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旅游 > 正文

媒体评论:VR波希来离不开山寨与色情吗?

时间:2017-08-11 10:48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去年1月,暴风魔镜副总裁高伟参加CES消费电子展时,发现不少展位上摆放的VR眼镜长得和暴风魔镜推出的VR设备几乎一模一样,但是都贴着其他品牌的标志。

  高伟早已见怪不怪,从2015年起连续推出几款VR头显,山寨的情况就层出不穷。这些山寨设备价格更低,影响了暴风的产品销售,但由于缺乏监管,尽管公司大力打击,仍然无法遏制。

  任何一个热门硬件都会遭遇山寨,2014年之后,VR的火越烧越旺,这样一个还没出现行业标准的领域,山寨情况更加严重。与此同时,VR发展之初,色情内容一度占据主流,《财经》记者探访深圳一家VR生产厂时,在该公司的VR展示厅里发现,带有“美女”、“尤物”等标签的视频内容占据主流。

  色情与山寨是自科技发展以来困扰不少行业的问题,VR领域这两块“毒瘤”尤为突出。但随着未来5年-10年VR行业进入成熟期,逐步融入人们生活和工作,这个行业也会摆脱对山寨和色情的依赖。

  山寨成本仅8元

  暴风魔镜是中国最早开始做VR设备的公司之一,目前暴风的VR设备销量占京东VR品类的70%,公司成立于2015年4月,属于暴风集团子公司,专门负责生产VR设备。 2015年4月获得A轮融资1000万美元。2016年1月,获得B轮融资2.3亿元人民币,由中信集团旗下中信资本领投,天神互动、暴风科技跟投。

  在今年5月暴风魔镜推出新的一体机Matrix之前,暴风魔镜以价格几十到几百元不等的VR盒子设备为主,这类VR设备技术含量较低,山寨起来也更加没有门槛。

  打开淘宝、京东,搜索“VR眼镜”,很多人印象中价格不菲的高科技,花一两百甚至几十元就可以体验到。根据外媒Venture Beat报道,中国目前至少有100多种VR头盔,可绝大多数都是低端产品。

  一位VR资深人士向《财经》记者透露,山寨VR作坊往往仿照成熟产品采购VR套料,然后进行贴牌加工。在阿里巴巴1688采购平台上,一套VR BOX套料,售价最低8元,最贵的也不过三四十元。

  此外,一些根本算不上是VR的头戴设备也在强行蹭热度。这些设备实际上只能算是立体视频播放器,没有陀螺仪和加速器,它的功能仅限于允许用户观看普通2D视频时能够看出3D的效果。

  VRPlay社区发起人潘博航说,国外一些高端品牌在国内销售受阻,造成了市场的真空地带,也间接给山寨水货开了道。由于政策等多种因素,Oculus Rift在国内销售依然无望,就连基本款Google Cardboard也没法在国内正式推广。

  就连不少创业公司,干的也是山寨的事儿。而创业公司背后的原因是企业不愿或无法拿出充足的资金投入研发。掌趣科技CEO胡斌说,Oculus每年用于研发的费用高达数亿美元,中国初创公司很难达到这一水平。

  “有很多创业公司,根本不懂VR。创业对他们而言,就是抄一下外形,照搬一下SDK(软件开发工具包),接着上众筹、刷单,最后骗一笔钱,然后等下一波资本热潮再转型。”焰火工坊CEO娄池说。

  除了照搬整机,不少创业公司选择在其他部件上进行“山寨”。比如,使用价格便宜的山寨的VR屏幕,但宣传使用的是三星的OLED屏;号称搭载了高通的VR芯片,实际上是将手机的芯片拆了放进去;对外宣传自己的设备是富士康代工,但实际上由于成本问题,找的是深圳的小厂。

  但与此同时,在目前VR行业生态不成熟的情况下,很多时候山寨变成了“不得已”的选择。深圳星王电子有限公司从两年前开始接一些VR的订单,这家公司一直从事智能手机的代工,VR火了之后公司总经理蓝晓南也开设了一条VR生产线,做VR设备代工。

  为了缩减开支降低成本,这家公司最早就是代工做贴牌的山寨VR盒子,2015年VR市场越来越热,公司也开始自主研发一些技术含量更高的VR设备,据蓝晓南介绍,一套VR设备的模具开发成本就需要50万元,再包括零部件的购买,其中屏幕就占到了几百到上千块钱的成本。“像我们这种没有知名品牌的VR设备很难赚到钱。”他告诉《财经》记者。

  再加上VR热度骤降,星王电子的VR订单越来越少,而造价高昂的VR设备只能被摆在展示厅里作为摆设,公司继续以为山寨VR代工为主业。

  多位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表示,山寨是推动VR行业发展的重要因素。北极光创投合伙人姜皓天认为,即使是山寨的VR盒子也是能够代表行业变化的重要信息之一,“我们在密切关注VR设备的销量数据,几十块钱的VR盒子如果销量达到了2000万台的量级,就说明到了一个新的时间节点”。

  但也有人不认同这个观点,“现在愿意体验VR的用户都是最宝贵的种子用户,是愿意自发推广VR概念的用户”。潘博航说,“一旦把VR的体验都透支了,他们也不会再购买了。”

  VR的色情动力

  知名游戏主播“纯黑”在视频网站哔哩哔哩上的视频平均一条能获得40万的点击量,而今年3月上传的一条玩VR游戏的视频获得了166万的点击量。

  视频里,“纯黑”一开始玩的是一款动作类VR游戏,随后切换成一款日本的美女养成游戏,他用各种角度试图一窥游戏女主角的私密部位,而视频弹幕也立刻以指数级增长。

  色情产业一直都是创新者。20世纪,它是率先采用影片、录音带和互联网的前锋。美国作家尼克·比尔顿(Nick Bilton)在《翻转的世界》一书中提到,“色情产业和其他产业不同,它必须勇于尝试新的方法与新的科技,才能够至少超前几步,来躲避道德警察的追缉。”

  在美国和日本,这样的色情VR内容已经开始流行,拉·达琳(Ela Darling)是一位演员,也是虚拟现实色情公司VRtube的联合创始人、创意总监。达琳已经在为Facebook的Oculus Rift开发“全息3D色情”影片。她被称为“虚拟现实色情王后”,并表示,“我认为虚拟现实色情视频有能力把全新的色情带给大众。”

  一位与日本的VR公司合作色情内容的中国创业者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提到,在日本这样的VR内容相当流行,在VR硬件推广上确实能起到相当重要的作用。事实上,2015年,在色情行业合法、科技发达的美国和日本,成人娱乐网站一度成为了VR内容的创新者和领先者。

  另一位为日本色情VR公司提供设备的中国公司高管认同,色情VR内容的传播度更广,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卖设备给这些公司不是一个好生意,因为“做色情内容的公司毕竟还是少数,尤其是在国内这类公司更是寸步难行”。

  在中国,制作和发行这样的内容显然是属于违法的,截至今年5月,全国共立案查办利用销售VR眼镜传播淫秽色情刑事案件20余起,抓获30多名犯罪嫌疑人。主要电商平台企业积极配合“扫黄打非”部门,对平台VR相关商品进行全面排查,下架、删除违规商品,关闭违法违规网店,视频网站哔哩哔哩近日也推送了一篇公告,表示将会封禁“含色情内容”的VR试玩直播和解说。

  但仍然有不少VR内容制作团队用打“擦边球”的方式将色情元素融入到内容中。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