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旅游 > 正文

VR戒毒青年天才小捣蛋2中文版:4分57秒里的救赎(2)

时间:2017-08-16 20:34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冰毒是一种新型毒品,有数据显示,目前在全国戒毒所里接受矫正的人员,有89%都是冰毒成瘾者。跟传统毒品海洛因等不同的是,冰毒主要体现在心瘾上,没有明显的生理症状。良渚的学员普遍感受是,一踏进戒毒所,与外界隔绝,他们很快就把吸毒这件事抛诸脑后,但一旦出去又看到毒品,心瘾就立即复发,难以控制。这也是冰毒难以戒除、复吸率高的主要原因。

  “要想抑制毒瘾,必先触发毒瘾。”赛翁思公司的吴博士解释说,赛翁思是VR戒毒系统的研发方。因此,细节是制作诱发影片时最为重要的要素,影片里展示的细节全部来自于真实吸毒人员的亲身经历,百分百还原场景,才能最大限度诱发学员隐藏的毒瘾。

  在毒瘾被重新勾起时,吴天格外怀念那种味道:“我感觉我的牙齿上还有冰毒残留的痕迹。”他情不自禁地舔了舔牙齿。

  厌恶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忍受厌恶治疗。

  厌恶治疗阶段的影片内容很重口味,展示的是吸毒带来的严重后果:被警官抓、精神萎靡、快速衰老、牙齿头发脱落、皮肤溃烂……

  莫干山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的李芳(化名)看到这个部分时,难受得双手交叉,紧紧抱住自己的手臂,身体缩成一团,像只受惊的鸟。“太恶心了,我很怕以后自己也变这样。”这是她取下VR眼镜后说的第一句话。

  多数吸毒者在吸食毒品时,只会沉浸在当时的愉悦中,无暇去想所谓的后果,甚至从来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一名吸毒者正在吸食冰毒。@视觉中国 

一名吸毒者正在吸食冰毒。@视觉中国 

  有人在这个部分因为忍受不了恶心或害怕摘掉眼镜,坐在一旁观看的女记者惊讶地张大嘴,用手捂着。赛翁思公司的人说,制作这部分影片时,他们的剪辑师吐了好几次。

  在这个部分,吴天最害怕一个镜头:一位吸毒者半躺在椅子上,裸露的下体全部腐烂,穿不上裤子,溃烂的生殖器被镜头放大。

  他怕自己也会这样,因为,十几年的吸毒史,已经开始在他的身体上刻下痕迹了。

  他张开嘴让我看他的牙齿,右上角的两三颗早已脱落,留下一个漆黑的缺口。头发也日益减少,有了秃顶的趋势。几年前掉第一颗牙齿时,他满不在乎,随手就扔了。

  “当时没有想过要停下来吗,以后会掉得更多,也许会掉光。”我问他。

  “那就装一副假牙呗。”他云淡风轻地说。

  可是下体溃烂是没办法换一个下体的,意识到这个,他突然有些害怕了。

  徐文最害怕的镜头是警察夺门而入的那一刻,这让他想起自己被抓的场景,被抓意味着失去自由。“没有自由太恐怖了,”他想起第一次看到戒毒所时,泪花在眼眶里直打转。

  理智的时候看到想到这些严重后果,所有的人都会暗下决心与毒品一刀两断。但现实中碰到,意志很容易变得不堪一击。

  徐文记得他第一次被抓的日子,2015年6月7号。那天,他们一行五个人聚在朋友家,围坐在茶几边,桌上摆着冰毒。有两个人先下楼走了,在楼下被警察抓住,警察上楼敲门,自称修水管的,他们毫无防备地打开门,警察一拥而入,将他按倒在地扣上手铐。

  “人赃并获,根本没反应过来。”徐文至今心有余悸。徐文替朋友顶替了“容留他人吸毒罪”,被判了六个月拘留。他托朋友告诉父母,自己因为无证驾驶被抓,父母忙于经营工厂,没有起疑心。

  180天没有自由的日子很煎熬,平时没接触到也没有多想吸,徐文告诉自己出去一定要戒了。12月7号出狱,他踏出拘留所,迎接他的是之前的毒友,并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意志力一秒崩塌。

  “7点钟出去,9点钟管子已经在嘴里了。当时就想着好不容易出来,得放松一下。”他笑嘻嘻地自嘲说,“可能还是苦没吃够吧。”

  1个月后,在相同的地点,还是相同的5个人,徐文再次被抓,用他自己的话说,“像见了鬼一样”。这次他被拘15天,消息终于传到父母耳朵里。

  父亲暴跳如雷。他出来后踏进家门,父亲迎面给了他两耳光,徐文当时心中觉得愧疚,立马跪在父亲面前,连声说“我错了”,父亲只说了个“滚”字,便没再理他。他一动不动跪了一整晚,母亲在沙发上不停地哭。

  徐文再次决定戒毒。他知道只要断绝跟毒友们的联系,不主动接触,就会容易很多。整整八个月他都没再碰毒。某一天,一个女生打电话给他,叫他出去玩,他原本8点下班,6点就急忙关了店铺赴约了。“其实我知道他们是叫我去溜冰,但女孩子约你,怎么可能不去?”他说。

  没几天,他就被朋友举报,抓进良渚戒毒所了。“我挺感谢举报我那个朋友的,”现在他脑子清醒,知道自己再不戒毒后半生就毁了。

  徐文庆幸的是,虽然自己吸毒这么多年,但没有走“岔道”。“岔道”是他们的行话,跟“溜冰”一样,“意思就是脑子出问题,正常人看着就像神经病一样。”他解释说。

  吸食冰毒后人通常会变得非常专注,有的人会持续不断地做一件事,比如打扫卫生。徐文上头后喜欢专心看书工作,他在这个状态下考了很多个证:驾驶证、挖机证、电工证、宠物美容师证……“虽然吸毒,但我的工作一天也没落下,老板都很喜欢我。”这是他最为自豪的。

  他见过那些走上“岔道”的毒友。有些人在吸毒后喜欢赌博,印象最深的一次,他朋友在电脑上赌了4小时,输了7万,帮他跑腿存钱的人不停楼上楼下跑,脚都跑肿了。还有一次,他一位朋友跟一个女生一起吸毒,想跟她发生性关系,她不愿意,他就把她强奸了。

  吴天就是徐文口中走上“岔道”的那种人。吸食到一定程度,吴天会产生一种“天下老子最大”的感觉。他第一次被抓便是源于这种感觉。当时他在宾馆里吸毒,被打扫清洁的阿姨发现,他知道警察肯定很快就会来了,但突然产生了想跟警察“玩一玩,试试自己的反侦察能力”的想法,在明知下面有警察埋伏的情况下,三番五次进出宾馆炫耀,最终被逮捕。

  第二次被抓时,他的性情已经因为吸毒产生变化,怒气冲天地因为一点小事打了家里保姆,保姆很害怕,拨通110大喊:“快来救我!他吸毒吸疯了!”

  他承认自己“岔道”了,但在戒毒所里的前半年,他一直觉得是自己太倒霉才会被抓。父母每个月来探望一次,总是苦口婆心地劝他戒了,听得久了,他渐渐觉察到父母的不易,开始主动配合戒毒。

一家戒毒所内的宣传标语。@视觉中国

一家戒毒所内的宣传标语。@视觉中国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