让人感到可耻的事件是不可接受的,决不能容忍。美国海军永远不容忍这样的仇恨行径。”

  最后连小默多克,特朗普最爱的电视台福克斯新闻的CEO都在邮件里写道“我简直不敢相信我得写这样的话:对抗纳粹是最基本的。世上没有好纳粹、好3K党或者好恐怖分子。”

  但就像大选期间几次一边倒的事件一样,这次尽管公众人物都立场鲜明,但根据调研机构SurveyMonkey上周的一份调查,40% 的被调查对象认为示威双方对伤亡负有同样程度的责任。

  不论特朗普当选,还是现在活跃的极右翼,显然都在美国有一定民众基础。

  事件扩大后,互联网公司的封锁也开始了

  Daily Stormer只是一个起点,对于白人至上运动的封锁,蔓延到持有各种互联网服务的硅谷公司。

  最早付诸行动的是Airbnb。早在夏洛茨维尔游行示威发生前4天,Airbnb就宣布停止那些他们认为可能是为了参加那个集会而在他们平台上订房间的人的账户。

  这更像是态度的表达,毕竟Airbnb也没能实质性地阻止集会发生。在一份声明中Airbnb表示他们的社区成员“必须接受尊重他人的不同种族、宗教、民族、国籍、残疾、性别、性取向或是年龄。”

  Daily Stormer被数次下线之后,更多的互联网公司参与进来,在各自能控制的服务上封锁极端组织。

  硅谷科技公司向来持有自由派立场,但早先尽管会直接发声明、捐款,但不会直接封杀。

  但氛围在转变。

  最直接的是阻断言论渠道。除了前面提到的基础设施外。流血事件后,Facebook删除了Daily Stormer的文章链接和活动页面;Twitter也清除了组织者的账户;Reddit关闭了一个含有大量相关暴力言论的板块。这三家社交平台几乎覆盖了全美所有的线上言论渠道。

  紧接着还有支付公司。Paypal最先表明停止向极端组织提供支付和转账服务;之后传统的金融机构Discover、Visa和Master Card也先后切断了这些网站的支持,其中后二者是全球最大的两家信用卡支付渠道;苹果Apple Pay也在16日宣布不再向相同的网站提供服务。这意味着宣扬白人至上的网站完全失去了主流的支付方式。

  另外,众筹网站GoFundMe也移除了多个为犯罪嫌疑人James Fields筹款的项目,后来变成为事件受害者筹款。

  如果说域名、言论和金钱控制了极端团体的命脉,那么一些互联网服务商的行动,似乎造成不了多大的实质性威胁。

  Uber在17日宣布不再为白人至上主义者提供服务,不过这本身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毕竟他们无法审核每一个乘客。唯一被拿出来的案例是乘客在车里发表种族主义言论,被黑人女司机举报,随后Uber关闭了三个乘客的账号。

  不少科技公司的决策似乎是被推着走。

  再比如流媒体音乐服务商Spotify,宣布说删除了多个有仇恨倾向的乐队和他们的歌曲。这个问题其实由来已久,2015年就有媒体指摘他们的平台上有37个这样的乐队,同期iTunes是删除了的。直到现在才解决问题,Spotify怎么看都有点被舆论胁迫的意思。

  其他的公司,也大多在付诸行动前遭受舆论压力。

  最直接的,可能也是最重要的,就是一个一个域名网站。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