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旅游 > 正文

这些站着挣钱的琴瑟情未了企业家,为什么跪下了?

时间:2017-08-12 12:36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近日,马云几年前的一跪再次刷爆朋友圈。

  非独马云,在岛君的记忆中,有多位企业领袖都曾有过类似举动。岛君梳理了企业家们的下跪史,发现这惊天动地的一跪,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他们俯下身躯,却更加高大。非常人之举背后,是企业家精神在绽放光芒。

  这些下跪的企业家肩负沉重的社会责任,他们甘当富有理想主义的迎战风车的堂?吉诃德,将这个社会变得更好。能站着做人,跪着做事,才是真正的强者。

  大佬们的“惊天一跪”

  大部分企业家都是强势的,对于原则他们从不退让,但在有些时候他们会为了社会责任、为了承诺,放弃普世意义上的尊严,甚至做出“下跪”这种看起来让人难以理解的行为,但当我们了解背后的用心,这种行为往往会赢得更大的尊重。

  1、稻盛和夫:跪的不是利益,而是民心

  20世纪80年代中期,日本政府为了减低通信费用,对国有企业电电公社(后改名为NTT)进行了民营化改革,同时允许其他企业进入电信市场。但市场迟迟不见有人响应,日本诸多巨型企业按兵不动,袖手旁观。NTT过于强大,没有谁愿意接下政府抛出的这个橄榄枝。在此情形下,稻盛和夫说,“让我来吧!”他认为敢于冒险的京瓷公司应该迎接这样的挑战。

  京瓷从未涉足过电信业,与NTT的较量无异于蚂蚁和大象,但稻盛和夫铁了心要进军电信行业。每晚就寝前,稻盛都要审视自己的意图:“你进入电信业真的是为了国民吗?你是否混杂了为公司或者个人谋利益的私心?是否为了受到社会的关注而自我表现呢?动机是否纯粹,没有一丝污点吗?”这种自审长达半年,最后稻盛确信自己真的毫无私心,即着手创立第二电电(DDI),即KDDI公司。

  在京瓷的董事会上,董事们经过热烈讨论,在稻盛和夫的坚持下,通过了正式进军电信业的决议。当他们举手通过决议后,稻盛和夫走到会议桌前,突然“扑通”一声跪下磕头,说道:“拜托大家了!”

  强敌在前,新成立的DDI一没有经验,二没有技术,三没有市场,四没有电信基础设施,一切从零开始,困难大不可测。但稻盛和夫藐视困难,以下跪赢得员工与合作伙伴的鼎力支持,以利他争取民众。他跪的不是利益,而是民心。当时,他的下跪打消了董事会部分人的疑虑,表露了自己的心迹——动机至善,私心了无。

  2、马云:为了中国环境,一跪何妨?

  2013马云在卸任阿里巴巴CEO现场演讲中突然下跪,全场惊呼。

  开场时马云的心情是这样:

  “就像姑娘盼着结婚,新娘子到了结婚这一天,除了会傻笑,不知道该干什么了。我期待这一天很多年了,相信年轻人会比我们做得更好。”

  演讲结束时,马云提到了未来将从事教育、环保等事业,“这世界每个人做好自己那份工作,做好自己感兴趣的那份工作,已经很了不起,我们一起努力,除了工作以外,完善中国的环境,让水清澈,让天空湛蓝,让粮食安全,我拜托大家!”在说完拜托之后他突然单膝下跪,以示诚意与嘱托。

  3、刘晓光:向自然忏悔,把阿拉善写在墓志铭上

  从1993年开始,阿拉善的生态出现了大范围深层次的恶化,成为了中国沙尘暴的源头。2003年10月,刘晓光等企业家第一次来到阿拉善月亮湖。他们翻越贺兰山,来到腾格里,面对黄沙滔天和被吞噬的戈壁滩,刘晓光忏悔地下跪,仰天闭目,他对身边的人说:“人类在创造财富的同时也在毁灭自身。”

  “当我走进沙漠的时候,我的心里是一种震撼。我在想,我们一直在向自然索取,又怎么来回馈自然。”这一次下跪,就开始了他的远征。

刘晓光(右)、任志强(中)、韩家寰(左)一同在项目基地种梭梭

刘晓光(右)、任志强(中)、韩家寰(左)一同在项目基地种梭梭

  能不能把中国的企业家聚集到一起来治理沙尘暴?刘晓光冒出了这样的想法。凭借在商场的交际和影响力,他邀请到了包括王石、冯仑、张朝阳等人在内的60多位企业家,在2006年6月5日成立了阿拉善SEE生态协会,刘晓光甚至曾说,“我会将阿拉善写在我的墓志铭上。”

  4、方励:别无他法的英雄救“美”

  作为电影《百鸟朝凤》出品方之一,方励的“惊天一跪”被人民日报评论为“丢了文化人的尊严和骄傲”。但方励只回了一句:爱评论不评论,我只是在英雄救美。

这些站着挣钱的琴瑟情未了企业家,为什么跪下了?

  已故的吴天明导演曾与方励谈过合作,但尚未完成就离开人世,方励对此极其遗憾。于是,他为导演的遗作《百鸟朝凤》保驾护航,完成合作的承诺。在这个电影项目里,方励只代表了电影背后几百人8个月的付出,并无任何利益纠葛,所以他去找院线排片的时候非常坦荡。

  “我从小就向往英雄主义,做梦都想有一天英雄救美!给我的感觉就是英雄救美,《百鸟朝凤》是我心爱的一个女孩子,她遇到生命危险了,你说我什么不能干,我就是英雄救美。”

  “可是英雄救美有很多种方式。”总有质疑的声音发出。

  “对啊,可是这个电影要死了啊。”

  方励说,他不光要对得起吴天明导演,对得起这个电影,还要对得起想看这个电影却看不到的观众,“这是很本能的一个责任感。这个承诺我从另外一个意义上讲,是一种光荣,哪怕你阵亡了。”

  5、马明哲:为了公司长远发展,跪也情愿

  1992年,马明哲实现管理权掌控后将事业归纳为两条线:全力“追求”综合金融;股权的进一步变更。确定该战略之初,马明哲在业内褒贬不一。他确实很能干,但似乎和总和政策“对着干”。金融整顿风声最紧的时候,马明哲也不愿意放手,除了产寿险两项主营外,他还加大整合证券事业的力度。

  他常和平安管理层说:你不能逆势而为,我们不是盲目创新。而他所谓的“顺势”,指的是金融产业未来肯定得通过交叉销售来降低成本,满足客户,这是大趋势,文件规定会因此而变。

  不过在当时,他的这种说法比较“可笑”,因为怎么看他都像个“刺头”。

  “枪打出头鸟,你要是随大流吧,也没什么压力。但是你要想有所作为,走到大流前面的话,就会有不同的看法。”马明哲说。

  他应付监管部门的策略之一是“拖”:只要没有红头文件明确马上撤掉、撤出,就先干着。

  “拖”是很难的,马明哲一度内外交困。他求见监管部门领导,提出“只谈五分钟”都遭到拒绝,为了见领导一面,他在街道上站了几个小时,从晚上到深夜。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