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旅游 > 正文

那个涉嫌性别歧视被虐爱社区smgay开除的谷歌工程师,到底说了什么

时间:2017-08-14 10:08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原标题:那个涉嫌性别歧视被开除的谷歌工程师,到底说了什么

  2017年8月,Google一名工程师在公司内部讨论区发表了一篇涉嫌性别歧视的内部备忘录,文中提出女性在科技领域的任职人数不足,并不是因为她们在工作场所面临偏见和歧视,而是由于男女之间固有的生物学上的差距,如果强行多元化,则对部分雇员不公道。

  在这封信被泄漏后,这名工程师立刻被Google CEO,印度裔的劈柴(Sundar Pichai)亲自辞退,该举措引发了公司内外的大讨论。

  考虑到中文网络对该文评论很多,而多数读者并未读过原文,只能通过评论推测,容易导致误解。因此,“反海外谣言中心”找人对本文进行了全文翻译。

  这封信的背景是硅谷大公司的“多元化”(Diversity)趋势。近年来,硅谷数十家最强大的IT公司,启动了“保障少数人群从业权利”的工作。比如男性工程师居多,就多招女性。比如亚裔和白人居多,就多招黑人、老墨和印第安人。这类项目引发了反弹,而该邮件主要涉及的,就是女性在招聘时被优待的问题。

  2017年6月,Google人力部门从Intel雇佣了一名VP,叫Danielle Brown,主持扶持女性工程师的项目。Danielle原先在Intel亚利桑那州分部负责培训管理人员,三年前被调到Intel硅谷核心部门领导一个百人小组主持多元化。她聪明、人缘好、执行力强,主要做了如下工作:

  1。制定每个部门的女性工程师期望比例,比如2022年前要占50%。这类指标与部门主管奖金挂钩,使得女性在Intel求职与调动部门时,变得特别吃香。

  2。给女性管理人员提供快速的上升通道,组织各种聚会,让女性形成团体,为空缺职位的高管优先提供女性员工求职信息。

  3。开设热线,如果有女性工程师在职业道路上遭遇困难,要求离职或调职。可拨打电话让人力部门派出专人来跟踪解决问题。

  这些举措在Intel受到女性工程师的热烈欢迎,而男性反对声不大。较惹眼的问题是,招聘中,部门主管为满足女性比例,招了些不太达标的工程师。当Danielle跳槽到Google,直接搬用成功经验时,出现了问题。 

  因为Intel是创建近50年的老牌企业,体系稳定,员工闲适无锐气,并不在意身边多几个女性工程师。但Google的工程师野心大、心气极高、工资飙上天,对水平远不如自己的一些女性工程师拿同等工资深为不满,认为她们以及相关政策会拖公司的后腿。

  写了这封信的James Damore便是其中一员。他的信件一直在Google内部小范围内流传了一个多月,近日才被转发到同样在内部的一个大型讨论组,旋即被人泄漏到网上,掀起轩然大波,不少女性IT工程师留言表示“气疯了”。Google内外都遭遇了重大的公关危机,因此他被迅速辞退。

  但辞退之后,Google的员工们又感觉“发言失去了自由,气氛压抑”,因为Google内部文化一直以员工开放式讨论问题为豪。近期相关多元化活动也均被取消。这次解职同样涉及法律问题,被辞退的员工已经在考虑上诉到法院。

  以下是译文全文: 

  谷歌的意识形态回声室
  Google‘s Ideological Echo Chamber

  James Damore

  [译]易安溥

  [译者注]达莫尔备忘录(The Damore Memo)经历过多次修改,本文译自最先在Gizmodo网站公开披露的版本。

  [译者声明]本译文尽全力忠于原文,在术语首次出现时都加注英文原文。它不代表译者的观点。翻译此文的初衷是,使中文使用者,能够有更简单和清晰的材料来帮助对达莫尔备忘录事件进行思考和讨论。谢谢。

  对公众反响和曲解的答复

  我尊重多样性(diversity)和包容性(inclusion),我不否认性别歧视(sexism)的存在,并且我反对刻板印象(stereotype)。如果我们想解决群体比例上的差距(指公司工程师中男女比例与人口中的男女比例的差异),我们需要审视群体分布上的差异。如果我们不能够对此进行诚恳的讨论,我们永远无法真正解决这个问题。

  心理安全(psychological safety)建立在相互间的尊重和接受的基础之上,但不幸的是,我们文化(这里指公司文化)中对任何回声室(echo chamber)之外的异见者的羞辱(shaming)与曲解(misrepresentation)是非常不尊重不包容的。

  尽管公众反响非常负面,但我收到了很多来自同事的私信对我表达感谢,因为我提出来这些非常重要的问题,他们同意但是却因为我们的羞辱性的公司文化以及对被解雇的担忧所以没有勇气表达或辩护。这需要改变。

  要点 

  ● 谷歌的政治偏见把免受攻击的自由(freedom from offense)等同于心理安全,但靠羞辱来禁声(shaming into silence)恰恰是心理安全的对立面。

  ● 这种噤声建造了一个意识形态的回声室,导致某些理念被推到神圣的地步而不能被诚恳的讨论。

  ● 讨论的缺乏助长了这种意识形态中最极端和威权(authoritarian)的观点。

  ● 极端观点:所有的比例不一致(指员工中性别或种族比例与人口比例不一致)都是由于社会压迫造成的。

  ● 威权观点:我们需要用歧视性政策(discriminate)来矫正这种压迫。

  ● 男女性别特征的群体区别,可以部分解释为什么技术部门和领导层里没有50%的女性。用歧视性方式来达到同等比例是不公正,引发分裂并对公司业务不利的。

  背景[1]

  人们通常都是心怀善意的,但我们都有自己意识不到的偏见。幸运的是,与那些和我们意见不一致的人进行公开诚恳的讨论,可以突显我们的盲区,帮助我们成长,这也是我写这篇文档的原因[2]。谷歌存在几种偏见,但关于这些偏见的诚恳的讨论被主流意识形态禁声了。下面要说的远不是完整的图景,但它是公司亟需讨论的一个视角。

  谷歌的偏见 

  在谷歌,我们非常多的讨论关于种族和性别的无意识偏见,但我们极少讨论我们的道德偏见(moral biases)。政治倾向其实是深层次道德偏好的结果,所以也是一种偏见。考虑到社会科学,媒体和谷歌中的绝大多数都左倾,我们来批判性的审查这些偏见(prejudices)。

  左倾偏见

  ● 关怀弱者
  ● 差距源自不公正
  ● 人类生来具有合作性
  ● 改变是好的(不稳定)
  ● 开放
  ● 理想化

  右倾偏见

  ● 尊重强者/权威
  ● 差距是天然并合理的
  ● 人类生来具有竞争性
  ● 改变是危险的(稳定)
  ● 封闭
  ● 务实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