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旅游 > 正文

揭秘蝶贝蕾法则:领神鬼世界哪个职业好导意志决定一切 规定三谈三不谈

时间:2017-08-19 07:43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原标题:致死李文星的蝶贝蕾法则 

  孙吉正

  “我不会出卖朋友。”被假“女友”骗入传销组织一年后,王朋(化名)被营救出来,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申明”道。

  “领导”意志决定一切、“管家”负责喂饱你、“扛家”负责收拾你;经常“忆苦思甜”、规定“三谈三不谈”、只抽“行业烟”;拥有统一的“安保系统”、自称“游击队”演习“跑负面”、唱着《从头再来》搞重建……

  蝶贝蕾,一个自2005年即已出现的传销组织,至今仍活跃在河北、天津等地。大学生李文星生前即被骗至蝶贝蕾天津静海一处窝点,后意外死亡。此事引发公众高度关注,相关部门也开展大规模打击行动。

  静海,一时变得异常安静。但蝶贝蕾仍在,只是暂时转移了阵地,其精神、暴力控制体系,已有12年成长史,这从王朋这样的“受害者”表现可见一斑。

  假工作和假女友骗术下的传销蔓延仍在继续。

  风暴后的静海

  李文星意外离世20多天后,8月6日凌晨,天津市静海区共出动执法人员2000余人,开展打击传销的“凌晨行动”。截至6日上午11点,已排查村街社区418个,发现传销窝点301处,清理传销人员63名。

  1994年出生,毕业于东北大学的李文星,通过BOSS直聘平台找工作,疑遇 “李鬼”公司,2017年7月14日,李文星的尸体在天津市静海区G104国道旁水坑里发现。事发后,媒体报道称其生前进入蝶贝蕾传销组织。

  距离李文星遇害地点最近的是大口子门村,村子向西几公里即事发的104国道,两者中间的公路两旁是绵延的荒草山地;村子向东则是静海区城区,静海区第六中学正位于大口子村与义渡口村之间。当地村民称,村子离静海老城区三四公里,但没有公交经过,只能打“黑出租”。

  “上个星期突然间就全没了,这两天警车天天来转,搞传销的人早就跑了。”一个开杂货店的老板告诉记者。大口子村内,只有零落的几个村民在墙边乘凉,鲜有行人。

  “这些传销的人一般都会一次性交付几个月的房租,且租金给的比普通居民给的要多,有时候住了不到一个月人就没了,房东相当于白捡几个月的租金。村民知道租给的人是搞传销的,就将出租的院子的物品全部搬走,但他们也不在乎。”大部分院子大门紧闭,记者只看到两名老人在门前乘凉,其中一名老人告诉记者。

  在院子内玩耍的小孩听到对话后,也从院内跑来告诉记者:“以前有个传销的人就在那边岔口蹲着玩手机,家里的人都说不要接触他们。”

  “我出来溜达一圈就知道他们全跑了,在村口、路边站岗的人都没影了。”另一名老人说。村民表示:“少说也有七八年了,传销窝有多少这可说不清,这几天在这个地出没,再过两天就没了人影。”

  大部分村民都告诉记者,“那些人”平时并不是特别吵闹,没有太影响居民的日常生活。村内一个小超市的老板告诉记者:“平时他们都是三三两两地过来买东西,一般只买些矿泉水、鸡蛋、火腿肠之类的东西,有时会来买低廉的烟,且都是成条购买。”

  当记者问到了涉传人员是否提高了超市的收入时,老板笑了笑说道:“一群陌生人在村里一天到晚地晃悠还是挺烦人的。”

  但并不是所有的村民都与涉传人员和平共处,在大口子村与义渡口村的路口,一名村民告诉记者:“在出事(指李文星意外死亡事件,记者注)之前不久,传销的人和村口开黑出租的人起了冲突,一个开黑出租的人送走一名从传销窝里跑出来的人,后来一群传销的人去找那个司机的麻烦。”

  假招聘与假女友

  招聘的戏码仍在上演,目标群体,仍是和李文星一样刚刚毕业的大学生。

  沧州火车站,从东北赶来的李明(化名)和从石家庄赶来的李红(化名),决定一个离开,另一个留下。留下来的李明,将设法救出自己的大学同学张刚(化名)。

  三人同为某高校应届毕业生,一个星期前,他们三人计划一起去沧州的一家影视公司面试。

  李明他们在招聘群众演员的QQ群里看到公告,工作位置在沧州,每月4500元的薪酬,包吃包住。在跟对方电话交谈之后,感觉条件不错。三人决定一起去面试,但张刚到沧州最早,先去公司面试。

  “我在来沧州的火车上,张刚给我发一条短信,说感觉不对,让我先等等,再后来和他打电话,说话的语气和平时完全不同,等到了沧州就再也无法联系上张刚了。”李明说。

  虽然李明无法联系上张刚,但张刚却仍通过微信和李红联系,且告诉李红到达火车站后,联系公司去接她。但李明制止了李红:“学校之前也发生过学生被骗到传销窝点的事情,再加上这几天在网上看到的报道,感觉他(张刚)已经被骗到了传销窝里了。”

  交谈时,李红已经订好了回家的车票,李明说:“她一个女孩子,让她先回去,我在这儿想法救他(张刚)出来。”

  但对于如何救张刚出来,李明仍是毫无头绪,“已经去过派出所了,但我们不知道他具体在哪儿,根本没法出警营救。”

  在反传销人员的带领下,记者见到了刚被解救出来的王朋,这位刚满20岁的年轻人,已在蝶贝蕾组织中待了一年有余。

  “我自己的事我可以说,其他的人就别问了,我不会出卖我的朋友。”面对记者,王朋申明道。

  初中毕业后就一直在南京工作的王朋,网上认识了一名网友,并很快建立“恋爱关系”。为了见到“女朋友”,王朋从南京飞到北京,又从北京辗转到了廊坊某地,终于见到了他的“女朋友”——一名传销组织的男性成员。

  后来他才知道,那场网恋中的语音聊天,是由另一名女性成员完成的。而在组织中,他始终也没有和任何成员有过恋爱关系,因为“行业”是禁止恋爱的。对于被骗的事情,他们告诉王朋,这只是一个“善意的谎言”,目的是将王朋“带到行业内发大财”。

  “组织”里的规定

  加入组织后,新人的手机和证件甚至随身的行李都会被以“帮忙保管”的名义没收。之后,组织会要求新人说出手机的解锁密码,如不服从,“领导”会指挥下属殴打,直到交出手机和说出密码。

  在进入传销组织的一年多时间里,王朋没有与父母、亲人联系。“他们不让我给父母打电话,否则就打骂我。”

  但随后的交流中,王朋却告诉记者:“他们(父母)根本不了解我的事业,没法和他们交流,只有行业(传销组织内的成员都自称为行业成员)内的人才懂我的事业。”

  在蝶贝蕾的组织中,有着严格的管理制度。每个团队都有一名“领导”,“领导”在组织中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威和权力,任何人都必须无条件服从其命令。比如,在吃饭时,必须是“领导”坐下用餐后,其他人才可坐下吃饭,“领导”用餐之后起身离开,其他人才能起立。组织内任何事情都是由“领导”的意志所决定的。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