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 正文

数十万亿级 5G“盛本山快乐营元旦晚会宴”已开场 中国跻身第一阵营

时间:2017-11-27 07:40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11月23至26日举办的中国移动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各类与5G有关的技术、产品赚足眼球。一切背后,无论是标准之间的势力较量还是频谱资源的争夺,抑或是基站、射频甚至是中游网络建设、芯片调试及终端形态的竞争,围绕在5G身边的厂商早已不是4G时代的那些玩家,确切地说,这是一场全产业盛宴,任何企业都不愿错过。

  中国移动研究院无线与终端技术研究所所长丁海煜称,5G是一个全新的通信技术,这种通信技术未来将与人工智能、大数据紧密结合,开启一个万物互联的全新时代。爱立信首席市场官张至伟则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5G将会带来一场新的技术革命,而目前大家关注的焦点中,场景的应用是其中的关键点之一。比如,给牛身上加装的传感器能为牧场带来额外收入;出租车智能调度系统也将大幅提升出租车的工作效率。

  市场调研机构IHS发布的报告认为,5G好比印刷机、互联网、电力、蒸汽机、电报,可以重新定义工作流程并重塑经济竞争优势规则,是一项能对人类社会产生深远且广泛影响的“通用技术”。该报告预测,到2035年,5G将在全球创造12.3万亿美元经济产出,基本相当于所有美国消费者在2016年的全部支出,全球5G价值链则将创造3.5万亿美元产出,并创造2200万个工作岗位,其中,中国将获得的工作岗位达950万个,为全球首位,远超美国的340万个。

  5G门口“入口飙车”

  5G的脚步越来越近,运营商、芯片商、终端产品制造商等都在“踩油门”。

  按照国际标准化组织3GPP的时间表,3GPPR16(完整业务)5G标准制定将于2018年第二季度完成。而在标准落地之前,全球运营商已经开始加快5G商用的部署工作。

  从全球来看,美国多家移动运营商正在争取5G网络的运营牌照,日本三大运营商则宣布对5G的投资总额预计将达到5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000亿元),并从2020年开始为用户提供5G服务。而对于中国的三大运营商来说,5G预商用的工作早已开始。比如,中国移动在高通和中兴的支持下,已成功实现全球首个基于3GPP标准的端到端5G新空口系统互通。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大幅度推进了5G网络的部署速度,5G智能手机或许在2019年就能提前上市。

  作为终端芯片领域的主要玩家,高通方面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5G终端产品很快就会在2018年推出,2019年全面商用,而中国是智能手机最重要的市场。“高通目前的骁龙X505G调制解调器芯片组已成功实现了千兆级速率以及在28GHz毫米波频段上的数据连接。”高通发言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对于高通的“激进”表态,不少业内人士表示,5G商用时间点的临近正倒逼整个产业链加快发展速度。

  张至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2020年将会成为5G商用元年,这意味着需要提前为商用磨合做准备,“大局到2018年年中基本会敲定,所以对于产业链来说,5G的时间点已步步临近。”

  继高通之后,英特尔近期宣布,已成功实现了基于英特尔5G调制解调器的完整端到端5G连接,可以在2019年中期推出5G手机。

  除芯片玩家外,网络的升级较量其实早已开始。

  中兴、华为、爱立信、诺基亚此前都已经推出了Pre5G等过渡方案,将部分5G技术提前运用在运营商的4G网络上。这样,既可以增强运营商的网络性能,提前实现部分的5G网络能力,也可以让运营商在5G商用开启时,实现更平滑的网络过渡。

  中国5G推进组副主席、中国移动技术部总经理王晓云此前在一场技术峰会上表示,截至目前,我国已在北京怀柔建设了全球最大的5G试验网,其中有六家设备商(华为、中兴、大唐、爱立信、诺基亚、三星)参与,共有30个外场(5G)基站。而国内设备厂商测试的5G峰值速率达到10到20G,在高频可以达到21G,空口时延小于1毫秒,每平方公里连接可以达到150万。

  按照目前中国5G技术的推进步伐,中国的技术研发推进会和国际5G标准的制定同步进行,2019年上半年完成5G技术研发试验阶段,进入产品研发试验阶段。而牌照的发放会在产品研发试验基本成形的阶段,5G的投资组网和商用会在2020年初左右,2020年对于中国厂商来说将会是5G元年,在那之前,一刻都不能放松。

  竞合中的较量

  移动通信自20世纪80年代诞生以来,每十年会进行一代技术革新——从1G到4G,经历了从模拟到数字、语音到数据的演进,网络速率万倍增长。对于中国而言,此前一直都是追赶者的角色,3G比海外商用晚8年左右,4G晚3年左右。随着2020年5G即将如期而至,移动通信网络变革大幕开启,中国主角时代或将来临。

  但成为真正主角之前,与外资企业之间的较量不可避免。

  不久前在捷克布拉格举行的3GPPRAN190会议上(5G标准的制定会议),举行了RAN1主席投票选举。经过两轮不记名投票后,美国高通公司的WanshiChen(陈万士)最终当选为新一届RAN1主席。当时争夺上述职位的除了陈万士,还有来自华为的布瑞恩·克拉森(BrianClasson)。有意思的是,陈万士是一名中国人,而华为的克拉森是一名外国人。

  所以在通信圈子里流行着这么一句话,“本次3GPPRAN1主席选举,候选人分别是国外公司的中国人、中国公司的外国人,这意味着在5G技术基础研究和标准制定领域,中国人、中国公司已经成为第一流的贡献者。”

  从追赶者到领先者,5G给了中国在移动通信领域赶超的历史机遇。

  不过,竞争只是一方面,5G不再是一对一的游戏,在巨大的利益面前,竞争对手也成为了合作伙伴。

  比如英特尔此前与国内厂商中兴通讯合作发布了面向5G的IT基带产品(ITBBU),诺基亚也表示将采用英特尔5G调制解调器应用于5GFIRST的初期部署,从而为使用固定无线接入的家庭提供超宽频带,以替代当前的光纤部署。

  “5G和物联网蕴藏着巨大的商业潜力。通过解决关键行业领域的5G连接问题,运营商就有望在2026年增加36%的营收。”爱立信高级副总裁兼首席市场与资讯官诺尔曼表示,爱立信将持续专注5G和物联网的研发,推进标准化进程。

  “5G的布局不仅是终端,它是从云端到终端的,并且横跨各个垂直应用领域的一整套端到端系统。”英特尔数据中心事业部5G基础设施部总经理林怡颜也对记者说。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