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旅游 > 正文

VR戒毒青年天才小捣蛋2中文版:4分57秒里的救赎

时间:2017-08-16 20:34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吴天(化名)搭在椅子扶手上的左手不自觉地开始动。大拇指先是不停摩擦食指,然后挨个把关节按得“咔咔”作响,反反复复,似乎焦虑得不知如何是好。一分钟后,右手也开始进行类似动作。

  此时的吴天正在进行VR戒毒治疗。他穿着戒毒所统一发放的绿白相间的短袖短裤,与其他戒毒学员一起,坐在一间能容纳30人的VR戒毒室里,每个人都笔直地一动不动坐着,面前摆一台电脑。

  吴天坐在教室的第一排,身板挺得很直。他搭在扶手上的双臂贴着三个芯片——左边手腕处一个、右边手腕和手臂弯各一个——用来检测心率,头上戴一台白色的VR眼镜和硕大的耳机。电脑屏幕上同步显示着吴天此时正看到的画面:一个房间里,几个男女正慵懒地聚在一起吸食冰毒,有的躺在床上,有的坐在地上,有的围在桌边,装着冰毒的小壶正咕噜咕噜冒着白气,男男女女神情迷离。耳机里,有年轻男女的声音在召唤:“来啊,一起玩啊。”

  镜头慢慢拉进,插在小壶里的吸管凑到跟前,吴天咽了一口唾沫。

  吴天所在的戒毒所叫浙江省良渚强制隔离戒毒所,如果吸毒被抓次数超过两次,就会被公安机关责令强制隔离戒毒,期限两年。这里的戒毒学员,都是男性。

  VR戒毒是一种新型戒毒疗法,一个疗程有6次课,每次课的内容是一段大约五分钟的VR影片(每节课的影片内容不同),影片分三个阶段:第一步,诱发毒瘾。通过身临其境的毒品吸食场景和相关吸毒用品的呈现,诱发戒毒学员的心理毒瘾;第二步,厌恶治疗。展现长期吸食毒品带来的生理危害,引起学员的恐惧和厌恶情绪;第三步,回归家庭。呈现鸟语花香的生活场景,调动学员对家的思念,坚定其戒毒意志。

  本质上来说,VR戒毒疗法是借助现代化的VR工具,以厌恶心理学作为基础原理,通过身临其境的反复冲击,建立起毒瘾与厌恶之间的连结。吴天现在正在看的,是第一个阶段。

 一名戒毒人员佩戴VR设备进行戒毒治疗。@视觉中国

一名戒毒人员佩戴VR设备进行戒毒治疗。@视觉中国

  吴天是我进良渚戒毒所看到的第一个学员。戒毒所被一扇大铁门与外界隔绝,在威严的外表下,里面更像是一所学校,目之所及,是并排的教学楼、宿舍和大面积的操场。课间时分,广播体操的“一二三四”被大声播放着。

  穿过操场时,我看到他跟其他学员一起,排成一列,被一位警官带着,步伐整齐地往VR教室走,就像军训时那样。经过我们身边时,他第一个转过头来看我们,对着我调皮地笑。

  他很黑,手背跟手心是完全不同的颜色,头发短而稀疏,不太高,右腿上有大面积文身,笑起来还像个孩子一样。后来跟他聊天我才知道,他已经30岁了,腿上的文身是20岁时候的作品,内容是两行字——金刚般若有云:一切法得成于忍。兴起之作,他当时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在以后的岁月里也没有细想过这句话的深意。吴天在这里已经呆了快两年,这个月就将回归社会。

  吴天第一次接触毒品是在初二,15岁。他是土生土长的杭州人,爸爸是事业单位里的中层,家里经济条件尚可,父母对他管束很松。一次朋友的生日聚会,十几个朋友到KTV里唱歌喝酒,有个人突然拿出摇头丸,问:“哥们儿些要不要来一颗?”

  那是吴天第一次看见摇头丸,除了带头的人,所有人都没尝试过。吴天觉得没趣,看了一眼,坐到一旁抱着手机玩游戏了。等他上个厕所回来,发现所有人都已经吃下摇头丸,兴奋地蹦来蹦去。“这么好玩吗?”吴天的好奇心被勾起,又自觉不能落伍,也吃了一颗。

  “真的很嗨,”吴天找不到词形容那种兴奋,只能不停地重复“很嗨”两个字,当天晚上,一群人在没有喝酒的情况下,一刻不停地在KTV里疯狂跳舞,一直挥舞到第二天早上。

  那是吴天踏入深渊的开始,此后他的十几年岁月,毒品是唯一的内容。他毫无防备,甚至没有想过这个东西会成瘾。那天起,摇头丸成为他们朋友聚会时的必备,就像聚餐必点酒水一样。“当时根本没想这么多,就是无聊,消遣娱乐嘛。”他说。

  初中毕业后,吴天辍学。吃了几年摇头丸,他觉得自己身体对其的敏感度越来越弱,市面上卖的摇头丸质量也有所下降,于是转而投身冰毒。

  良渚戒毒所里的学员多是来自江浙一带,年龄跨度很大,有14岁的未成年,见到生人害怕得说不出话来,也有头发花白的老爷爷,进所次数多得就像回家一样。他们中的大多数拥有三个共性:都是被身边朋友带着入门的、学历普遍偏低、家庭缺乏管束。

  徐文(化名)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吸毒时的感觉。那是10年前,他20岁,在老家嘉兴的一家工厂里当机修工。闲来无事,朋友约他出去玩,几个人去宾馆开了间房,进门没多久,朋友们便拿出冰毒,围坐在地上开始摆弄。他好奇地凑过去看,朋友抬起头递给他一根管子:“试试?又不会死。”他心想,试试就试试。试过之后,徐文接下来两顿都没有吃饭,饭送到嘴里死活咽不下去,但精神前所未有地好。

  朋友递过来的那根吸管成为徐文对吸毒的原始记忆,第一次看VR戒毒治疗的诱发影片时,吸管递过来那一刻,徐文感觉心里有一百只蚂蚁在爬,头不由自主往前倾,恨不得一口咬上去。他觉得这个镜头最具杀伤力,坚信肯定有人看到这个的时候张嘴了,“肯定有人张嘴,不可能控制得住。”他重复了好几遍。

  徐文和吴天目前都已经完成全部的6次课程,再看到影片时,心情已经比较平静。但第一次观看诱发影片,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VR戒毒的原理是根据对撞反射理论,帮助戒毒人员降低毒品的渴求度,达到戒毒效果。@视觉中国

VR戒毒的原理是根据对撞反射理论,帮助戒毒人员降低毒品的渴求度,达到戒毒效果。@视觉中国

  “很激动,”吴天对当时的感觉记忆犹新,“好久没见到这些东西了,再看到熟悉的场景,很想跟他们一起玩一玩。”

  触动吴天的点跟徐文的不一样,晚上回到宿舍,吴天迫不及待跟参加过课程的室友分享感受。

  “太绝了,你们注意到没有,有一个场景,坐在地上的妹子找不到吸管了,在桌子上翻来翻去,沙发上的哥们儿随手递给她一个吸管。太绝了,一模一样。”吴天感慨,这种毒友热情的互助氛围他太熟悉了。

  “坐地上那妹子肯定吸过吧?没吸过的能演那么像?”

  “不可能,吸过早被抓起来了,你当警官瞎啊。”

  “不过那妹子长得是真好看。”

  “我觉得躺床上那个更好看。”

  室友你一句我一句,从哪个妹子最好看聊到进来前的吸毒经验,激动得难以入睡。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