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旅游 > 正文

“外星生物警探姐妹花之引渡”就在我们的星球上

时间:2017-08-14 10:32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利维坦按:科幻作家艾萨克·阿西莫夫(Isaac Asimov)曾在作品《并非我们所知的:论生命的化学形式》(Not As We Know It-The Chemistry of Life)中提出了六种可能的生命形式:

  1。 以氟化硅酮为介质的氟化硅酮生物;

  2。 以硫为介质的氟化硫生物;

  3。 以水为介质的核酸/蛋白质生物;

  4。 以氨为介质的核酸/蛋白质生物;

  5。 以甲烷为介质的类脂化合物生物;

  6。 以氢为介质的类脂化合物生物。

  我们所熟知的生命形式属于第三类,以水为介质。其次便是第一类生物(硅基生物),因其出现在大量的科幻作品中而让人眼熟,比如《星际迷航》和《火星奥德赛》。

  对于栉水母研究的重要性与此不无关系,因其具备与其他地球上的动物完全不同的神经系统,栉水母或许能够让我们更加接近生命演化的真相——如果真相确实存在的话。

  文/Douglas Fox

  译/Lithium

  校对/兔子的凌波微步

  原文/aeon.co/essays/what-the-ctenophore-says-about-the-evolution-of-intelligence

  本文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由Lithium在利维坦发布

  译者注:alien既指异类,又指外星生物。我们所熟知的电影异形便是融合了这两种意思,指异常的外星生物。这篇文章中的栉水母具有与其他动物都不同的独特的神经系统,算是动物中的异类。但由于它带给我们的关于自然演化的启示,它又可以帮助我们认识到地外生物可能的存在形态和演化历史。故作者认为,某种意义上说,它是地球上的“外星生物”。

列昂尼德·莫罗兹,一位在位于佛罗里达的惠特尼海洋生物实验室工作的神经学家,认为栉水母区别于其他动物而独立演化出了神经元。图片由列昂尼德·莫罗兹提供

列昂尼德·莫罗兹,一位在位于佛罗里达的惠特尼海洋生物实验室工作的神经学家,认为栉水母区别于其他动物而独立演化出了神经元。图片由列昂尼德·莫罗兹提供

  列昂尼德·莫罗兹(Leonid Moroz)用了20年尝试理解一种惊人的念头:甚至就在当下,在科学家们开始在其他行星寻找“外星生物”(alien)的时候,在地球上也许就有着“异类生物”——它们的机理及大脑的异乎寻常之处令人震惊。这些异类生物已藏在我们眼皮底下数千年之久。它们能够教给我们足够多关于自然演化的知识,以及我们该如何去预估生活在其他世界的生命。

  莫罗兹是一位神经学家。早在1995年的夏天,在他离开母国俄国到达美国不久之后,他就已初次预见到他如今的发现。他在华盛顿的弗赖迪港(Friday Harbor)海洋实验室度过了那个夏天。这座实验室坐落于皮吉特湾(Puget Sound)中森林覆盖的群岛间;流向相反的潮汐与潮流在这一十字路口碰撞——它们卷携着成百上千的物种流经多岩的海岸:水母群、端足目甲壳动物(amphipod crustaceans)、起伏波动的海百合(sea lilies)、裸鳃类海蛞蝓(nudibranch slugs)、扁虫(flatworms)、幼鱼、海星,以及不计其数的其他动物。这些生物所代表的不仅是皮及特湾最遥远的海角,亦是动物族类之树最偏远的分支。莫罗兹在实验室后的码头上收集动物来研究它们的神经,常常一待就是数小时。他专注研究动物王国中的各类神经系统已数年之久,希望能够理解大脑及智能的演化之源。但他之所以来到弗赖迪港是特地为了一种动物。

栉水母是古老的海洋生物,彩虹般的光芒在它身上流动闪烁。图源:quantamagazine

栉水母是古老的海洋生物,彩虹般的光芒在它身上流动闪烁。图源:quantamagazine

  经过长期观察,他已能熟练地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中认出它扁圆、透明的身体:彩虹般的光芒在它身上流动闪烁,随着数以千计发丝一般的纤毛有节奏的律动而分散开来,或明或暗,忽隐忽现——正是这些纤毛的摆动在水中推着它前进。这种动物被称作栉(zhì)水母(ctenophore, 读作‘ten-o-for’或是‘teen-o-for’,又名海胡桃);长期以来,人们一直认为它只是另一种水母。但那个夏天在弗莱迪湾,莫罗兹得到了一个颇为惊人的发现:尽管这种动物外表单调,但它是身份遭误解的动物中一个极重要的代表案例。从他的第一次实验开始,他就已认识到这些动物(栉水母)与水母毫无关联。事实上,它们与地球上其他任何的动物都有着深层的不同。

  莫罗兹测试了栉水母的神经细胞,试图寻找神经递质血清素(serotonin),多巴胺(dopamine)和一氧化氮(nitric oxide)——这些物质被认为是所有动物间通用的“神经语言”。但无论他如何尝试,他都无法找到这些分子。莫罗兹因而得到了上文中的结论。而这一结论具有深远的意义。

  届时人们已认识到栉水母有着相对发达的神经系统;但莫罗兹的这些初步实验证明了它的神经由一组不同的分子零件建立而成——与其他任何动物都不同——按莫罗兹的话说,使用“一种不同的化学语言”:这些动物是“海中的异类”。

  倘若莫罗兹是正确的,那么栉水母代表着一项比例惊人的演化实验,一项已运行了超过50万年的实验。这一单独的演化途径——类似于演化2.0版——区别于其他动物们的进化轨迹,使用不同的初始材料,独自创造出了神经元、肌肉,及其他特殊分化的组织。

生物学家们已知的栉水母种类不足200种,包括太平洋侧腕水母,海醋栗(sea gooseberry,又名球栉水母,左),及兜水母(Bolinopsis infundibulum),一种叶状栉水母(右)。图片由列昂尼德·莫罗兹提供

生物学家们已知的栉水母种类不足200种,包括太平洋侧腕水母,海醋栗(sea gooseberry,又名球栉水母,左),及兜水母(Bolinopsis infundibulum),一种叶状栉水母(右)。图片由列昂尼德·莫罗兹提供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