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 正文

红黄蓝虐童事件:股翟煦飞雷佳音结婚照价被腰斩 上市焦虑下的学前教育

时间:2017-11-26 09:05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身陷负面漩涡,股价被腰斩

  红黄蓝虐童事件:上市焦虑下的学前教育

  孙吉正

  在各类虐童事件刺痛每个人的神经时,又一起幼师虐童事件浮出了水面。11月22日,十余名家长反映称,朝阳区管庄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分园)国际小二班的幼儿遭遇老师扎针、喂不明白色药片,并提供孩子身上多个针眼的照片。目前,北京朝阳警方已介入事件调查。朝阳区教育委员会工作人员11月23日也已成立工作组进驻幼儿园调查。

  但令人不解的是,涉嫌虐童的幼儿园母公司红黄蓝教育机构(以下简称“红黄蓝”)不仅资质齐全,还在今年9月于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的上市公司(NYSE:RYB)。且受此事件影响,11月24日,红黄蓝美股一开盘即暴跌40%。对于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类似问题的红黄蓝,《中国经营报》记者试图联系“红黄蓝”创始人、总裁史燕来,但其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资本助推下的“个别现象”?

  2017年9月27日,红黄蓝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独立上市的学前教育企业。红黄蓝是创立于1998年的早期教育机构,旗下包括了红黄蓝亲子园、红黄蓝幼儿园、竹兜早教套装三大教育品牌。

  但就在上市前夕,红黄蓝才实现了扭亏为盈,在2014年和2015年,红黄蓝每年净亏损130万美元,直到2016年才实现了盈利,并在2017年8月在美递交了IPO招股文件。

  记者注意到,在2014年和2015年亏损的背后是直营店较低的毛利率。在直营店为主的前提下,出现了重资产低利润的情况。且在红黄蓝的招股书中,也详细阐释了直营店所带来的前期投入高、回报慢等问题,“直营店的前期推进周期较长,不但幼儿园选址要讲究靠近住宅区且避开高层建筑和交通要道,而且设施的准备期通常超过半年,还需3到4年的时间提高招生率。”

  横向比较其他早教机构,则给出的明确的办法,即引入加盟商进入市场,虽然红黄蓝并未透露加盟店所带来的回报,但从其他的公司仍旧可以窥视早教行业中加盟商的“诱惑”。2016年,威创股份拥有加盟幼儿园3601家,毛利率达到了57.96%,而其直属的连锁幼儿园和托管幼儿园仅有25家;“幼儿园第一股”的伟才教育,收入也主要依靠加盟费和品牌使用费支撑,2016年两项合计营收占比达46.8%,某种程度上来看,加盟意味着低资产高利润。

  相比之前,直营幼儿园的毛利率则相对较低,一所幼儿园除了前期6到10个月的准备,需要3到4年才能达到运营成熟,成熟后的幼儿园的毛利率在20%到40%。

  虽然红黄蓝在招股书中,强调“直营为根,加盟为枝”,但记者注意到, 2014年,红黄蓝的直营店为50所,在2016年增长到77所,截止到2017年6月30日自营幼儿园达到了80所;但加盟店则由2014年的66所上升到2016年的162所,同样截止到2017年6月30日,数量达到了175所。比较之下,直营店和加盟店的增长速度显而易见,但对于营收的比例,红黄蓝给出的说法是“直营幼儿园占营收比例为72%,且呈持续上升趋势”。此外,红黄蓝还有853 个亲子园,均以加盟为主体。

  特许连锁经营实战专家文志宏指出,从加盟和直营的风险,对于红黄蓝公司来说,加盟店是一种轻资产的发展模式,公司本身不需要承担经营风险,仅仅是品牌和管理技术的输出,这样来看,在经营风险方面,加盟店是远远低于直营店,但加盟店最大问题是质量把控风险,这几乎是大部分存在加盟业务行业的通病,但也更突出反映一个公司管理机制和水平的高低。

  更值得注意的是,根据红黄蓝的说法,企业较为重视北京地区的业务发展,在北京的直营幼儿园数量最多,截止到2017年6月30日为24家直营幼儿园,在其招股书中,北京地区加盟幼儿园数量为0。

  那么,此次事件中的北京朝阳区红黄蓝新天地幼儿园无疑是红黄蓝的直营幼儿园。根据资料显示,其法人代表为陈永春,注册资本150万元,成立日期2011年4月11日。上文中的红黄蓝提到的“3到4年才能达到运营成熟”,那么这家营业时间近6年的涉事幼儿园已经完全达到和超过了红黄蓝对于“运营成熟”的定义。

  但红黄蓝的虐童事件此前也有过曝光,在今年4月份,位于北京大红门附近的红黄蓝幼儿园被曝老师虐待学生现象。随后红黄蓝发布公告致歉反思。而其他地区,多次被曝光加盟店出现“跑路事件”。“多次的虐童以及跑路事件,说明了无论是直营店还是加盟店都存在严重管理机制问题,在直营店都屡次出现虐童等恶劣事件的情况下,那么加盟店的问题可能有过之而无不及。”文志宏说。

  自2017年开始,美国资本市场迎来了K12培训机构的上市热潮,安博教育、博实乐教育集团、红黄蓝等培训机构在美国纷纷成功上市,在这背后是美国资本市场对于中国培训机构的看好,包括红黄蓝在内的培训机构在上市之前都得了美元的融资。资料显示,红黄蓝于2008年宣布完成Hagerty公司1000万美元A轮融资;2011年11月宣布完成由纪源资本领投、银瑞达亚洲和和通集团跟投的2000万美元B轮融资。

  红黄蓝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IPO申请文件中,其招股书上多达35页的风险提示一度引发外界广泛关注。既有红黄蓝自身经营利润下滑、市场份额损失、高管出走创业、资本支出增加等问题,也提到一些机构在经营上存在超范围经营的情况,包括有4家经营实体未在经营范围中列出教育培训、儿童培训等,却实际上提供这些服务。另外,还有6家经营实体在未注册地点经营。

  “败絮其中”的学前教育

  学前教育的问题已经不是此次事件才引发公众的声讨和质疑,在此之前,包括红黄蓝在内也曝出了各类涉嫌问题,其中不乏恶劣的虐童事件。先前的携程幼儿园虐童事件,以及此次的红黄蓝虐童事件,已经充分暴露出整个学前教育行业的矛盾和问题。

  近年来,幼儿园曝出虐童事件的新闻屡见不鲜,仅在2017年11月,就有多地被曝光在幼儿园发生老师虐童事件,上海携程亲子园被曝教师喂孩子吃芥末;广西合浦县廉州镇小红帽幼儿园和玉林市玉州区旺卢村小天鹅腾飞幼儿园虐打儿童;北京金色摇篮幼儿园体罚儿童等。

  在熊丙奇看来,学前教育在扩张中存在较为严重的发展不平衡问题,在原先的学前教育市场,一直存在配套基础设施不完善和师资力量短缺的问题,但随着资本的强势介入,基础设施问题迎刃而解,似乎“钱”的问题已经不再是问题,学前教育市场在资本的助推下快速增长,但表面的快速扩张背后,是师资资源短缺的进一步加剧。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