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旅游 > 正文

VR戒毒青年天才小捣蛋2中文版:4分57秒里的救赎(3)

时间:2017-08-16 20:34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要从巨大的诱惑变为厌恶是个很艰难的过程。目前戒毒者的复吸率非常高,一般出去的人,很快就会回来,他们送别戒友时常常调侃说“出去好好玩,下个月见”。第二次进所被称为“二进宫”,在这里,吴天见过“十几进宫”的人,他们在这里就像在家一样,出去了反而无法适应社会。

  在引入VR戒毒系统前,戒毒所常规的课程有四个:法律、思想道德、文化和心理健康。虽然也在课程上讲过吸毒带来的严重后果,但多是停留在文字或生硬的图片层面,很多人看了就过了。加上冰毒的毒瘾并不外显,学员们的戒毒情况很难量化。

  “VR戒毒系统一方面可以测试心率来具体量化学员的毒瘾,另一方面让他们出去之后,再看到相似的场景,能够本能地想起那些后果,很多时候自我控制,就在那一念之间。”良渚戒毒所的夏警官解释说。

  坐在吴天旁边的学员陈生(化名)长得白白净净,这是他“二进宫”,我们讲到那个第十几次进宫的人时,他凑过来,眼睛低垂,说了一句:“十几进宫的,跟外界已经脱节了。他们放弃他们的人生了。我还不想放弃。”

  回归

  进所前,有人告诉我,如果想要采访顺利,可以准备一些糖和签字笔。

  在戒毒所,糖是硬通货。他们很难吃到糖,而糖分会促使人体分泌出刺激大脑快感的多巴胺,带给人的愉悦感胜过其他零食,倘若有学员能搞到几颗糖,在戒友面前是很值得炫耀一番的,可以用它换来很多其他零食。

  比糖更加珍贵的,是签字笔。签字笔分几个等级,所里统一发放的那种笔,人手一只,不足为奇,是为最低等;区别于所里派发的,比较少见,是为中等;最高等的当属得力牌的黑色签字笔,不是带笔帽那种,一定要按压式的,这是警官们配备的笔种,被称为“警官笔”。

  得到一只“警官笔”是一种无上的荣耀,学员会沾沾自喜地把它别在衣服领口最显眼的地方,走路的时候脖子高昂。曾有学员在接受采访后眼巴巴地求记者把手上的笔送给他。

  对他们来说,笔是一种正常生活的象征,是情感的寄托。所里与外界隔绝,一个月家人能来探访一次,每次15分钟。想家的时候,他们会给家人好友写信,这时候笔是必不可少的。自由的丧失,使他们对一切来自外界的事物都充满兴趣,只要跟所里配备的东西不一样,这件东西就会成为珍宝。笔小巧好隐藏、随身携带、使用率高,因而成为最稀罕的配饰。

  有学员曾得到一个夹文件的小夹子,粉红色,他视若珍宝,骄傲地把它夹在正胸口上,彰显自己的特殊性,睡觉也舍不得取下来。他们用这样的方式,极力维系着自己与外界的联系。

  对自由和未来正常生活的渴望,是促使他们戒毒的动力。

 一名戒毒人员正在背诵戒毒誓词。@视觉中国

一名戒毒人员正在背诵戒毒誓词。@视觉中国

  在VR戒毒影片的回归部分,镜头扫过杭州西湖区的一片水域和住宅,吴天觉得有些难过,他家就住在西湖区,那一片住宅里有一盏灯光是为他而亮的。

  为了早日重获自由,学员们大都积极地配合日常戒治,彼此深知相处时间有限,绝少冲突滋事。除了学习课程,他们每天要完成2小时康复训练。表现良好者,会被警官升为管理人员,还可以缩短戒治时间,最多可以缩短到一年3个月。

  小憩的时候,整栋楼有时会大声播放着最近大热的歌曲《凉凉》。在漫长的岁月里,这带给他们慰藉。

  吴天从决定配合戒毒开始就表现得很积极,他爱跟警官扯皮耍宝,嬉皮笑脸地跟戒友聊天,他知道这样能让他的日子过得更轻松。很快,由于表现良好,警官提他做了管理者。在接受了VR治疗之后,他还主动给其他戒友解释原理,劝他们坚持上课。

  空闲下来,他喜欢到隔壁宿舍去混零食吃,混书看,最近在看的一本是金庸的《书剑恩仇录》。

  在所里做的一切都是为以后做铺垫。赵成做过的工种里,他最喜欢宠物店的工作,可以照顾宠物、训练犬类,还有一些蜘蛛、蜥蜴这种不常见的冷血动物。他积极康复,不使自己的双手生疏,希望出去后还能回宠物店工作。

  吴天很配合赛翁思公司的所有工作,从15岁起,他的人生就被毒品填满,没有干过一份工作,“什么也不会”,他说,不知道自己出去后能干什么。他跟赛翁思的工作人员关系不错,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我马上要出去了,出去后我去找你们易总(赛翁思CEO)哈!”他期盼能在那里谋得一份跟戒毒相关的工作。

  因为常年吸毒,他们从不敢谈恋爱,害怕祸害别人,身边正经的朋友也越来越少。“有时我断粮三五天,脑子清醒了,想起以前穿一条裤子的朋友,知道我吸毒后都跟我断交了,觉得挺可惜的。”徐文说。他和吴天都30岁了,出去第一件事,就是想回归正常生活后,好好地找个老婆结婚。“无后为大嘛,不想对不起父母。”吴天显露出少有的落寞神情。

  未来是什么样呢?这个问题不忍细想。“走一步算一步吧!”这是吴天的答案。

  4分57秒的影片播放完了,镜头结束在一片鸟语花香中。吴天取下VR眼镜,用手捏了捏鼻子,叹了口气。经过一个疗程6次课的治疗,再看到诱发影片,他的心率已经大幅下降,接近正常水平。

  赛翁思的数据显示,目前试验过的一千余例戒毒者中,毒品渴求度降低率达到73.6%,痊愈率达到37.6%。痊愈的意思是,通过心率测算,戒毒者在被诱发时的心率转变为正常水平,“看到吸毒没感觉了”。至于以后会不会反弹,则需要更长时间的数据跟踪。之后,赛翁思会扩大样本,丰富影片库,在个性化和差异化上下功夫。

  今年6月,司法部召开发布会,将VR正式引入戒毒工作,VR戒毒疗法在小范围内的试验取得的良好效果得到肯定,未来将在全国更大范围普遍推广。倘若这个疗法在戒除心瘾上能大面积长期有效,基于厌恶心理学的理论能得到持续的现实验证,对于全国众多难以自制的吸毒成瘾者来说,获得重生的几率将显著提高。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