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旅游 > 正文

余额宝“限购”警探姐妹花之引渡背后:5万亿货基难逃强监管

时间:2017-08-14 06:55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近日中国最大货币基金——天弘余额宝持仓上限下调至10万份一事引起业内广泛关注,也向市场传递了强监管思路在货币基金领域运用的信号。

  截至目前,5万亿货币基金占据了中国基金市场逾半壁江山,一旦遭遇短时间内集中赎回等极端现象,其潜在的流动性风险不言而喻。很快,有关货币基金的监管政策或将逐一落地。

  规模突破5万亿

  中国公募基金市场谁主沉浮?

  中国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6月30日,325只货币基金累计资产净值为51056.69亿元,占10万亿公募资产的比重逾50%。5.1万亿的体量相较3月末40314.22亿元的资产净值,一个季度资产净值增长逾万亿,增幅26.6%。若与1月份 36053.04亿元的低点做比较,5个月间货币基金资产净值增长了41.6%,增幅超过四成。

  中金公司固定收益分析员陈健恒称,货基规模在去年四季度到今年年初,曾因为债市大幅调整导致短期利率的快速上行引发机构赎回,叠加春节等因素出现阶段性的规模下降,规模从去年9月末的4.4万亿一度降至1月份的3.6万亿。此后,在绝对收益率较高、可T+0支取、银行自查等带动下,货基规模6月末升至5.1万亿元。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3月末,3841只基金公布了一季报;到了6月末,4136只基金公布了二季报,截至目前中国公募基金总数超过了4000只。这也意味着数量占比约7%的货币基金占到了半壁以上的基金江山。平均下来,单只基金平均规模157亿元。若剔除天弘余额宝的14318.05亿元部分,则单只货币基金的规模为113.4亿元,显然百亿货币基金绝非稀缺品。

  货币体量的快速增长离不开收益的变动因素。2016年11月底,货币基金的平均7日年化收益率不足2.5%,而到了今年的6月20日货币基金的整体收益率突破4%。

  财富证券研究员皮辉娟称,货币收益率的迅猛上涨与银行MPA考核有直接关系。特别是每年到了6月份,银行就开始对“钱荒”产生周期性的隐忧,提款变现以应付短端资金供需失衡已成常态,但这无疑推高了资金周转成本。

  以2017年6月末为例,国有五大行二季度各期限利率上浮幅度较一季度变化较大,其中中国银行在一年期、两年期、三年期的最高定期存款利率较一季度分别上涨了7.69、3.85、12.5 个百分点,较基准最高上浮40个百分点,货币基金因此收获机遇。

  陈健恒表示,二季度货基收益率较一季度上行40个基点。大类资产表现来看,货币基金的表现仅次于权益类资产、理财、短端信用,考虑其流动性、安全性,无论对于机构还是个人,都是不错的配置资产。尤其是二季度银监会要求银行自查,对银行委外等资金有负面影响,而货基因流动性好、收益率相对稳定、更加透明,监管层面的态度相对温和。且对银行而言,货币基金免税、风险资本占用较低的优势,深受机构青睐。

  跃进背后的风险

  中国金融市场时常流行着“物极必反”的规律,比如2016年如火如荼的委外业务进入2017年引发了一系列大额赎回现象,其风险效应亦被市场所正视。

  据安信证券统计,截至2017年6月30日,货币基金共计持有债券1.47万亿,其中同业存单9992亿,环比增加1872亿,占67.73%。在利率高企的时候,无论个人还是机构的资金,购买余额宝等货币基金之后,货币基金再通过同业存款的形式存回商业银行,其资金成本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从活期利率的0.35%或定期利率的1.5%变成4%甚至更高的同业存款或同业存单等。但一旦货币收益发生显著变化,这种无风险生意似乎也将难以为继。

  7月以来货币基金的收益出现了明显的下滑。7月初货基平均年化收益达4.18%,收益中位数4.24%,七成货基年化收益高于4%。到了7月28日,货币基金平均年化收益下降至3.89%,且近五成的货基年化收益不足4%,正式进入了“破4”时代。而截至8月10日,货币基金整体收益率仍为3.89%。

  货币收益率的冲高回落,一定程度缘于央行MLF等公开市场工具的超量投放,市场流动性压力随之得到缓解。7月24日,央行开展逆回购操作 3500 亿元,创下近半年来的单日逆回购投放量新高。

  华创证券分析师周冠南表示,货币基金收益率小幅下行并不会对货币基金快速发展造成明显影响,货币基金作为高收益的货期理财产品主要分流银行存款,尽管潜在的限制存单投资会导致货币基金收益率小幅下行,但是相较于银行活期存款依然有明显优势,因此货币基金的规模并不会受到显著影响。

  实际上,货币基金正为机构所用。自今年以来,单一投资者持仓占比20%的基金已在季报中进行信息披露。而从二季报的情况来看,货币基金的机构化趋势较为明显,且截至目前已经发生了一些机构等大资金撤退的情况。据Wind资讯统计,在刚刚过去的二季度48只(A、B等份额分别统计)货币基金资产净值赎回比例超过50%。从绝对额衡量,工银瑞信安盈B、中银货币B以475.8亿份、213.2385亿份净赎回份额居首。

  陈健恒表示,在机构占比明显提升、而个人申购货基更加往余额宝等其他互联网平台接入的货基聚集背景下,意味着机构资金在行业中其他货基的占比是提升的(个人资金在货基行业分布不均),若市场变动较大时机构集中赎回,则会蕴含一定的流动性风险。

  皮辉娟认为,过快的增速及过大的规模蕴藏着流动性风险,存在类似存款“挤兑”的可能。例如2013年6月,市场资金面特别紧张时期银行间市场利率飙升至10%左右。而此时货币基金收益率只有3.5%左右,巨大的利差使得机构立刻从货币基金赎回,投到银行间市场。在赎回浪潮下,由于货币基金投资的部分债券尚未到期,基金公司不得不亏本出让底仓,并用自有资金垫资应对赎回,面临巨大的流动性压力。

  政策调控或逐一落地

  中国货币基金潜在的流动性风险或许已经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在强监管时代相关的监管政策或将逐一落地。

  2017年3月,证监会发布《公开募集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流动性风险管理规定 (征求意见稿)》,拟加强货币市场流动性的管理规定,其要求:单一投资者持有比例超过基金份额50%,需采用公允价值估值,不得采摊余成本法,且要求80%投向高流动性资产(利率债等);货币基金规模与风险准备金挂钩,限制随意新发货币基金以及单只货币基金规模过大的现象;对机构持有份额较大的货基投资组合平均剩余期限、平均剩余存续期有严格要求;采用摊余成本法核算的货基信用债比例投资者严格限制(信用类债券、ABS、同业存单等合计不超过净值的40%等等。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